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绿云庄 第十五章 阿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拜过堂,由女人领着,我牵着红绳引着阿缘来到东屋,这里虽然简陋,却也经过一番布置,一应物品摆得整整齐齐,擦得干干净净,看样子这里是阿缘的卧房,不过今晚就是我和她的洞房了,女人将大红烛放好便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我和阿缘两个人,这丫头做女人的时候,远比做假小子要老实得多,十分地顺从,十分地乖巧,我怎么领,她怎么走,我有意地带她在屋中转了两圈,她竟然一声都没吭。算了,还是别玩她了,我把她带到床边,让她坐下。

    我站在她面前,无奈地看着她,她真的让我有点发愁。我不爱她,我只是不合时宜地跟她玩了一个十年前的游戏,没想到却成真了!既然已经成真了,我就应该为她负责,可这的确是我的负担!

    我不想跟华叔一样做个采花贼,玩一个甩一个,我想为我所有的女人尽责,只要她们愿意留在我身边,我就要给她们关怀,给她们爱!可是“狼多肉少”!我只有一个人,只有一颗心,所以我要“计划娶妻”维持“生态平衡”。

    而她无疑是计划外的,她的存在无疑要增加我的负担。我虽然想到了要逃走,可是我并没有想过要抛弃她,她和我既然已经拜了堂,那她就已经是我的女人了,爱她护她,那是我的责任!

    不过我和她实在太过儿戏,她娘的也太过儿戏,我突然觉得我其实是个受害者,被她娘生生地给玩了,那女人象甩包袱似的把女儿塞给了我!我他妈的真是命苦,我要娶个男人婆当老婆!

    “你怎么还不把我的盖头揭下来啊?”阿缘终于等不及了,开始催我。

    我伸手将她的盖头掀开,却真的让我一愣,她比白天里又漂亮了许多,看得出来,她娘对这婚事儿有多认真。她的脸修得整整齐齐,刮得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杂发和汗毛,连眉毛也修得规规整整,整张脸光光溜溜的象个大苹果。她的头发比较短,勉强地在脑后挽了一个鬏,用一根红绳系住,在上边还插了一支珠花,她现在是百分之百的女人样,应该说是标准的少妇装饰。

    我又无奈地一笑,虽然这亲事很儿戏,但却是我最正规的一次成亲!虽然我这新郎很业余,但新娘子还是很专业的。

    她向着我一个劲地傻笑,大眼睛眨了几下,不禁自言自语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了呢?”她忽然问我:“你知道吗?”

    切,这个傻丫头,都入洞房了还能干什么?我只好告诉她:“上床呗!”

    她却极为认真地道:“不是,那是你给我脱完衣服以后的事儿!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儿的,你帮我想一想。”

    妈的,一定是她娘把整个流程都告诉她了,就是不知道上床以后的事情是不是也对她说了,我心中倒是一乐,真想知道她娘是怎么教她的!

    让她自己去想吧,我可是饿了,我早就看到墙角的桌上摆着一些吃食,便甩下她顾自来到桌边坐下。

    “对了,是喝交杯酒!”她兴奋道。

    没想到我无意中倒提醒了她,她飞快地跑过来,在另一边坐下,忙着倒了两杯酒,然后问我:“怎么喝?”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喝,只好对她道:“用嘴喝呗!”然后端起杯向她示意一下,她也高兴地端起杯,在我杯上一碰,说了声:“干杯!”然后也不管我,她自己先一饮而尽了!

    “再来一杯!”她看着我喝尽又兴奋地道。

    我们左一杯右一杯,直到将酒喝尽,她黑红的脸上悄然成了紫色,两只大眼睛也放出热情的光彩,直直地看着我。不好,她该不是喝多了吧。她擦了一把脸颊上的汗,才对我道:“好热啊!你把我的衣服给脱了吧。”

    “嫌热就自己脱吧,干嘛非得找我?”

    “不行的,我娘说必须得你给我脱。”

    看来她娘的讲究还真多,既然她这么认真,那我也就别太马虎了,我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灌了一口水,漱了漱口,然后将她拉到床边。

    她充满期待地望着我,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她将双臂抬起,对我道:“快点啊!”她又在催我了,说真的,还没有哪个女人象她这么急过。

    我倒想再好好地看看她,找一找让我爱她的理由,虽然经过很荒唐,但拜了堂,我就不可再儿戏,今天是我和她的洞房花烛夜,我必须要和她圆房,否则这辈子都要晦气的!

