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绿云庄 第二十七章 出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陆雨昨天下午就走了!这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昨天应该给她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她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她如果真的想抗婚,那她昨天就不会让我进她房间,更不会那么老实地让我对她轻薄。我看着陆雪,可她并不象说谎的样子。“她为什么要走?她去了哪里?”我向陆雪急问道。

    她愣呵呵地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我急道:“你快点告诉我,她为什么要走?究竟到哪儿去了?!”

    她突然一转身伏在阿缘的怀里大声地痛哭起来,我是最见不得眼泪的,无奈地摇摇头,不耐烦地对她道:“你别哭了,你的家人一个都没死,他们只是被人抓走了!”

    她听了我的话却哭得更厉害,阿缘向我筋了一下鼻子,对我道:“老公啊,你别那么大声说她,她都被你吓到了。”

    我不是吓着她了,我是把她从恐惧中惊醒了,她现在倒是不怕我了,但家人的失踪以及门人的惨死,勾起了她的悲痛。她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那不是在哭,那是在发泄!

    月亮门外聚来一些身影,我警觉地看了看,原来他们都是绿云山庄的下人,看来贺元风并没有做得太干净,留下了一些活口,但我想他们昨天夜里也一定睡得昏昏沉沉,什么都不知道,我出门一问,果然如此,他们都是刚刚才醒过来,甚至还不清楚究竟发生了多大的事儿,死了多少人。

    我回头看了看陆雪,她还在哭,那就先让嚎个痛快吧!

    幸存者越聚越多,我大致点了一下,居然还有一百多人,他们每个人都面露惊恐不知所措,都眼巴巴地看着我,仿佛我是他们的主人一样。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做会儿主吧,我安排他们逐个房间去搜,把所有尸体都集到院中。

    这个工作做了一个半时辰才结束,七八百具尸体连道上都铺满了,真是惨不忍睹,所以的人都流下了眼泪。我大致走了一圈,赫然发现大总管肖素居然也在其中,对这个内鬼,贺元风做得倒是干净,现在知道内幕的就只有老子一个人了。我没有发现怜凤,这个骚货哪儿去了?我派人到客房那边又去搜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她。

    我忽然又想起楚湘楠,倩儿和杨毅,倩儿说她们昨天下午要离开,想来应该能够逃过此劫。但杨毅呢?他是离开了绿云山庄还是被贺元风顺手牵羊,一车给拉走了?

    阿缘扶着陆雪从后边出来,看到此景两人都是脸色发白,我刚走到她们面前,阿缘就一头扎进我怀里。我看了一眼陆雪,她正红着眼睛瑟瑟地发抖,我伸手将她也扯到怀里,这一次她倒没有拒绝。“小夫妻俩”在我的怀里渡过了惊恐期,阿缘才道:“老公啊,让阿雪上咱家好不好?”

    “好啊,那你们快走吧。”

    “老公啊,你和我们一起走吧。”阿缘抬起头渴望地看着我。

    说实话,这地方我早就不想呆了!于是我将后边的事儿安排给一个年长的老家人,然后便带着两个女孩离开了绿云山庄。回到家中,看到陆雪已经平稳,我便又向她问道:“阿雨到底去了哪里?”

    陆雪看了看我,才道:“她是因为我二哥要娶桔子洲的李虹冰为妻才走的,但她去哪里我就不知道了。”她瞟了我一眼又道:“我昨天下午去找她,跟她说我要和她换,她说:‘你随便吧,这个家我不想再呆了,我要走了,永远不再回来了!’”

    哦,我明白了,她什么都可以忍受,什么都可以牺牲,但她不能容忍陆家与杀死兰天的仇家联姻!是的,对于兰天来说,死的实在太冤!那她能去哪儿呢?黄山!虽然我不敢肯定她以后会寄身何处,但我知道,她的第一站将肯定是黄山。如果我没猜错,她的第二站极有可能是桔子洲,她还要杀李月给兰天报仇。

    事不宜迟,我必须马上去追陆雨,如果我不能在黄山追上她,那再想找到她可就难了,万一她真的到桔子洲去杀李月,那就更是凶多吉少了。

    听说我要去找陆雨,阿缘依依不舍,但为了陆雨,她还是给我放行了。陆雪没有把我和陆雨的亲事道破,所以阿缘还一直蒙在鼓里。看着她,我不禁为难,因为在她心中,我可是她独有的,我只能爱她一个人,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如何跟她说。

