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十六章 托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懒蛋,起床了!”

    阿缘使劲地摇着我的身体,终于将我推醒。我睁着矇眬的双眼看了她一眼,她正蹲在我的身边冲着我笑,她的姿势好难看,下身一览无遗地亮在我的眼前。

    我掀开床帐向外边看了一眼,天色果然大亮,但是我还困困的没有睡足,清晨还是很凉的,我抓起被单盖好,埋下头接着睡。

    “大懒蛋,快点起来啊!太阳都晒屁股了!”她凑到我的耳边大声地向我喊着,只震得我耳根发麻。“求求你,别喊了,再让我睡一会儿就好了!”我说了一句,然后将被单盖在头上,接着睡。

    她一把扯开被单,摇着我道:“不行,快点起来!”

    她推了几下见我无动于衷,便探手来搔我的痒处,还好,老子最不怕这个,她搔了半天,见我一点反应都没有,她终于急了。她一把薅(hao)住我的小弟弟,威胁我道:“再不起来我就把它薅掉!”

    这命根子可动不得,我忙坐起来,也威胁她道:“你要是把它薅掉了,我就不要你了!”

    “你敢!”

    我眼珠一转对她道:“你把它弄坏了,我就没有东西放到你那里了,那你也就做不成我老婆了!”

    我这么说,她果然信了,因为她已经明白了老公和老婆主要是靠那东西来做事情的,于是她放开小弟弟,又推我道:“那你快起来,不许你睡懒觉!”

    我真的很困,实在是不想起来,于是便央求她:“好老婆,你就再让我睡一刻钟,一刻钟过去,我马上起来。”

    大概是因为我叫她好老婆,她很高兴,真的就同意。可我刚躺下,她就又来推我,“老公啊,你把小弟弟再放进去一次好不好?”她说这话的时候,音量竟然一点都没有放低。

    不好!我昨晚让她尝到了甜头,使她上瘾了!虽然她并不是放荡,但她不知道羞耻,不知道矜持,她还没有学会做女人,所以她一想起那种快乐就想要再做一次。而我现在却不行,其实昨天晚上我并没有使她登顶,因为我已经被怜凤给掏得差不多了。

    “你不怕痛吗?”我想以此话来打消她的积极性。

    “我想嘛!”她重重地摇着我。

    除了怜凤那个淫妇,还没有哪个女人象她这么主动过,但她不能与怜凤等同,因为她是我的女人,她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女孩儿!男人都不想被女人认为无能,我也一样,看着她那可爱的样,我也不忍心让她失望。

    她皱着眉让我的小弟弟进去,我慢慢地动着,她陶醉地哼着。我本想敷衍她一会儿就结束,可是这种事情并不是那么好把握的,尤其是看着她俊俏的小脸,听着她的轻吟,不禁让我兴致勃勃。

    看着她陶醉的样子,我忽然很害怕,要是让她尝尽了甜头,没完没了地追着我要,那岂不是要了我的小命?!想到这儿,我决定让她吃点苦头,反正这丫头身子骨结实,禁得住我疯狂的。

    她一声比一声高地尖叫着,但她没有推我,反而将我抱得越来越紧!

    ......

    “起床了,一刻钟都过了!”她才缓过来气,就又开始催我了。

    ******

    吃过早饭,阿缘带我来到院子里。女人正在院中喂蛇,她从竹篓里抓出一只只癞蛤蟆抛在院中,地上的蛇快速地蠕动着,争相地吞噬着,那情景好残忍,看得我身上一阵阵地起鸡皮疙瘩。

    阿缘贴在我耳边轻声道:“你不用怕它们,小青原来是这里的蛇王,你吃了它的胆,现在它们都怕你的,要不你昨天就完蛋了!”

    听了她的话,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昨天这些蛇对老子那么客气,原来是因为我吃了它们头的胆!我还以为老子的人品够标准呢!原来不是那么回事儿!

