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翠烟门 第六十五章 最后一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紫薇走了,她很伤感,因为我没有与她吻别。她知道,我还在嫌弃她。我知道,她很委屈,我也曾想吻她,可是我实在下不了嘴。

    她是带着伤感和兴奋一起走的。她找到了张宇,就好象又找回了童贞,因为她的童贞本就是属于我的,物归原主,她很高兴,这样她就可以回家把找到我的消息告诉她娘了。

    她走的时候,心情依然不好。她原本要对张宇隐瞒一切的,她不想让张宇知道,她为了给张宇收集奇珍异宝而受尽凌辱,而她却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把这些都告诉了我,而且把她放荡的一面也展示给了我——她曾经想和我偷情!

    她一时之间无法接受我就是张宇这个事实,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面目面对张宇,要将张郎和张宇重叠起来,她还需要一段时间。在她调整好自己心态以前,留在我身边是一种折磨,所以她不肯再多陪我一夜,就匆匆地去了。

    都走了,所有人都走了!

    若大一个院子就只剩下我一个人,我从后院走到前院,又从前院走到后院,真真正正地就只有我一个人,想找个人说会儿话都不能!我忽然觉得好空虚,好失落!空虚的时候,我就想喝酒。

    树下的藤椅茶几是我的专区,平时我都是在这儿饮酒,看着别人来来去去,忙忙碌碌,今天却只有我一个人在饮酒,静静的,好烦闷!

    十五的月亮,是那么明亮,圆圆地象只玉盘。十五,本是团圆的日子,而我却是孤身一人。我想起了柳青,她会去了哪里?我想起林玉蓉,李月会好好地待她吗?我想起了紫薇,她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的身边?我想起了张倩,这姐姐这会儿在做什么?怎么也不来陪我?

    张倩这姐姐还真禁不住我想,我才想到她,她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她手里拿着一张纸,强忍着笑容走到我的近前。“是师父让我来的。”她道。这姐姐好有意思,明明是自己想来,却非要说是奉命而为。

    “来做什么?”我借着酒劲调戏她一句。

    “哼!那我走了!”她故做嗔怒,说着真的转过身去。

    我哪里能让她走,一把将她拉到怀里,让她坐在我的腿上。夺下她手中的纸展开一看,我竟笑了,原来那是我专为她写的“征婚启示”!我不禁笑着念道:“诚聘!少侠张郎,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新近购入豪宅,虽纳偏房,但正室空缺,虚位以待,现欲招夫人一名,有意者请速到张府,括号,原赌王家,应聘。应聘条件:一,须是翠烟门入室弟子;二,年纪必须二十;三,需穿绿衣’;四,名字叫张倩。”

    我故意打量她一下,笑道:“姐姐条件完全合适,娶了!”

    她没有说话,将头轻轻地靠在我的胸前。看着她的娇态,我不禁心情激动,低下头,甜甜地吻着她。她是那么温柔,那么顺从,让我真想把她一口吃掉。

    “我们入洞房吧!”我在耳边轻声道,她腼腆地微微点点头。

    ******

    我的第二站将是哪里呢?我看着身边熟睡的张倩在心里想着。

    初猎翠烟门,我虽然是成功地获取了青剑,但却因为经验上的不足,一时冲动的将彩虹盟各门派的人集中到了杨柳镇,从而将自己暴露在他们面前,为以后的猎艳制造了相当大的麻烦。现在除了紫荆园和黄云观的人,其他各门的人都已经认识了我,而且知道我身上已经有了青剑。

    黄云观不能去,华叔告诉我一定要到最后才去黄云观,我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知道他的话不会错的,他这么安排我,一定有他的道理。

    去紫荆园吗?紫荆园的人现在还不认识我,也许能蒙混一下。

    盛夏的夜没有一丝凉意,屋中更是有一丝闷热。张倩翻了一下身,将身上的被单往下扯了扯。这姐姐真的很保守,虽然屋里只有她和我,虽然天气这么热,她睡时还是要盖上一条被单,将自己掩起来。

    被单半盖在胸前,一对玉兔羞羞答答地各露出半张脸,两只小眼睛扒着被单玩皮地向我偷窥。我向她们挤了挤了眼睛,与她们调调情,哼,她们现在却又不懂风情了,妈的,不理我!