    到绿云山庄弄了一匹马,我还没走出多远,就看到路边坐着一个比较熟悉的身影,怜凤!这骚婆娘怎么在这儿?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绿云山庄的,是刚才吗?她看见我便站起身挡在路中,笑呵呵地等着我。

    我到她面前先向她问道:“你怎么在这儿?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她眨着眼秋波频送,向我浪浪一笑,道:“我还在那儿干嘛?你让我陪那些死鬼啊?现在陆家没人了,奴家也就成了自由身,姐姐以后就跟着你了。”

    我可真的吓一大跳,忙一摆手,“你饶了我,我可不想死在你身上。”

    她嗤嗤一笑,“你客气啥啊,姐姐可是实心实意地跟你。我不会让你死的,人家疼你还来不及呢!”

    我向她笑着一拱手,“谢了,我怕你疼死我,再见了。”

    我打马要走,她忽道:“我知道绿云山庄的惨案是谁做的。”

    我知道是贺元风做的,但我想知道她到底了解多少,便代住马问她:“是谁做的?”

    “告诉你倒行,但你得带上我。”

    “可以。”我痛快地答应了她,老子跟她说话还能算数?

    “那你下来嘛,人家这么说会丢三落四的。”

    这婆娘又发骚了,这两天没人碰她,她一定是耐不住了。我下了马,她立刻扑到我的怀里,在我身上一阵摸摸索索。“快点说吧。”我不耐烦地道。

    她犹豫了一下,才故做神秘地道:“是贺元风干的。”

    看来这婆娘果然了解一些情况,我忙追问道:“你怎么知道。”

    她一笑,“这还用问啊,傻子都猜得到!”

    我脸一沉,“赶快说,你都知道什么?”

    她这才道:“昨天姐姐发现贺元风水不喝,饭不吃,凡是绿云山庄的东西他一口不动,我就知道这里有事儿。他不吃,我也不吃,后来他发觉我怀疑他,就动手把我制住了。再后来,听他们说话,才知道他们在绿云山庄所有的井里下了药。”

    “他为什么没有杀你?”

    “这你得去问他,我怎么知道。”

    我相信她的话,要想使全庄的人都中毒,也只有在井里下药这一招,而且是绝对管用的一招。我甩开她翻身上马,回头向她一笑,“再见!”说完打马便走。

    她跺着脚大叫:“骗子,我不会放过你的!”

    天黑的时候,我总算赶到了乐清城,不擅御马,全身又疼痛不堪,我又累又痛苦,实在不想再赶夜路,抬头看到一家客栈,便催马过去投宿。

    小二将我引进客房,我稍做休息,正要点些酒菜,小二却先送来四凉四热一坛酒。我很诧异,这客栈服务也太周到了,便戏言:“我还没要你就先送来了,这帐我可是不付的。”

    小二笑道:“当然不用您付,已经有一位客官先结过了。”

    “嗯?结过了?是谁?”我更加惊讶,老子在这儿没熟人儿啊!是谁这么好心请老子吃饭?!

    “是我!”话落,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妈的,怎么是李世龙?!他怎么也在这儿?都说这老家伙阴险,遇到他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兰天之死他还一直替我扛着呢,不知道这老东西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我忙起身与他见礼,满脸堆笑地问他:“前辈怎么也在这里?”

    李世龙只是笑一笑,没有回答我,摆手让小二出去,然后坐到桌边,向我问道:“你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啊?”

    听他的话,好象他不是跟踪我到这儿的,于是我也坐到桌边对他道:“我从翠烟门来,准备到绿云山庄去。”

    他微微点点头,道:“你不用去了,昨天夜里,绿云山庄已经被人血洗了,全庄上下一千多人无一幸免,绿云山庄也被人一把火烧成了灰。”

    看来这消息传得还挺快,只是越传越玄越走样。我也微微一笑,“前辈知道的这么详细,难道说是您做的?”

    李世龙脸色一沉,“放肆!这么大的事儿,江湖中已经传开了,我也是刚刚听说而已。”他瞟了我一眼,又道:“虽然陆家被血洗了,但你让李月杀死兰天的事儿,我可是一直都在替你瞒着,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

    老家伙终于把话题引到这上来了,但不知道他是什么用意。我起身向他拱拱手,“那张郎就多谢前辈了。”

    他眯着眼睛嘿嘿一笑,“不用谢我,知道我为什么要替你瞒着吗?就是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害死兰天的原因。”他忽然脸色一变,阴沉沉地对我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害死兰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