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六十一章 仇人的女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也知道自己实在是很卑鄙,卑鄙的是我是用女人来做这个交易,更卑鄙的是,我让一个奸淫我女人的人去害一个可以称做我朋友的人。

    但我不得不这么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我还从未见过面的陆家妹子,虽然我不知道陆家到底有几个妹子,但我知道绝对不会很多,也许就这一个,我要保护我的开发资源,她们只能由我去开采。为了彩虹剑,为了我的父母仇,我不得不卑鄙一次。

    我本要做掉兰天,可我的假慈悲又让我于心不忍,所以我只让李月废掉他!论武功,李月不是兰天的对手,但我知道他做得到,因为他也够卑鄙!

    天黑的时候,紫薇才进屋,这利手利脚的丫头收拾碗筷怎么用了这长时间?她将门插好便一阵风地扑到床前,马上来向我汇报:“李月刚从林玉蓉的房间里出来。”

    我无奈一笑,“他大概是去劝林玉蓉跟他走吧。”

    “你真的要把林玉蓉给他?”

    我手指在她额头上一点,“说得这么难听!我只想给她自由,何去何从,让她自己选择吧。”

    “那她留下,你还会好好待她吗?”

    我摇摇头,“不知道!不说她了好吗?”我解去上衣,翻身伏在床上。她撒娇似地推了我一下,嗔道:“你让人家侍候你,也不知道对人家好一点。”她嘴里虽是这么说,还是移身过来,将一双小手放到了我的背上。

    紫薇是我的又一块心病,假如她真是韩天宝的女儿,我将怎么对她呢?我是把她留下还是要赶她走?我知道我的仇人是韩天宝而不是他的女儿,我不应该恨她,但他们毕竟是父女!就象我要给我爹娘报仇一样,因为我是他们的儿子!

    我曾经伤害过她一次,所以我不想伤害她第二次。我虽然不是很爱她,但我真的欠她很多,所以在没见到她以前,我常常会内疚,我总想着能为她负一点责任,即使不能给她很多的爱,至少也不想使她再伤心。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困扰着我,那就是以后我如何找韩天宝报仇!我要杀了她的亲爹吗?她会眼睁睁地看着我杀她的亲爹吗?我杀了她爹之后,她还会和我在一起吗?她是否也会和我一样,要为她爹报仇呢?

    我一定要杀了韩天宝给我爹娘报仇!给我们天地会八百名烈士报仇!是这个懦弱的男人,这个不敢承担过错的男人,这个贪生怕死的男人,毁了我的家,毁了我们天地会!此仇我一定要报!

    还是让她走吧,她虽然很爱我,但她不会和她的杀父仇人在一起的!

    “你爹叫什么名字?”我开口问她。

    “你问这干嘛?”

    “你好奇怪,难道我不能问问我岳父的大名吗?”

    她的手停了下来,怨道:“我没有爹!”

    “没有爹,那你从哪儿来的?快点告诉我!”

    “他是一个卑鄙的小人,无耻的恶徒,不仁不义的懦夫,他抛弃了我娘和我,他坑害了他的结义兄弟。我娘说他不配做我爹,所以他也就不配做你岳父,你也就不必知道他了。”

    “他到底叫什么名字?”我坐起身郑重地问她。

    “韩天宝。”她惊讶地看了我一会儿,才又问道:“你怎么了?”

    她果然是韩天宝的女儿!天底下竟然有这么巧的事儿!我居然和仇人的女儿在一起!不过听了她的话,我却又不知如何对她了,听她口气,分明她对韩天宝也是充满了怨恨,她既然都不承认韩天宝是她爹了,那我还要当她是韩天宝的女儿吗?我的心又乱了。

    看着发呆的我,她又问了一声,“郎,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告诉她的我的身份,既然不知道,那就先不告诉她!我一把将她拉到我的怀里,我想爱她一次,好好地爱她一次,不管是不是最后一次,因为前边两次我都没有好好地爱她,让她饱受了痛苦。

    她知道我要对她做什么,所以她揭下了面具,合上了眼睛。

    我将她的衣物一件件地脱去,把一丝不挂的她平放在床上,同样一丝不挂的我轻伏在她的身侧。看着她动人的小嘴,我很想上去亲一下,但我最终还是放弃了,只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一吻。

    她虽然不壮,但她好结实,整个身体都充满了弹性,她的双乳虽然没有张倩那般大,却是挺得比张倩还要高,圆滚滚的象两个大桃子。我一手按住一个,微微用力地推揉。她的手伸过来,按在我的手上,却没有一点力道,跟着我的手在她胸上往复地运动着,她小嘴微张,不时地呵出一口香波。

    我俯身下去,将一只樱桃含入口中,慢慢地吸吮着,腾下来的一只手顺着她的平原一路闲逛去游览她的森林公园,那里果然风景秀丽,茂密的芳草,结实的沙丘,险峻的峭壁,潮湿的狭谷,还有幽深的水洞。

    她全身一动,不禁将两腿紧拢,手在我的头上轻轻地抚弄。

    我慢慢向上,轻轻地吻着她玉颈,她陶醉地将下颌仰起,为我扫平障碍。我的舌尖慢慢地滑向她的耳边,轻轻地咬着她柔软的耳垂,当我将舌尖顶入她耳孔的时候,她猛然将我抱住,将身体所有的部位都向我紧紧地压过来。

    她的头拚命地躲闪着,我只好将双手紧紧地捧住她的脸颊,狂疯地扫荡着她的耳孔。她的手无措地在我身上胡乱抚弄,身子如蜕皮的蛇,剧烈地扭动着。

    “不要了!”她轻呼着。

    听到她的叫声,我终于放开了她,移身到她的身上。

    她竟然在颤抖,身子也忽然又变得僵硬,“郎,我怕!”她轻呼道。

    我知道是我以前的粗暴,已经给她蒙上了阴影,虽然她很渴望,却还有几分恐惧。我再次贴近她的耳边,咬着她的耳垂,使她慢慢地放松下来。当她身体完全舒展的时候,我也悄然地......

    她的身体随着我的节奏,慢慢地一起一伏,嘴里不时发出欢愉地嘤声,两只小手将我紧紧环抱,两条玉腿创造性勾在我的身上。

    ......

    她幸福地依在我的怀里,小手轻轻地抚着我的胸膛。我真想现在就告诉我是谁,可看到她陶醉的样子又实在于心不忍,算了,以后再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