    张倩睡得好香,大概她真的是被我给折腾乏了。倩儿身子单薄瘦弱,我和她做时总是小心翼翼的,看她不行就得马上收工,我在她体内还从未泄过呢;林玉蓉身子同样虚弱,她虽极力迎合我,我却不敢太过渲泄,虽然每次都能登顶,却是对她爱怜有加,而抑制自己的冲动;只有这位张倩姐姐身子骨结实,又有那么好的武功底子,经得住我任意的折腾。所以我每次与她做都是不顾她的感受,只顾自己快活,肆意地发泄自己的欲望,疾风暴雨,急攻猛打,那简直可以用‘蹂躏和肆虐’来形容。而她却从来都是默默地忍受,虽然每次大战过后,她也一样的疲惫不堪,但她从来不会象林玉蓉那样要求我对她温柔一点。看着她,我后起悔来,我本来想好好地,温柔地爱她一次,可是刚才借着酒劲,竟然对她更加疯狂,疯狂得连我自己都疲惫不堪。

    今天是她第一次可以放开心地和我睡在一起,她不用担心宫月影,也不必担心柳青,也不用再提醒我不要泄在里边。她终于可以毫无顾及,毫无杂念地和我一起享受爱的甜蜜。她虽然还是如往常一样的传统保守,但我仍能感觉到她已经是全身心地投入,所以她也是消耗了更多的体力。

    她睡得甜甜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对于这个女人来讲,她所需要的都已经得到了满足。我第一次看见她把长发解开,放开心地来做女人。一头秀发散在她的身下,轻轻柔柔的,将她的脸烘托得更加娇艳。看着她,我就会想起她刚才杀猪般的叫声,在别人听来,也许会烦死,但入我耳中,却给了我极大的刺激。

    我本不想打扰她的好梦,看着她疲惫的样子真想让她好好地睡上一会儿,可是想到明天我就要离开她,开始我新的征程,我心中突然对她有了一些眷恋。我知道我不应该有这种眷恋,华叔告戒我,我的心中不可以有爱!可我总是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爱,我爱过林玉蓉,所以她的离去给了我很大的伤害,忘掉她,我不愿再想起那个女人!

    不想她,她却总在我眼前晃!我将目光重新移向张倩,就让这位武功高强的姐姐把她从我眼前打跑吧。我伸手捏住她身上的被单向下拉去,将那一对玉兔完全地暴露出来。我本只想将被单拉到她的腹部,但看着她诱人的胴体,贪婪使我又往下继续,当看到她那幽森地带的时候,便索性将单被完全拿掉,使她整个人晾在了我的眼前。

    她的手在身上划拉了两下,却什么都没抓到,只好在白嫩而粗壮的大腿上挠了几下,然后便又老老实实地睡去了。

    看着她的样子,我不禁一阵冲动,俯下身去,将一只樱桃含在嘴里,右手抓到另一只玉兔,轻轻地搓揉。做这事儿的时候,我是非常贪心的,总是吃着一个,拿着一个,谁也不给,一个都不放过!

    她被我给弄醒了,忙将我推开,拉过被单重新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我哪里肯罢休,生生地掀开被单也钻了进去。她轻轻地推着我,“你要干什么?”她轻声地向我问道。

    我在她的脸上轻吻了一下,才淫笑道:“我要爱你。”

    她的手上稍稍加了点力,把我往外推了推,羞涩地道:“干嘛啊,你都要过一次了,又是那么凶那么长时间,你吃得消吗?”

    呵呵,这姐姐说话好有趣,明明是自己吃不消,却赖在老子头上。我抓着她的手放到我那坚挺的下边,对她道:“看看,你的责任到了。”

    她一脸的无奈,皱着眉向我道:“明天吧,明天我还来陪你。”

    “明天我就要走了。”我本不想现在就告诉她,但为了能让她再给我一次,我也只好向她说明了。虽然我和她不是第一次,但今天毕竟是我和她第一次实实在在的睡在一起,也可以算是新婚吧,此时此景,我讲这种话都是不合时宜的。但我真的不想在这儿浪费太多的时间,眷恋,可能会使我在这里一天天地拖下去;离别,总是难免的。

    听了我的话,她果真不再推我,她将我抱在怀里,用被单将我也严严地裹在里边。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静静地抚摸着我的胸膛。我看到她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黯然的忧伤,良久,她才看着我的眼睛,勉强地挤出一点笑容。

    她顺从地让我将她的身子放平,又一动不动地闭上眼睛等待着我对她的爱抚。我曾经最辛苦最用心地爱抚过她,因为那时我不知道她已不是处子;我也曾最为马虎地对待过她,因为想要让她动情实在太累!

