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五十五章 救命玉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除了‘七步断肠散’,她就没见过毒药!那就是说她给我吃的不是毒药!听到她这句话,我的心一下子麻木了,那种被愚弄的感觉冲淡了应有的喜悦,我双手抓着她的肩膀将她脱离我的怀抱,愣苛苛地看着她,我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话。“真的?”我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

    她微笑着点点头。

    “为什么要告诉我?我还爱你吗?”这个问题我居然要来问她!

    她又微笑着点点头,“我很矛盾,既想带你走,又想你留下;我也给你机会,你自己选择吧。”她深沉地看着我,双目之中恋恋不舍,忽然又将我抱住,“郎,我爱你,我现在什么都放下了,只有你,我还放不下。”

    我真的还爱她吗?我仍然不知道!但我不恨她,好象从来都没有恨过她,即便是在李云飞要杀我的时候,我也没有恨过她,难道我真的爱她?

    “你想好了吗?”宫月影冷冷地向我问道。

    这个无情无义的女人!我在心里骂了她一句。我玩皮地向她一笑,道:“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我不行,我受不了那份罪!你如果非要废我,那就给我一个痛快,如果还有得商量,那我就活着!”

    她冷冷地一哼,没有搭理我。

    我又看了看张倩,她正用乞盼的目光看着我,我向她点了一下头,将她叫到我的面前。我同样抓着她的肩膀,努力地给她最甜美的笑,“倩姐姐,你不用问我,我爱你!我也很想留下来陪你,但我不想赖活着,因为那样你会有无尽的烦恼,我会有无尽的痛苦,所以你就让我去好死吧!”

    她的眼里立刻流下两行泪,“求你,我不要你死”她哭道。

    “亲一下行吗?”我向她问道。

    她犹豫一下,还是微微地点了下头,但她只是双唇在我嘴上一碰就又离开了。我没有怪她,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她能亲我就已经需要天大的勇气了。看着她,我的心里忽然又一酸,因为我又想了林玉蓉,那个可怜的女人,刚刚对生活燃起希望,老子就要离她而去,我不禁对张倩道:“替我照顾林玉蓉好吗?”

    她却是满脸泪水,重又跪到宫月影面前,苦苦地哀求。

    我现在,将一切都置之度外了,心情也就轻松起来,却忽然间想起一件事,那就是华叔在我临行前,给了我一个玉佩,告诉我,在我最危险的时候,把它拿出来,现在,不正是时候吗?!

    我不知道那玉佩有什么用,不过现在是该我把它拿出来的时候了,我伸手从囊中取出玉佩,把它悬在手中。我抬头看着宫月影,她果然注意到了那块玉佩。她的目光突然呆滞了,她走过来,一把夺去,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半天,才问我:“你是从哪里得来了?”

    她竟然认得这个玉佩,我兴奋异常,看来有转机了!“是华叔给我的。”我忙对她道。

    “华叔?”她惊疑了一下,但好象马上又明白了,“你是张宇?”

    天,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看来她和华叔一定有着某种关系!难不成她也被华叔玩过?这我可不敢问她!不过看她的表情,我知道我没事儿了,我忙向她点头称是。

    宫月影若有所思地看着我,看了我很久,只看得我心里又忐忑不安,这女人又在打什么主意?她的心思我可是永远都摸不透。她的眼珠终于转动了一下,对张倩道:“你起来吧,我不难为他了!”

    张倩的脸上露出笑容,忙起身道谢。宫月影向她吩咐:“把这几个贱人都推出去杀了!”

    柳青居然漠漠地看了我一眼,起身往外便走,也许是我刚才对张倩和林玉蓉的态度刺激到了她。看着她的背影,我忽然一阵心痛,原来我真的还爱她!

    “师父,把柳青留下来吧!”刚刚获释的我马上向宫月影求情。

    “不可以!这个畜生断不能留!”宫月影脸色一沉,狠狠说道。

    “她还没有给我解药。”我只能找这个借口了,我不知道柳青刚才对我说的话她是否听到了。

    宫月影半信半疑地看了看我和她,居然对张倩道:“那就先把她关起来,其他人一个不留!”天!那个玉佩真的对她那么重要吗?以我的薄面居然能把柳青也保下来,让我自己都不大敢相信。

    宫月影对我冷冷道:“你给我惹的麻烦,你得给我摆平!赵逸受伤了,我要你替他出阵,上台比武,而且一定要夺得第一!”

    这女人真厉害,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不过她也不掂量掂量老子的能耐!“师父,我上台没问题,只要能为师父分忧,弟子万死不辞,只是以我的武功,能夺了第一吗?”

    “夺不了第一,你就死在台上!”她冷冷地一声之后才稍作缓和,“你既然已经得了柳青的功力,我就给你一天的时间去练功,希望你能达到她的水平。”然后将玉佩交给清影对她道:“你现在就带他去吧。”

    她们要送我到哪儿去练功,我不知道,反正跟着就是。我和清影出了门,上了马,快马加鞭,不到半个时辰,来到一座小庙前,我抬头看看,只见上写“莲花庵”。清影上前叫门,片刻,一个小尼姑将门打开,看来清影对这儿非常熟悉,也不说话,带我直到大殿。

    正中的蒲团上,一个老尼姑正闭目不紧不慢地敲着木鱼,听到我们进来,便将木鱼停下,睁开眼睛抬头看着我们。看到她,我不禁一愣,这老尼姑好面熟,我一定在哪儿见过!

    清影上前口称外婆与老尼姑见礼,然后将玉佩交给她,又与她耳语几句。看来这老尼姑应该就是宫倩影了,我还以为她早就死了呢!

    宫倩影笑着对我道:“张宇,你还记得我吗?”

    “记得!”看见她的笑容,我终于记起了她,那是在十年前,华叔被我爹收留不久,她到我家来找华叔,而华叔并没有跟她走。看到她,我终于明白了一切:被华叔玩的是宫倩影,宫倩影生的是宫月影,原来宫月影是华叔那老家伙的女儿!怪不得她饶了我!

    “他还好吗?”宫倩影问道。

    我知道她是在问华叔,便笑着回答她:“他好着呢,能吃能睡能骂我!”

    宫倩影点点头,她没有再问下去。华叔,也许是她的快乐,也许是她的痛苦,所以她选择了逃避——她出家了,但她对华叔还是割舍不下。这就是爱吧,柳青在最后时刻也是什么都放下了,却唯独放不下我。

    “这一天的时间你能练成什么样,全靠你的造化了!”她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