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六十四章 离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看到赤霞山的人将贺元风抬了下去,我听到有人向我贺喜,不过这一切我都不再关心,我扭头去看宫月影,我要告诉她,我给她惹的麻烦我终于摆平了!

    宫月影现在已经顾不上我,她正忙着接受众人的道喜,她满面春风,洋洋得意,我知道她是真的高兴,我也知道她为什么高兴。

    只有一个人是疼我的,那就是我干爹司马剑!他分开道喜的人群,飞身上台来到我面前,看到他,我终于可以放心地去睡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觉得好温暖,因为有一股热流正徐徐地从后背注入我的体内,我不用看,我知道是我干爹司马剑在运功替我疗伤,他伟大的父爱化做纯厚的功力抚慰受伤的我,抚平我心灵上的创伤。

    我一阵干咳,吐出一些淤血。

    “你感觉怎么样?”我的耳边想起一个女声,这声音好熟悉,我抬头看了看,真的很让我吃惊,因为这话是从宫月影的嘴里说出来的,她虽然说得冷冰冰,但的确是在关心我。我心中一阵感动,又一阵心酸,能让冷血动物说出这种热乎话,实在是不容易。

    我干爹收了气,我挣扎着站起来,只觉全身上下一阵疼痛,胸前更是阵阵灼热,于是我开口对宫月影说的第一话就是:“师父,再给我一颗逍遥丹!”

    她微微地笑了,“那东西很伤身,况且也挺不了多长时间,一会儿给你擦点跌打酒吧。”她想了想又对我道:“我已经把柳青放了,她现在已经离开了翠烟门。”

    “她去哪儿了?”我怀疑地问道。

    “她不让我告诉你。”

    宫月影的话很难让我相信,这女人和我是同道中人,都是大骗子,而且她更霸道,更无赖,经常是明骗:‘我就骗你了,你能怎么的!’

    柳青走了,去哪儿不告诉我!这话怎么听怎么假!

    宫月影看出了我的心思,又道:“你干爹不会说谎,你问他好了。”

    是的,司马剑为人忠厚,他是不会说谎的,我回过头看着他。司马剑笑道:“你干娘没骗你,柳青还到这儿来看过你,只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她为什么不让我知道她去了哪里?我十分不解。

    宫月影还算够意思,柳青的事她总算给了我一个交待,但清影的事儿她却只字不提,我心里也明白得很,所以也不去找那没趣。

    ******

    我回到家里的时候,张倩正和老陈在打发各店铺老板,看到我,张倩忙迎上来,对我道:“陆天豪想让兰天完好地回到绿云山庄,所以没等你回来就急匆匆地走了,陆寒临走的时候托我给你带句话,他说非常感谢你,请你一定到绿云山庄去做客。”

    我默默地点点头。老陈走过来道:“掌柜的,客人都走了,咱这店还开吗?”

    我摇摇头,“你把所有的钱给大家分了,然后都走吧。”

    老陈道了谢便去了,张倩也回翠烟门了。

    我信步回到后院,林玉蓉正在院中徘徊,桂花拎着一个小包裹站在旁边,看样子,她已经做好了走的准备。看到我,林玉蓉紧走几步,到我面前,轻轻一声:“相公。”

    看见她,我一阵心痛,说真的,我舍不得她走,但我还会象以前一样爱她吗?那道伤痕,我真的可以抚平吗?我想我不会,因为看到她,我就会想起她和李月在床上的情景,我的心跳就会加速,血液就会沸腾!

    “你真的要走吗?”我向她问道。

    她的眼里渗出两滴大大的泪,默默地点点头。

    “你已经决定了?”我又问她一句。

    她看了我一会儿,终于又点点头。

    我的心忽然很失落,很悲伤,我想把她留下来,可是说不出口,因为我不能保证还象以前那么爱她,因为那道伤痕是我永久的痛!我点点头,无奈地对她道:“那你走吧,我就不送你了。”

    轻轻地应了一声,扭头擦了一把泪,快步向前边走去,桂花急忙跟在她的身后。

    看着她的背影,我心如刀绞,我忽然道:“你真的想好了吗?你能保证他会好好待你吗?”

