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十四章 成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失意于陆雨,对我来说无异于天塌地陷,刹时让我万念俱焚。被阿缘抓到的时候,我竟然没有一点感觉,当我反应过来后,也没有心思再挣脱逃跑了。

    我稀里糊涂地被她母女带到一座大院子里,进了院,我才提起了精神,因为这院子把我惊呆了!院落很大,但房间很少,只在正中央有三间小屋,由一条青石路直通到大门。院子里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不!是没有别的东西,除了一条条各色各样的蛇以外!

    这些蛇看起来还训练有素,竟没有一条爬到这青石路面上来的。它们或爬或盘或相互缠绕拥在一起,一条条都举着小小的三角脑袋吐着芯子,看得我浑身一阵阵地发冷。

    阿缘小心翼翼地将大门关严,然后便要拉我往屋里去,女人却一伸手将她拦住,瞟了我一眼,对阿缘道:“阿缘,我要先试一下他的人品,看看他能不能和你从一而终,白头携老。”

    妈的,这女人要做什么?试老子人品?我的人品她又不是没看着,老子就这副德性!总他妈的是坏人不想当,好人做不成!我跟假小子从一而终?那更是笑话,我现在就已经有两个倩儿老婆了,要是倒退个两月说这话,我心里还能塌实点。现在?那不是要玩死老子吗?

    阿缘却忙问道:“娘啊,那你要怎么试他呢?”

    女人微微一丝诡笑,道:“就让这些蛇仙来试他好了!”说罢,她出手封了我七处大穴,然后她只用一只手就将我轻飘飘地提了起来,这女人果然有两下子!她身体一纵,带着我跳到院中一块还算“空阔”的土地上,伸脚将两条碍事的蛇踢开,将我放坐在那儿。

    她纵身回到阿缘身边对她道:“他如果能坚持到天黑,就说明他会永远爱你,对你从一而终,不会背叛你!这样,我才能放心让他和你成亲!”

    妈的,这女人是什么骡子(逻辑),让这些毒蛇来试我,它们懂个屁呀!这不是拿老子的生命开玩笑吗?!我能挺到天黑还好办,实在不行我就娶了这假小子,反正她长得也非常过得去,我是不会嫌弃她的;可老子挺不到天黑怎么办?

    好象还真妈的心有灵犀,我不能说话,阿缘倒替我问了:“娘啊,那他挺不到天黑可怎么办啊?”

    女人一笑,道:“那还用问吗?”

    是啊!那还用问吗?挺不到天黑,老子就死翘翘了呗!

    女人说完便顾自进屋了,只剩下假小子阿缘还在替我紧张,她站在青石路上盯盯地看着那些蛇慢慢地向我围过来,她不禁大声叫:“娘啊,蛇都过去了!”女人开门出来,拉着她的手,道:“跟娘进屋吧,等天黑了再出来看他。”然后也不管阿缘愿不愿意,便用力地将她拉进屋去。

    这女人实在太可恶,真她妈的是心如蛇蝎,对老子的生命一点都不负责任!我动不了也骂不得,全身要穴都被封住,血流不畅,真气不能运行半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些蛇慢慢地向我聚拢,大的小的,黑的绿的,都仰着头向示威。

    不害怕那是假的,我紧张的喘着粗气,两个眼珠不停地扫视着,一滴汗从我的下颌滴落下来,紧接着便是第二滴,第三滴......

    还好,这些家伙大概只是来观光,来看看我这个不速之客,它们在离我三尺远的地方都停止不前了,前呼后拥地密密麻麻围成一圈,一双双小眼睛不住地打量着我。

    它们越聚越多,大概这院中所有的蛇都围了过来,围在我身边密密麻麻地一大圈,只是没有一个肯不前的,这倒让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大概是那女人故意吓唬我,因为我看得出来,这些蛇还是蛮有家教的。

    虽然我稍稍地放心了,可看着这些家伙还是恐惧万分,谁家还没有两个淘气鬼,万一有一个不安份的,我岂不是糟秧!天色还早得很,我突然感觉时间原来过得是这样慢,我索性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门开了,过了一会儿又关上了,我虽然看不到,不过我知道一定是阿缘跑出来看我。她一会儿一出来,当她第三十次出来的时候,终于兴奋地喊了一声:“娘啊,天黑了!”