    现在,我也不想太累,象征性地在她的敏感部位抚摸了两下,便要上马。

    她用力地将我推下来,轻轻道:“别急。”

    我笑着看着她,她一脸窘迫,“我想.....。”她没有说下去。但我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便笑着问:“是不是要我象第一次那样?”

    她没有回答我,只将眼睛默默地闭上。

    我突然觉得,在我临行之前,应该给她留下点最美好的回忆。

    我把张倩翻了个身,让她背向上俯卧着,她虽然不知道我要做什么,却十分地听话。她后边的曲线要比前边的美得多!我将双手放到她的颈上,时摁时捏,向她双肩分去。“嗯!”她不禁哼出一声,然后便将全身放松,如一瘫泥一样懒懒地伏在床上,等待着我的继续。

    我的双手顺着她的体侧慢慢地下移着,由肋到腰,只给她拿捏得“嘤嘤”声不断。也许在她认为这并不是对她的轻薄,她竟然说出一句:“加点劲好吗?”听了她的话,我心中一坏,按着她的腰向里狠劲一收。“哦!”她大叫一声!我随即双手向上在她两肋上一搔。大概这里是她最敏感的痒处,她全身扭动,“呵呵”地笑起来。

    “不要了!”她拚命地扭动着。我将她放开,她依然懒懒地伏下了,“再给我摁一会儿好吗?”我觉得她忽然大方起来。既然是临别,我应该好好待她才是,于是我认真的给她按摩起来,直到我感觉累了,才将双手抚在她两片肥臀上。

    她的屁股足可以让任何男人心动,宽宽的,厚厚的,大大的,结实而富有弹性,我陶醉地在那上边抚摸着,感觉着她独特的肉感。她两腿分开,使得桃花源全貌清晰地呈现在我眼前,我不禁在她的洞口轻轻一探。她全身一颤,但没有任何动作,她放任我了!

    听人说,屁股大的女人很能生的,她以前总怕我泄到里边,难不成她曾生过?“你生过孩子吗?”我向她问道。

    她摇摇头,“我要是生了,李家就不会送我到翠烟门了!”

    “那姐姐给我生一个吧。”我轻声道。

    我感觉她好象点了一下头,便将她放平。

    她的手虽然在轻抚着我,可她整个人还是那么老实,也不象刚才那般大喊大叫了,说真的,我现在倒很喜欢她那杀猪般地叫声,好刺激的!

    “姐姐怎不叫了?”我在她耳边轻问。

    她羞涩道:“你这么慢我叫不出来。”

    妈的,她倒怪起老子不用劲了!“我只想好好地爱姐姐一次。”我道。

    应着,却又道:“我不大习惯,你随便吧。”

    原来女人和女人也是不同的,好,就让她再领教一下我的强悍。刹时,她那刺激的杀猪般的叫声又在这空旷的大院里回荡起来。

    我好强悍,让她大汗淋漓,但我只逞了片刻的威风。妈的,我这一阵子实在是太累,身心疲惫,没等她登顶,我便丢盔弃甲了。

    “你下一步准备去哪儿?”她不想让我尴尬,忙找了个话题。

    “我想去紫荆园,只有紫荆园的人还不认识我。”

    她想了想,问我:“你不去绿云山庄吗?陆寒不是邀请你了吗?”

    是啊,陆寒是邀请我了,去绿云山庄可谓是顺理成章。可是我心里有鬼!我不敢去!

    “你就去绿云山庄吧!”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色好沉,我知道她是因为什么,任何一个女人都不想自己的男人有太多的女人,难得她这么体谅我!

    我害死兰天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盗那陆家妹子的绿剑吗!绿云山庄反正是要去的,好吧,那我下一站就去绿云山庄!

    (《猎艳翠烟门》完,下面请看《猎艳绿云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