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二十四章 夺‘夫’之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之所以敢断定她是陆雪,只是因为她的手里没有笛子。

    我收住了脚步,她疾步走到我面前,对我道:“我想再试一次。”

    看来为了阿缘,她是下定决心要跟我了!为了能让我接受她,她在拚命地勉强着自己。这种精神固然可嘉,但我却无法接受,因为我还要得到她的绿剑,她这种心态,会使得她在与我做爱的时候无法全心投入,也就不可能达到顶点,那我也就无法得到她的绿剑。

    “算了吧,其实我爱的是阿雨。”

    “再试一次吧。”她仍然在坚持。她的执着真的让我很感动,我无奈地看着她,那就再试一次吧,万一她能克服掉那道障碍,我不是可以省去许多麻烦。我正要上前去抱她,她却稍稍一退,取出一个药丸递过来,对我道:“这把这个含在嘴里,它能解去你嘴里的臭味,也许我还能受得了。”

    难得她想得这么周到,我伸手将药丸接了过来。拿在手里,我不禁有一丝犹豫,我现在也是神经过敏,一见到这种东西就心里打怵,柳青那次虽然是假的,但实实在在地让我紧张了好多天,兰天更是因为这东西而丢了命,若不是这东西,我也打不赢贺元风。

    我抬头看了看陆雪,她正用急切的眼神看着我,她的目光中好象隐藏了许多东西,虽然我一时还无法解读,但心里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你也吃一颗吧。”我试探地对她道。

    “我不用,你吃就行了。”她有些紧张,我看出来了。

    她自己不肯吃,使我更加对她怀疑,我突然凝眉注视着她,目光如利剑直射她的双眼,她的目光果然心虚地逃避了。“你把这个吃下去!”我向她命令道。

    她慢慢地抬起了头,眼中突然放出两道凶光,满脸的杀气,身子向后一飘,退出丈外,抬手向我打出一只绿剑!

    我脚尖一滑,移身闪过。我先是心中一喜,虽然我猜她们姐妹极有可能会用绿剑,但毕竟还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见她使出,我的猜想已经得到证实,既然她会,那陆雨也一定会!

    我回过头来才明白,这妹子已经对我起了歹心,估计是阿缘的背叛使她迁怒于我,把我当成了抢她老公的人,她要和阿缘‘私奔’,首先要去了我这个障碍!我将手中的药丸扔掉,笑着对她道:“我可不想和你打架。”

    她从眼缝中放出一缕杀气,狠狠地道:“我要杀了你!”说罢,手一抬,又一只绿剑向我打来。

    看她没完没了的,那老子就陪她玩一会儿!我手一抬也打出一只青剑,将她的绿剑化掉,一个疾步冲到她的面前,探手向她胸前膻中便点。

    我不能对她用青剑,也不想让她对我用绿剑,毕竟伤到谁都不好,所以我只能离她近一点,用我的擒拿手对付她。这妹子的武功实在不怎么样,身法没我快,功力没我深,手法更远不如我,让我没少在她上占便宜。

    没过几招,我就将她点住。我向她一笑,“你自己在这儿吧,我走了。”

    “你给我解开,我不跟你打就是了!”她大声向我吼道。

    我也不想把她晾在这儿,这要是让绿云山庄的人知道毕竟不好,于是我小心地上前给她解开穴道。她瞪了我一眼,飞身跑开了。

    我顺着山道一直追下去,追了好远才见到阿缘呆呆地站在路中间。我走到她身边,她两眼含泪,生气地看着我,道:“你怎么就让我娘走了呢?!”

    我笑着安慰她,“没事儿的,娘会的回来,我给你做保证。”

    “我娘说得那么吓人,阿缘好为她担心。”

    我将她搂在怀里,“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娘的对手,娘肯定没事儿的,如果娘真的回不来,你就把我塞进笼子里喂蛇。”

    “嗯!一会儿就把你塞笼子里喂蛇,谁让你放走了我娘。”她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又呆呆地向远处望了望。

    “我们回去吧。”我向她道。

    在路过绿云山庄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大门口站着一个白色的身影,离得很远,我看不清她到底是陆雨还是陆雪,其实离近了我也分辨不出来!我一边走一边向她望着,突然她举起了笛子向我摇晃着,她是陆雨,她在叫我!

    我心中一阵欢喜,忙对阿缘道:“阿缘,你先回去吧,我到绿云山庄还有点儿事儿,一会儿就回去。”

    阿缘听话地一个人回去了,我转身向陆雨走去,到了她面前,轻呼一声:“阿雨。”

    她勉强地笑了一下,道:“我要出去散散心,你能陪我去吗?”

    “能!”我笑着向她点头,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我愿意当这个护花使者!

    她在前边慢慢地走,我在后边慢慢地跟着,虽然她不开口说一句话,但我的心情却非常舒畅,我知道一定是我的欲擒故纵大法生效了,下边我得开始施展我的迷魂大法了。

    她一直来到一座陡峰前,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便纵身攀岩而上,我心中一喜,那上边绝无他人,我的机会又来了!我在她的身后也跟着攀了上去。

    这山峰真他妈的高,抬头看看,山尖象插在云里一般,虽然我们都有不错的轻功,可还是费了好半天的劲才爬到峰顶,只把我累得头上见汗,再看她,也是气喘吁吁,一张小脸累得全是汗珠。

    她站在崖边极目向远处望着,轻声道:“当我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会来到这里,看看这下边的美景,心情就会舒畅。”

    我走到她的身边,随着她眺望远方,这种境界果真非凡,雁荡美景尽收眼底,雾蒙蒙如入仙境,居高临下,一切都是那么渺小,生命何在?意义又何在?

    “阿雨,我爱你。”我轻声地道。

    “我好开心。”她的话语中竟有些兴奋。

    “我也好开心。”我道。

    “你为什么开心?”她问。

    “因为你开心!只要你开心,我就开心了。”我笑道。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开心吗?”她又问。

    “不知道,你说。”

    “你看那里!”她用手向下一指,我顺着她手指方向看去,只见远方一处美景,峰如仙山,水若明镜,黑点波动,那是大雁戏水。“那里就是雁湖岗。”她向我介绍道。

    “我开心,是因为你可以去死了!”我突然听到她一声厉吼,不及反应,只觉后背被她一推,在我跌落悬崖的瞬间,我回头看到了她眼中的凶光!妈的,我上当了,她不是陆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