    听到她的话,我忙睁开眼睛,其实天还没有黑,大概只是太阳落山了吧!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看着满地的蛇,心里颇为奇怪,难道老子的人品真的不赖?嗯,我现在宁可相信它们!谢天谢地,我总算可以熬过这一关了!

    女人跟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天色,又惊奇地看了我一会儿,终于道:“就算他经过考验了吧!”说完她飞身跳到我身边,将我提起回到青石路上,“你愿意娶我家阿缘吗?”她厉着眼睛问我。

    傻子才敢说不愿意,满头大汗的我忙满脸堆笑,“愿意,愿意,我求之不得!”

    “你能保证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从一而终吗?”她又问道。

    现在,我还哪顾得了那么多?她问啥我应啥,怎么能让她高兴我怎么答!“不保证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立誓不娶第二个,就算她走在我前边,我也要为她终守一生,我如有半句假话,让我遭天打雷劈,全家死光光!”这个誓我好象发过好几次了,哪次我也没守,反正都这样了,多发一次也无所谓!

    女人脸色稍缓,“好吧,那我就把阿缘嫁给你!”

    阿缘兴高采烈,过来就要拉我。女人向她一瞪眼,道:“不害臊!跟我进来!”她们进屋了,我的穴还没解,只得在外边乖乖地等着。

    当天真的全黑下来的时候,女人才出来,又仔细地看了看我,不禁点了点头,俗话说,丈母娘看姑爷,越看越爱看,她现在大概就是这样。其实老子本也长得不赖,虽非英俊,但也绝不难看。

    “臭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她强忍笑容向我问道。

    “我叫张郎,张郎的张,张郎的郎!”被她弄得,老子话都说不利落了。

    “废话!”斥了我一声然后又一皱眉,道:“这是什么破名字!不如叫老鼠算了,还蟑螂呢!”她又看了我一会儿,又问:“你是真心实意要娶阿缘吗?”

    这女人脑子一定有病,我现在这样敢跟她说实话吗?现在她问起了,我还得回答她:“是的,我是真心的!”

    看来她很容易上当受骗,竟然点点头,对我道:“阿缘的爹死得早,她跟着我吃了不少苦,这丫头平时疯疯癫癫的,也没个女孩儿样,所以我才叫她小子,她还小,今年还不满十六,很多事儿还不懂,以后你要对她好一点,听到了没有?!”

    这女人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可真的很慈爱,对女儿是如此的呵护。我只是向她点着头,算是答应她了。她将一条红巾系在我的脖子上,道:“也没有别的了,就拿它装装样子吧。”

    她给我解了穴之后把我带进堂屋。显然这里刚刚经过一番简单的清扫,前边一张破桌案上点着两支大红烛,两边各有一把椅子,左边的椅子上立着一个牌位,看来应该是阿缘她爹的。

    我再看阿缘,她果真成了一个新娘子,只是这套新衣实在太旧了,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她娘当年用过的,那红色显然已经变浅了许多!她披着盖头直直地立在桌前。女人将我带到阿缘身边,从她手中扯过来一根红绳递在我手里,然后在右边的椅上坐下。

    先拜天后拜地,然后拜高堂,三叩九拜之后,女人对我道:“臭小子,这次就算便宜你,但愿你能按你说的去做,如果你敢欺骗我家阿缘,我一定让你万蛊穿心!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没有我的话,你不许离开,如果你敢逃走,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你抓回来!”

    哼!想把老子留在这儿,没门儿!逃跑,那是一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