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翠烟门 第六十三章 决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望着远去的兰天,我心神难安。我突然发觉,我终于成了一个坏蛋,总自诩善良的我,不知从何时起,已经变得卑鄙邪恶。回想起来,在我答应柳青帮她谋害宫月影的时候,这邪恶的种子就已经在我心里发了芽,只是到了现在,它才结出罪恶的果实。

    自诩善良的我,总是在罪恶之后,才能唤起一点良知,看着远去的兰天,我突然意识到,我应该为他做点什么,就算是假慈悲也好,我应该意思一下。

    我走到贺子章面前,向他施礼道:“贺前辈,我有点急事要办,希望您能等我一会儿。”

    他点点头,“好,我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午时以前你若赶不回来,我就当你弃权。”

    宫月影过来问我何事,我只告诉她一句:“我一定会赶回来的!”说完便撒腿就向杨柳镇飞奔。我一口气跑到棺材铺,不等老板开口,我对他急急地一句:“给我备一口最好的棺材!”

    老板真不错,二话没说,就领我去看他压铺的东西,这口大棺材气派华丽,镶金雕纹,我一眼就相中了。我找了八个人才将它勉强抬起,才到大街上,张倩便急三火四地迎了上来。

    我以为又出了什么大事儿,忙上前问她,她才道:“是师父怕你误了事儿,让我来帮你,你赶紧回去吧,别让师父着急,剩下的事儿我帮你办。”

    我点点头,“那就烦劳姐姐了,现在棺材有了,还差衣服纸花之类的,反正差什么你办什么,记住,一切东西都要最好的,钱不是问题,一句话,你就当我爹死了一样!”

    张倩愣愣地看着我,忽问:“你怎么了?”

    我吐了一口气,这事儿我不能告诉她!“他是我唯一的朋友!”说这话的时候,我一阵心痛。其实兰天和我也算不上朋友,也没什么深交,只是在一起喝过一次酒,说了一些话,但他把我当了朋友,还诚邀我一游黄山。

    张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回到擂台,台上贺元风和李岩还在激战,我看了一下形势,果不出我所料,李岩已占了上风,因为贺元风已经大汗淋漓,气喘吁吁!

    “是你给贺元风动了手脚?”宫月影突然向我问道。

    “不是!”我矢口否认。我不敢承认,因为贺元风和兰天的症状是一样的!

    宫月影不解地自言自语:“李世龙这老狐狸是玩的什么花样呢?”她不禁瞟了一眼远处的杨松。

    台上,贺元风已经堪堪不支,看来这一场李岩是赢定了!

    可就在我刚这么认为的时候,只见贺元风猛然双臂一振,张开嘴向李岩狂喷一口鲜血,李岩双掌一推,将血污荡开。再看贺元风,脸色绛紫,青筋突起,头上隐隐白气。就在李岩一惊之时,贺元风双掌合环,猛然一推,一柱气浪突袭李岩。李岩急出双掌向前一迎,只听一声闷响,李岩如断线风筝一般,横飘两丈。

    李岩勉强爬起,才行两步便一口鲜血喷出跪在台上。杨毅忙飞身上台,将他抱了下来。

    宫月影低声对我道:“你这场是关键,贺元风已经伤了元气,你只要胜了杨毅,贺元风就好对付了。”她取出一颗药丸给我,“这颗是逍遥丹,服了它之后,在一个时辰之内,你的真气会分出来一部分保护你的全身,使你不会受伤,你尽可以放手一搏!”

    贺子章高声道:“下一阵,杨毅对张郎!”

    我和杨毅飞身上台,我和他彼此一笑,心领神会,因为按约定,他是要让我的。我和他礼过,便往前一凑,与他周旋在一起。

    我和他谁都没有用力,只是招招架架推推挡当地装模作样,十几招过去了,我向他使了一个眼色,意思是告诉他差不多了,该结束了,他会意地回了我一个眼色。

    他忽然门户大开,我知道他是在给我机会,便一进身,右掌直推过去。

    就在我右手将要贴到他前胸的时候,他却微微一退,使我单掌走虚。我一愣,却见他目光忽然冷俊,我刚知不好,却已经迟了,他左手拨开我的右手,右掌凝着一团暴气重重地打在我的胸上!

    我对矩离一向不是很敏感,真想找把尺子量一量,看看我到底飞出去了多远!当我趴在地上的时候,我才醒悟过来,李月的突变已经打乱了全盘计划,杨松已经改变了主意,尤其是在贺元风伤了元气之后,更让他感觉到曙光就在前头!妈的,杨毅也太不仗义,你倒是打声招呼,怎么就这样对老子下了黑手!