    女人看见我,将手里的活计放下,微笑地看着我们,眼神是那么的慈爱。我知道我应该过去意思一下,嘴甜点儿,哄她高兴,以后什么事儿都好办。我走过去,深深一躬,甜甜地叫了一声:“娘。”

    她的脸上果然露出花一般的笑容,伸出右手对我道:“把你的手给我。”

    这女人总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她又要做什么,我把手放在她的手上,她紧紧地握着,双眼也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

    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我看到阿缘在山上跑着,我忙呼喊着她的名字追了上去,可阿缘并不理我,跑到悬崖边便跳了下去!“阿缘!”我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呼唤,跑到崖边,只见云雾缭绕,已不见阿缘的踪影。“阿缘!”我大叫一声,展臂也跟了下去。

    我突然回醒过来,我看见她的笑容更加灿烂,原来是她给我施了迷魂术!还好,我从来都没有动过要抛弃阿缘的念头,而是努力地想为她负些责任,想去爱她!想起来真的有点后怕!

    “你果然是爱阿缘的,这我就放心了!”她笑道,“阿缘不懂事儿,许多事情她还都不知道,以后你多告诉她点儿,别让她出去被人笑话。”她又叫过阿缘,对她道:“走吧,我们现在去拜祭你爹,把你成亲的事儿告诉他,也让他高兴高兴。”

    ******

    也许这是一块风水宝地,不大的缓坡上居然有那么多坟墓,密密麻麻的难以数清,我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立在一座新坟前,那不是陆雨吗?!当我们走近,我看清了墓碑,那果然是兰天的卧处!

    我一阵心痛,又一阵恐惧,我不敢面对,但我又必须得去面对!我走到陆雨身边,向她轻轻地打了声招呼。

    她看了我一眼,她的脸上写满地悲伤,双眼含泪,目光中却又充满了仇恨,只看得我一阵阵心慌,一阵阵胆寒,不由自主地将头低下。

    她没有理我,默默地又将头转了回去。

    我向兰天拜了三拜,在心中默默地道:“兰兄,兄弟对不起你,你放心,我一定替你照顾好陆雨,我会倾心竭力地去爱她,不让她再受一点委屈,我让她生的孩子都跟着你姓兰,好不好?”

    来到阿缘爹的坟前,我才知道阿缘原来姓丰,因为那墓碑上赫然写着“亡夫丰啸天之墓”。女人眼中含泪,带着我和阿缘跪在了坟前。

    拜祭完,站起身,女人转过身看着我,我发现她的眼里突然放出一缕寒光,她的身上迸出阵阵杀气,让我不禁为之一颤。她将玉指搭在我的肩上,对我郑重地道:“张郎,我把阿缘就托付给你了,你一定要好好地待她,别给她委屈,也别让别人给她委屈。答应我!”她的眼中竟然又闪出两滴泪,看她那样子,就象是临终嘱托,让我也一阵伤感。

    “娘,你怎么了?”我不禁问道。

    “你先答应我!”她坚决地向我道。

    我重重地点点头,“娘,我答应你,我一定好好地爱阿缘,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女人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我要去给阿缘的爹报仇,我等了十五年了,我就是在等着你来,等着你来替我照顾阿缘,我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地去了!”她又将阿缘拉到怀里,对她道:“如果娘死了,你就把娘和你爹埋在一起。”

    “娘,让我们一起去吧!”我向她肯请道。

    她摇摇头,“不,他武功非常高,以你们的武功根本帮不上忙,反而还是我的累赘。”她又笑了笑,“我也不是一定回不来,我只是先做好最坏的打算。”

    陆雨走了过来,向女人一礼,“晚辈陆雨见过花姑姑。”

    女人放开我们,面向陆雨,“陆雨,有事吗?”

    陆雨看看我,对女人道:“我爹有事儿找他商量,希望您能让他回山庄一趟”

    女人看看我,迟疑一下,陆雨马上道:“请花姑姑放心,他丢不了的,他若不回来,您找我要人。”

    看来女人还是相信我对阿缘有诚意的,所以她点了一下头,对我道:“那你就去吧,记着别太晚了。”

    陆雨一声不吭地在前边走着,任我怎么与她搭讪,她就是不理我!我知道我现在给她的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可是我不能放弃,我必须要博得她的欢心!

    陆雨忽然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漠然地看着我,忽道:“我可以嫁给你!但你必须满足我三个条件!”

    她的话太突然,我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居然也会发生!不过我现在真的感觉象是在做梦,我不禁愣愣地看着她,等着她的下文。

    “第一,你得帮我杀了李月,给兰天报仇!”

    “第二,你得拿到善玉冰心!”

    “第三,你得让我为兰天守孝三年!”

    她一句一句地向我陈述着,最后道:“如果这三个条件你都能做到,那三年以后,我就嫁给你!绝不食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