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二十六章 绿云劫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她满是泪痕的小脸,我心里也是一阵激动,我忽然觉得她比以前又漂亮了许多,也更加可爱了许多。看着她,我忽然又一阵内疚,她娘把她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她,可现在却是她在照顾我。

    虽然胳膊还有些痛,但我还是坚强地把它举起,将手抚在她的小脸上,轻轻地摸着她的脸颊,她笑着一动不动,任我的手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抚摸。

    “阿缘,我爱你!”我不知道怎么就突然蹦出这一句,真俗啊!

    “你是阿缘的老公,当然得爱阿缘啦。”她笑着道。

    “阿缘,你爱我吗?”我笑着问她。

    “嗯,爱!”她玩皮地道:“你是阿缘的老公,阿缘当然要爱你啦。”

    “亲我一下。”我向她半命令半肯求地道。

    应着,低下头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然后抬起头咧着嘴看着我。

    “阿缘,我是怎么回来的?”我这才向她打听经过。

    听到我问她,她的眼里又现出委屈的泪水,“你跟阿缘说一会儿就回来,可是我做好了饭等了你好长好长时间,天都黑了你也不回来,阿缘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于是我就到绿云山庄去找你,半路上遇到了陆雪,她说她看见你从山上掉下去摔死了。”

    她的泪终于流下来了,她抹了一把,接着道:“阿缘伤心极了,就让她带我去找你,可是到了山脚下,怎么都找不到,阿缘就知道你没死,于是就拚命地找啊找,后来终于发现有两个人抬着你跑,我就追上去把他们给打跑了,然后就把你背回来了。”

    我不是不关心陆家,看着外边的天色,我知道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不管是罹难还是侥幸,都已经用不着我去操心了。我现在关心的只有陆雨,我知道她应该没事儿,贺元风会把她留下,因为他还指望我从陆雨那儿得到绿剑剑谱呢。

    “陆雪呢?”我竟然鬼使神差地问起她,我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关心她还是痛恨她,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希望贺元风把她也能留下。

    阿缘道:“她本来是陪我一起去找你的,可是后来就不见了。我为了寻你,就没有再去找她,估计她可能回家了吧。”

    我一丝苦笑,道:“我就是被她给推下山崖的!”

    “啊?”阿缘惊讶地睁大眼睛,“她为什么啊?”

    “还不都是为了你?她要把你从我身边抢回去。”

    “哼!”阿缘虎起小脸,“她害阿缘老公,阿缘再也不理她了!”她想了想又补充道:“对了,她现在在扮阿雨,她昨天也拿了个破笛子,要不是她管我叫老公,我都不知道是她!你以后见了她一定要小心点。”

    “连你也辨不出来谁是谁?”我不禁诧异,娈生姐妹再象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阿缘和陆雪那么熟,怎么会认不出来。

    “别说是我了,就是她娘有时也搞不清,她俩长得实在太象了!”

    我试了试,虽然还有些痛,但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竟然还能顺利地爬起来,看来贺元风真的是给我用了不少好药,大概也是我只受了些皮外伤。

    “老公啊,你受了那么多伤就别动了,有阿缘照顾你的。”

    几经磨难,现在我竟然特别容易受感动,看着她可爱的小模样,听着她贴心的热乎话,我的心又不能平静,我伸手将她拉过来,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我没事儿的,我要到绿云山庄去看看。”我道。

    “你要去找陆雪算帐吗?你这个样子怎么行?”她笑着道:“等你伤好了,阿缘把她骗出来,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俩教训她一下,你说好不好?”

    我笑了,对她道:“我只想去看看,你陪我一起去吧。”

    “老公啊,你的衣服都烂了,就穿阿缘的吧。”她向我一脸邪笑,回身取过一摞衣服。她的衣服小是小了点,不过我还能将就,好歹也是身男装。

    时候虽然还早,但天色已然大亮。来到绿云山庄门前,我就知道陆家已经全部罹难了,因为那道大门紧紧地关闭着,里边竟然没有一点动静。

    阿缘上前推了推大门,纹丝不动,看来里边还锁着呢!阿缘刚跳入院内便大声地惊叫起来:“老公啊,不好了,他们都死了!”这一切我都已经料到了。

    阿缘打开大门便一头扎在我怀里,我抬头扫了一眼,大门两侧颇为整齐地坐靠着八名守门的庄丁,只是每人都当胸一刀已经死了多时。看他们的样子都是在睡梦中被人夺去了生命。安神丹,他们大概也是吃了安神丹,这种不属于毒药的东西是很难被人发觉的。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死人,心里也不免有些恐惧,何况是阿缘了,还好,他们死得还都很安祥,并不是非常地恐怖,也不算吓人。“阿缘,我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幸存的。”