    可是她真的让我很失望,她除了这张俊俏的脸,就再没有什么能让我感觉得到她是女人,尤其是她那大大咧咧,不知羞耻的样子,怎么品味,怎么象个小子,不知道在床上我会不会对她有感觉。

    算了,还是在她身上找感觉吧!我把她红色的外装扒下来,她里边还是那套土色的男人装,这下倒更加不伦不类了。我快速地解去她的短衫,里边是一件白色的小褂,小褂再去,里面竟什么都没有了。

    她身上的肤色要比她的脸白了许多,但还是红扑扑地发黑,再加上一块块结实的肌肉,她看上去是那么的健壮,她的胸前只微微地隆起两个小沙包,看起来还赶不上我的胸肌,只有那两个暗红色的小樱桃看起来要比我的大一些罢了。这个真是女人的身体吗?!

    上身找不到感觉还是看下身吧,我拆去她的绑腿,解开她的腰带,她的长裤便一下子脱落到地上,她双脚倒了几下将长裤踩掉踢到一边,然后又直直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等我给她去掉最后一件衣物——底裤。

    我解开她的裤绳,终于将她最后一道屏障拆除,我趁机弯下身瞄了一眼她的私处,虽然只看到一条狭长的山谷,但我终于可以确认,她的确是个女娃。她的腿倒是修长美丽,不禁让我有了一点冲动,还好,我对她还有感觉!

    我直起身,她还直直地看着我,见我不动,她才又吩咐道:“该帮我解头发了。”妈的,还真他妈的麻烦!我拔掉她头上的珠花,扯掉红绳,将她一头半长的秀发放了下来。

    我的手刚放下,她的手就伸了过来,麻利地帮我除去身上所有的衣物。她直盯盯地看着我的小弟弟,虽然她已经看过了一次,但她还是十分的好奇,看了一会儿,她不禁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

    我和她一丝不挂地面对面站着,我故意问她:“下边该做什么了?”

    她想都没想便道:“我娘说让你抱我上床。”

    应着,过去将她双手托起,平放到床上。她移身到最里边,回头看见我还站在地上,便道:“你也上来啊!”

    这是一张单人床,虽然她已经极力地给我腾地方了,可还是那么小,我躺到床上便和她紧紧地贴在一起。我没有动,我在等着她下一步的指挥,我要看看她娘到底是怎么调教她的。

    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我们就这样静静地躺着。终于,她等不及了,侧头对我道:“该你了。”

    “该我了?”我故作无知,问她:“做什么?”

    “把你的小弟弟放进我这儿里。”她用手指了指她的下身。她说完,猛醒一般,惊道:“我差点忘了一件大事儿,等我!”说罢,她便越过我的身体蹦到床下,在她的衣物里翻了翻,取出一块白布,道:“我娘让我把它垫在身下。”

    这假小子真的好好玩,我今天就逗逗她,拿她寻开心吧!于是我笑着问她:“那我的呢?没有给我准备吗?”

    这个问题真的让她愣了一下,不过这倒难不倒她,她想了想道:“你等一下,我去找我娘给你要一块。”

    这可不好,我起身将她拉住,对她道:“算了,这么晚了就别给她老人家添麻烦了,没有就没有吧,我将就一下好了。”

    “哦!”她应了一声,重新爬到床上,小心翼翼地,仔仔细细地将白布铺好,躺了上去。然后对我道:“我弄好了,你来吧。”

    虽然她象个小子,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她光着身子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我的小弟弟借着酒力早已按捺不住,此刻,他已昂首挺胸,跃跃欲试了。可我逗她的兴致却还未尽,便又道:“它这么大,你那里那么小,怎么放啊?我不会的。”

    我想,这个她娘一定没有告诉她!她瞄着我的小弟弟,又摸了摸自己的私处,果真犯起愁来。她又爬起身,道:“你等一下,我去问我娘。”