    我真的没感到一点疼痛,看来逍遥丹还真的管用。我双手一撑,蹦了起来,向着杨毅一笑,他果然大吃一惊,然后他便大惊失色了!因为我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我低头看了看,擂台真的该刷一刷了,到处都是血点,我抬头想了想,我应该是第三个在台上吐血的。

    我重重地喘了几口粗气,嗓子还是有点发甜,心也在怦怦地乱跳!我伸手在大腿上使劲地掐了一把,一点都不痛!我扭头看了看台下的宫月影,四目相对,她露出一丝诡笑。

    我终于又明白了,逍遥丹并不能帮我护体,只是让我不知道疼痛,这女人为了让我夺魁,已经什么招都用了!真是有什么徒弟就有什么师父!

    我笑着走到杨毅面前,他不禁向后退了一步。我也又上前一步,他慌乱地又向我打出一掌,不过这一掌倒没太大力道,我只退出了几步。我又向他走了过去,他愣愣地看着我。我忽然一张嘴,将一口鲜血喷了他一身一脸。他还在发呆,现在该我出手了!

    我飞起一脚,向他猛踢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一脚竟是瞄着他的裆下!

    也许是李月踢兰天的那一幕让我不能忘怀!我无意间竟去模仿!

    我停下了,在脚尖离他那儿还有半尺远的时候,我收住了。

    他的嘴已经咧开了,看来他已经准备好痛叫。我收回了脚,向他狠狠地怒道:“下去!”

    他这次很乖,不过没有礼貌,连声“谢谢”都没说就蹦了下去。

    我来到宫月影面前,她又取出一颗药丸给我,“这颗是九花玉露丸,帮你疗伤的。”

    身体是自己的,自己不能虐待,我接过来一口吞下,果然一股清馨游走我五脏六腑,我的气息渐渐平稳,心跳也不那么急了。司马剑将我按坐下,运功帮我调息。

    “决战,贺元风对张郎!”

    听到贺子章的高喊,宫月影对我道:“去吧,你一定要赢他!”

    “不去!”我冷冷地回了她一句,因为她的做法实在让我心寒。

    “你不是一直惦记着清影吗?怎么又不去了?“

    我向她一笑,“师父,这时候您就别蒙我了,我自己是怎么回事儿,我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弟子不帮你,我现在已经受了重伤,我不想死地台上。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我说到做到!用师父给你立字据吗?”

    “算了!”我向她一摆手。我其实也只是说句气话,我也知道她是在骗我,可这种关键时候我又怎么能不帮她?

    再次上台,我抱着必胜的决心,我看了一眼台下的宫月影,她虽然少点人情味,可待我还算可以,就算看在我干爹司马剑的份上,我也得为她拚命!

    我看了看对面的贺元风,他的状况不比我好,脸色依然黑紫,还在气喘吁吁。我往前一进身,向他先出一掌,他也单掌来接,一对之下,我和他不禁各退一步,都张嘴又吐出一口鲜血,我只觉胸中一阵翻腾。我抬头看看他,他脸色更加难看,还好,半斤八两,老子就跟你拚了!

    我们俩都不敢再用内力,只是身形变换,脚下急转,完全以拳脚相对,真真正正的一场肉搏,我虽然还不是他的对手,但我却不知疼痛,被他踢上一脚,打上一拳尚无大碍,只是打不到他让我心急。

    打了十几招,我才忽然记起宫倩影教我的“声东击西”,我本来就是给他准备的,只是刚才一急倒给忘掉了。我向前一进步,左手虚晃,大叫一声:“脑袋!”他一来挡,我却下边探出一脚去踢他的小腹,他慌忙一退,我脚刚刚落地,又大叫一声:“看脚!”上边却是猛出一拳。他的注意力已经被我引到了下边,所以上边就结结实实地吃了这一拳。

    “看掌!”他又挨了我一脚。

    “看掌!”这一次我没有骗他,我集全身所有的内力向他打出最后一掌!我打中他了,他飞出去了,我又大吐了一口血,跪在了台上。

    他挣扎着爬了起来。

    我不能输他!一股激劲,我也站了起来。

    我们谁也没有再动,只遥遥地看着。

    他一捂胸口,又一口血喷了出来!

    我不知他还有多少血,也不知道我还有多少血,我可以再吐,但我要赢!

    他倒下了!他倒下了!!他倒下了!!!

    我赢了!我赢了!!我赢了!!!因为我还站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