    我和阿缘分开来找,我径直走到后宅,我要去看阿雨!推开阿雨的房门,走到床前,床上没人!我把屋子仔细地搜了一番,没有见到陆雨!我的心里不免有些紧张,难不成是贺元风把她带走了?我的目光又回到床上,床物整齐,不象夜里有人睡过的样子,心中不禁纳闷。

    我把整个后宅都找了一遍,所有的下人都被杀死于房中,而陆家人却一个都不见,看来一定是贺元风把他们都带走了,在绿剑到手之前,他是不会轻意伤害他们的,只要他们没死就好!看来我得赶紧找贺元风去要陆雨了。

    我刚出后宅,只听一声惊叫,我急忙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在角门一闪便不见了!“阿雨!”我大喊一声,急忙追出角门。

    我不敢断定她就是陆雨,但我希望她是陆雨。“阿雨,你别跑,我是张郎啊!”我向她大声喊着,但她全然不理,而且越跑越快!她跑得不算太快,但我现在有伤在身,全身依然疼痛不止,所以轻功也就大打折扣,追来追去,被她越拉越远,终于把她给追丢了。

    “老公!”阿缘闻声赶来,“阿雨在哪里?”

    我看着阿缘,努力地想了想,梦中的情景又在我脑中闪现,“阿缘,你知道后花园在哪儿吗?”我急切地向她问道。

    “嗯,我知道。”她说完拉住我的手,“跟我来吧。”

    后花园虽然不象我梦中的那么美丽,但真的有一簇一人高的牡丹花,我甩开阿缘,径直向牡丹花走过去,当我正要拨开花丛的时候,听到撕心裂肺的一声尖叫,只吓得我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我拨开花丛,果然见她正怯怯地藏在里边。花丛中的她正紧缩着身子瑟瑟地发抖,两只大眼睛放出惊恐的目光,看见我不禁又一声刺耳的尖叫,身体拚命地向后挤着,真的好可怜,我的受难天使。

    我回忆着梦中的情景,向她伸出手去,用最善良,最温柔,最诚肯的笑和目光看着她,“阿雨,我是张郎啊!”

    “啊——!”她又一声尖叫,狂喊道:“我不是故意的,你放过我吧!”

    她是陆雪!她以为我是鬼,她以为我是向她索命来了!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怪她,毕竟我还亲过她一次,看到她现在的可怜样,我也不忍心再向她追究。我依然用最善良,最温柔,最诚肯的笑和目光看着她,对她轻声道:“阿雪,我没有死,我也不会怪你,把你的手给我吧。”

    她依然怯怯地看着我,虽然眼中的恐惧渐渐散去,但她却将两只小手深深地藏了起来。我无奈地退出来,回身向阿缘喊道:“阿缘,你来劝她吧。”

    这阿缘,竟然学着我的样子,将手伸过去,笑着对陆雪道:“阿雪,我是阿缘,把手给我吧,你放心好了,我老公都说他不会怪你的啦。”

    看到阿缘,陆雪猛地投身出来,一把抱住阿缘,趴在她的怀里咿咿地哭了起来。阿缘将她搂在怀中,轻声对她道:“好了,阿雪,不哭了,乖啊!”她说完冲着我一脸玩皮地笑着。我无奈地向她耸耸肩,我才不羡慕!

    看着陆雪,我不禁迷惑,难道是贺元风当她是陆雨才把她留下的?要是那样可就糟糕了!不管怎么样,她是唯一幸存的,还是问问她吧。“阿雪,你知道你的家人都哪儿去了吗?”

    她停止了哭声,回头默默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向阿缘递了个眼色,阿缘笑了一下,将我的话向陆雪重新问了一遍。陆雪这才对着阿缘向我答道:“我昨天带着你去找他,没走一会儿就觉得困困的,后来我就靠在一棵大树下睡着了,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才醒,醒后我就回来,看到的就是现在这样子了。”

    原来是这样,那么说是贺元风把陆雨带走了?不应该啊,他明明是说要把阿雨给我留下的!我忽然记起陆雨的床没人睡过,而陆雪又装成陆雨的样子,难道说?“阿雨在哪儿?”我向陆雪问道。

    她看了我一眼,终于直接回答了我:“她走了。”

    “她走了?”我惊问。

    “她昨天下午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