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绿云庄 第七章 陆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好可爱的女娃,把一切都看得那么简单,那么儿戏!真的是天真浪漫,还有无知!才知道自己是女孩儿,就急不可待地要给我当老婆,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的确也是玩得过火,我和她刚才所做的也的确是只有夫妻才可以做的事情。

    不过我现在又没有闲心去搭理她,我的女人已经够多了,而且以后还不知会有几个。我突然后悔起来,后悔对她所做的一切,万一被她粘上岂不是糟糕,那我还怎么追陆家妹子呢?我突然有了一种负罪感,这么纯洁的女孩儿就这么被我给亵渎了,而我却又不能真正带给她什么!我不禁在心里痛骂自己:“张郎,你现在还是个人吗?你怎么这样淫恶!难道你真的要象华叔那样去做采花贼吗?”

    我想追出去告诉她,我现在不能做她的老公,可当我出了洞口,她已经跑出了好远好远。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不禁犯愁,我知道她明天一定会在这儿等我的,可我要来吗?来了该怎么对她说呢?

    正在我暗骂自己的时候,突然隐约地听到一阵细微的笛声,我不禁侧耳听了听,他妈的,竟然又是《思乡曲》!我不禁浑身又冒出一身冷汗!莫不是兰天真的找老子索命来了?

    我在大腿上使劲掐了一下,还真他妈的疼,看来我现在不是在做梦!

    既然不是在做梦,那吹笛子的当然也就不是兰天了,那又会是谁呢?我隐约地感觉到这个人一定跟兰天有着某种关系,也许就是那陆家妹子吧!不管是谁,老子先去看看再说。我辨了辨方向,笛声是从山后传来的。

    我绕到山后,远远地看见一个纤细的白衣少女正坐在一块巨石上捧着笛子,她背对着我,那背影好熟悉,不就是刚才看我洗澡的女孩子吗?怪不得她一闪便不见了,原来是跑到这儿来了。

    等她将曲子吹完,我才慢慢地向她走过去。在离她还有一丈远的时候,她忽然转过头,天啊!她真的就是我那梦中的小天使,那陆家妹子!我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禁使劲地揉了揉,再仔细看看她,不错,她就是我的小天使!原来她吹这曲《思乡曲》就是在怀念她的老情人兰天。

    她的脸上写满了哀伤,警觉的眼神中也带着一丝的哀怨,她还在为兰天伤心。兰天,是我凭生谋害的第一人,对于他的死,我一直很内疚,我本只想弄废了他,没想让他死,可李月那小子却下了黑手!唉,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眼前的这个小天使!看见我,她立即站起身,将笛子斜立身前,警惕地看着我。

    我向她善意地灿烂一笑,“陆家妹子,是我啊,我们上午见过的。”

    她警觉地又将我打量一遍,竟然一句话也没说,走了一个大弧线,从我的身边绕了过去。我知道她不大爱说话,但也不能这么对老子无礼,如果就让她这么走掉,那老子岂不是失败到家?以后还有脸再泡妞吗?

    我紧走几步赶上她,向她道:“陆家妹子,我是张郎啊,你不理我不要紧,可也不能这么对我无礼吧,再咋说,我也是你们绿云山庄的客人不是?!”

    她停住脚,回过身,终于向我开口了,她冷冷地道:“你认错人了,请你不要缠着我!”

    妈的,她就是烧成灰,老子都能认出她,她居然说老子认错人了!一定是陆寒那小子给她灌的迷魂汤,老子一定要找个机会治一下陆寒那小子不可。

    “哦,真是遗憾!”我故做失望的样子,“原来你不是那陆家妹子啊!但你和她长得实在是太象了!唉,我有一个朋友叫兰天,他在临终前托我给那陆家妹子捎句话的,即然姑娘不是,那就算了。”

    她的脸上加深了一丝悲伤,嘴唇紧抿,大眼睛忽扇了几下,竟然有些湿润,她缓缓地道:“我认识你说的那陆家妹子,你说吧,我会转告她的。”

    我尽量地站在她的角度上去酝酿情绪,良久,我的鼻子也是一酸,两滴泪在眶中转了两下没让它流出来。我也缓缓地沉重地道:“我受他临终之托,一定要当面告诉那陆家妹子。”

    她显然受了我的感染,泪水再也忍不住,纷纷夺眶而出。片刻,她才长吐一口气,向我道:“他是我的未婚夫,我就是你要找的陆家妹子。”她终于承认了!

    兰天死的时候,我的确在他身边,不过他从未托过老子带过什么话,我刚才的话都是哄这妹子的,看来她是真的相信了,那下边我将如何编呢?说“我爱她”?太俗!我故作悲伤地凝望着她,在心里回忆着。对了,兰天说黄山是天下最美的地方,他曾极力地邀老子去黄山一游,那他也一定跟这妹子说过!于是我又轻轻一叹:“他托我一定要带那妹子去一趟黄山。”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老子竟然也心里酸酸的,一滴泪不争气地跑了出来。

    她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猛然捂住脸,大声痛哭起来,哭得我一阵阵揪心!这妹子爱兰天爱得也太深了,如果有哪个女孩儿能象她一样爱我,就是让我死上一百次,我也干!

    我上前,想要安慰她一下,她却猛然跑开了,跌跌撞撞地没跑出多远便脚下一软扑倒在地上。这次我没有再上前,我想让她哭个痛快,将心中所有的悲痛都释放出来,也许只有这样,她才能够从悲痛之中解脱出来,才能接受新的爱。

    她的头埋在双臂上,身子随着她哽咽的节奏一抖一抖地颤动着,声音越来越低,片刻竟然没声了,身子也不动了!

    不好,她哭抽过去了!这妹子实在让我感动!我忙上前将她翻起放到我的臂挽里,她真的晕厥过去了!看着她那可爱的小模样,我真想对她轻薄一番。我猛烈地晃着头,告戒自己,我不可以这样亵渎一个小天使!

    我掐着她的人中,片刻她终于“嘤”地一声缓过气来。她没在意我正抱着她,她呆呆地望着蓝天,偶尔还抽咽一下,也许这一刻她脑中是一片空白,她已经忘了一切悲伤和快乐。

    她的眼珠终于转动了一下,她瞟了我一眼,发觉似地扭头看了看,这才意识到她正在我的怀里,她没有动,目光重又回到了天上。也许是她以为既然已经在我怀里很久了,再多留片刻也无妨;也许她现在还未清醒过来。

    她终于坐起身,离开了我的臂膊,站起身,向我轻轻地说了一句:“谢谢你。”然后便快步地向山下走去。

    “妹子,你叫什么名字?”我不能再把这事儿忘了,虽然我总忘。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回过头向我道:“我叫陆雨。”

    “陆姑娘,我陪你一起回去吧!”我向她喊道,我是想趁热打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