    她停下了,她转过身,“相公,你能原谅奴家吗?”

    我默默地点点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点头,也许是因为我不想让她走!

    “相公!”她飞跑回来,投在我的怀里。“你还会象以前那样疼我爱我吗?”她仰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向我问道。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不想骗她!

    她的脸又阴了下来,慢慢地离开了我怀抱。“一只美丽的花瓶打碎了,虽然你很心痛,但你永远都不会把她的碎片再摆到堂上。相公,你就让奴家再从头开始吧。”说完她转过身低着头快步地走开。

    “玉蓉!”

    听到我的唤声,她又回过头。

    “他如果给你委屈,你就回来,你永远都是这里的主人。”

    她默默地点点头。

    我转过身,我不想看到她离去的背影!

    林玉蓉走了,韩紫薇来了。她的脸上写满了忧郁,美丽的大眼睛透着伤感。“你怎么了?”我不禁关心地问道。

    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也要走了。”她平静地道。

    “你要去哪儿?”

    “我要回家!我出来很久了,我娘一定急死了!”她忧郁的脸上竟露出一丝笑容,“这个还给你!”她的小手向我递了过来。

    那不是我的天地会令牌吗!怎么到了她的手里?一定是她昨天夜里偷去的,这可是她的拿手活!“你是张宇吗?”她向我问道。

    既然她已经知道了,我也没必要再隐瞒,我向她点点头。

    她的眼里忽然湿润,两行泪立刻流了下来,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举起两个小拳头在我身上一阵乱捶,“臭张宇,死张郎,大坏蛋!你坑苦我了!”待她打够才一头扎在我的怀里,哽咽着,泪珠还是一对一对流下来。

    “你是知道了我是张宇才要离开的?”

    她离开我的怀抱,点点头,“嗯。”

    “那你走吧!我昨天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所以才没说。”

    “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人家现在心情很不好的!”她向我嗔道。

    看她的心情不是很沉重,我也放松下来,戏她道:“喂,是你自己说要走的,怎么怪起我来?”

    她重新投在我的怀里,“那也不许你说,要不我会以为你嫌弃我!”她又低低地声音道:“我知道我不好,你到现在都还不肯亲我,其实我做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她的泪又哗哗地流下来。

    听了她的话,我忽然间明白了,“你要找的那个他,就是我吗?”

    她抬起头,向我重重地点了一下。“我爹对不起你家,所以我娘要我帮你报仇,我找了你两年,却没想到竟是你!”一说到这儿,她的泪就止不住,“我武功低微,也帮不了你什么忙,所以我就四处给你收集奇珍异宝。”

    “可是我以后要找你爹报仇的!”

    “他已经死了,当年归云庄一战,他死在了楚天王手上。”

    我一愣,华叔明明告诉我,说韩天宝当时离开了归云庄。“他当时不是离开归云庄了吗?”我疑问道。

    她摇摇头,“不知道啊,反正后来我是听笑天王的人说,他当时死在了楚天王手里。”

    哦!我心里稍安,原来他已经死了,那我也就不用找他报仇了!我也就不用和紫薇分开了。“那你为什么还要走?”

    “还不都怪你!”她嗔道,“你破了我的身,夺了我的阴气,我都不敢回去见我娘了,现在好了,我可以回去跟我娘交差了,然后顺便我再给你带些宝贝回来,都是你能用得着的!”

    “那干嘛走得这么急?明天走不好吗?”

    她的脸又沉下了,“找到你,我虽然很高兴,可是我现在的心情真的很不好,我不知道我是应该把你当做张郎还是把你当做张宇,本来有许多事儿我是不应该让张宇知道的,可是现在他知道了!我现在觉得很委屈,所以我要趁这段时间平静一下,不过,不管我把你当做张宇还是张郎,我都是要回来的,我这辈子都要跟着你!”她又投在我的怀里,轻声道:“今晚就别让我陪你了,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