    我又差点笑出声来,还是别再逗她了,再这么下去,我怕我自己受不了。我一把将她按倒,翻身将她压在下面,她正不解而惊慌的时候,我已经将双唇压在了她的小嘴上。

    我的吻对于她已经不很陌生,所以她很快地就开城放行,让我深入,我的舌尖轻轻抚慰着她,向她传授其中的要领,慢慢地她便有所领悟,试探性地回应着我,待她熟练,我便引诱她出城。

    她才一出城,便被我生擒活捉,她的大眼睛惊奇地眨了几下,最终接受了我的招安,可她只老实了一会儿,便起兵造反了。在那小小的战场里,她与我奋力厮杀,直打得天昏地暗,孤军深入的她最终后力不足,仓皇地败下阵来。

    按照惯例,接下来我要安抚一下她的小兔。躺在床上的她竟然将两只小兔藏得十分隐蔽,若不是我摸到了她们,还真看不到她们的存在。我揪着她们的耳朵强行将她们拎起,她痛叫一声忙将我的开。

    算了,我还是跳过吧。我重新伏到她的身上,将双唇贴近她的耳朵,她还以为我要跟她说悄悄话,便侧过头,主动地送了上来。我一口叼住她的耳垂,她的身体本能地动了一下,不禁轻轻地哼了一声。

    她的耳垂好丰满,肉乎乎地一大片,让我停留了很长时间。放开那里,稍稍向上,我便将舌尖送入了她的耳孔,她全身一颤,慌忙推我,急道:“好痒啊!”我忙将双手扳住她的脸颊,舌尖迅速地冲顶她的耳孔。她还是个处子,我必须要把准备工作做得非常充分,否则她会吃不消的。

    她毕竟还是女人,所以她也有女人的反应,她的身体开始慢慢地蠕动,一只手探到私处自己抚弄了起来,那应该是我做的事情,我要尽到我做丈夫的职责。于是我的手摸索着过去,把她替换了下来。

    借着酒劲,她的身体变得好烫。她真的不知道男女情事,只好将我抱得紧紧的,身子紧靠着我来回地蹭动。

    时机已经成熟,我伏到她的身上,用脚将她的双腿分开,将小弟弟顶到她的幽处。她会意地向我问道:“你要放进去了吗?”

    “嗯!”我轻轻一声。

    看来她娘大概忘了告诉她,第一次会很痛的,所以她完全没有准备,也不想忍受那种痛苦。

    我刚刚进入,她就经受不起,大声痛叫,身体不由猛地向上退缩。这种紧要关头是绝对不能失败的,我按住她的双肩,身体用力一挺,她马上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

    两行泪水立刻顺着她的眼角流了下来,随即她便咧开嘴痛哭起来,她用力地推着我,却掀不掉我庞大的身躯,为了不让她乱动,不增加她的痛苦,我将她紧紧地抱住。她推不动我,马上大声哭叫:“娘啊,快来救我啊!”

    西屋的门开了,一阵脚步声来到我们的门前,外边传来女人的声音:“阿缘啊,第一次都会痛的,你忍着点,过了今天就好了。”

    看来她还是非常听她娘话的,哽咽地应了一声,果然不再推我,伸手擦了擦眼泪,委屈地看着我。又一阵脚步声,女人回了西间屋。

    我试着动了一下,她马上又痛叫起来,看着她泪眼汪汪,真的让我好心疼。“老公啊,阿缘好痛,不要再弄了好不好?”她向我求道。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真的想提早收工,可是不行,我不能让她的第一次以痛苦结束,我必须要让她快乐,让她知道做女人的乐趣。

    我吻着她的耳朵,尽力让她放松,让她忘掉痛苦,慢慢在带给她欢乐。

    “做完,你就是我老婆了,你想做我老婆吗?”我贴在她的耳边对她道。

    “嗯!我想。”她轻轻哽咽。

    “来,抱紧我,你就不会痛了。”

    ......

    ......

    看见自己的初红,她好象明白了一切,刚刚体会到欢愉的她已经忘记了最初的痛苦,她小心翼翼地将白布折好,压在枕头下边。她抹抹了眼角上的残泪,郑重其事地对我道:“我已经和你做完了,那以后我就是你老婆,你就是我老公,你以后只能亲我一个人,不许再亲别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