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绿云庄 第三十一章 计迷陆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姑娘回身向我甜甜一笑,柔声道:“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也得装点事儿出来,否则怎么对得起这身汗?况且我的伤口还正被汗水蜇得隐隐地痛痒,于是我稍有夸张地做痛苦状,然后摇摇头,“还好了,没什么事儿。”

    她疑惑地看着我,“他们打到你了吗?”

    我摇头,换上一副无所谓地样子,“没有,只是前两天也是因为打抱不平,被一伙恶徒打得遍体鳞伤,现在还没好呢。”说完,我便撸起袖子扒开衣领让她看我前几天的摔伤,老子的这种欺骗应该是属于善意的吧?

    她看了两眼,脸上不禁筋动了几下,眼里露出怜悯的神色,一副很心疼的样子,“以后你别瞎逞能了,那些坏人也都有两下子的,你打不过他们的。”她在身上摸了摸,取出一个小瓶丢给我,“这是茯苓膏,涂在伤口上好的快。”

    看着她,我心里一阵感动,素不相识,她竟然这么关心我,好贤淑的女孩儿,就冲她这点,我也一定要爱她,也一定要把她弄到手,关心我的人,我要还之以爱。“姐姐可以告诉我你的芳名吗?”这事儿可千万别忘了。

    她嫣然一笑,想了想道:“如果我们有缘再见面有话,我一定告诉你。”说完,她又一笑,翩翩地向山下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我心里一阵刺痒,真想尾随而去,可现在找陆雨才是最要紧事儿,我望着远处的云海,不禁又愁上心头,我的小天使现在到底在哪儿呢?

    正在我茫茫然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熟悉的笛声,《思乡曲》!我心中大喜,我侧耳听了听,还不远,好象就是从峰顶传过来的。我正要起身再往上爬,张三李四这两小子却又回来了,见我就问:“四师兄,刚才那个不是吗?”

    我现在对这俩小子特反感,便没好气地道:“不是,你们连箫和笛子都分不清,还说是找人的行家呢!她明明比我都大,还小天使呢!啥眼神?”

    张三赶紧道:“四师兄你别生气嘛,我们俩再去找还不行?”

    “算了,我自己去找吧,你俩到山外去等我,记着,我不跟你们说话,你们就当不认识我,明白没有?”

    俩小子相互看了一眼,又往峰上看了看,然后才点头下山。笛音未断,我赶紧向峰上疾奔,到了峰顶,果见一熟悉的倩影正背对我,陆雨!没错,她真的是陆雨,谢天谢地,可让我找到她了。

    莲花峰顶,长宽不过丈余,她立于天地之间,面对云海,手抚长笛,婉婉奏来,衣裙飘摆宛若仙子一般。看着她,我不禁也豪气万丈,不觉挺起胸膛,立时也有顶天立地的豪迈。举目四望,众峰若幻虚群岛,隐隐约约,突兀突现,我和她宛如牛郎织女,相随相伴。

    “阿雨。”我轻轻地呼唤。

    笛声嘎然而止,她慢慢地垂下双手,“你走吧。”她没有回头,只这样轻声地对我道:“我不再是绿云山庄的陆雨了,我的心已经随我的兰哥哥去了。”

    “阿雨,你对我的承诺,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陆雨已经死了,她的承诺也随她一同去了。”

    “陆雨没有死,你就是陆雨,从前是陆雨,现在是陆雨,以后还是陆雨!”

    她猛地回过身,向我大声道:“她的心已经死了!”

    “我不管!”我也大声地向她吼道:“你爹已经把你许给了我,而且我们也入过洞房,虽然我没有与你同房,但我亲过你,抱过你,你就是我的人!你的心死了,可你的人没死,你的人是属于我的!”

    “好,那我就死给看,你满意了吧!”她满脸地怨恨,满脸的委屈。

    “满意!你去死,我不拦着你!你放心,我一定成全你,既然你的心已经随兰天去了,那我就把它挖出来和兰天埋在一起,但你的人是我的,我得把你埋在我们张家的坟地里,等我死以后,就和你埋在一起,你生是我们张家的人,死是我们张家的鬼。”

    “你!”她的小脸气得惨白。

    我一笑,“我什么?”

    “你是个无赖!”

    “我就无赖了,又怎么样?!谁让你说话不算数?我对你可是讲信用的,因为那三件事儿我还没做到,所以那天我没有上你,否则你现在就已经实实在在地是我的人了!”

    也许这个“上”字太过粗俗,她的脸上马上又多了一丝羞涩的表情,“下流!”她向我怨怨地喊了一声,那样子马上就要哭了。她慢慢地向后退着,不好,看她那意思真的想要从这上边跳下去。

    我取出一个小瓷瓶对她道:“你如果真的想让我死心,那你就去死,你放心,我不下流,我也不是无赖,我答应你,把你和兰天埋在一起。这个是毒药,你吃了它,会轻轻松松地就走了,没有一点痛苦。”说完,我将小瓷瓶丢了过去。

    她伸手接住了,愣愣地看着我,也许她没想到我会逼她死,她又看看小瓷瓶,她犹豫了,在死亡面前,没几个人不犹豫的。生,可能烦恼不尽,死,可能一切解脱,但又有谁愿意死?

    “兰天死了,你为什么不跟他一起去?”我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过去,“你不想死,就是想跟我在一起对不对,我知道你害羞不好意思说,我不会怪你的。”

    “你不要过来!”

    我停住了,漠然地看着她。

    “你真的会把我和兰天埋在一起吗?”她缓缓地问道。

    “这个你放心,我可不象你,说话不算数。”

    “好,谢谢你!”她说完,打开瓶塞,一股清烟蹿出,她悠然倒地。那当然不是毒药,只是迷烟而已。

    她晕倒了,我赶紧上前。我要做什么?我要脱她的衣服。脱她衣服做什么,呵呵,那还用问吗?当然是要让她失身于我,也许这样,她才会被迫地跟着我。

    现在就让她失身,那我不想得到她的绿剑了吗?当然不是,呵呵,别误会,我现在只是让她假失身,就是让她自己以为她已经失身了,我要让她在绝望中做出抉择,是负辱就义还是忍辱偷生。这妹妹虽然现在很倔强,但改变不了她忍辱负重的天性,她不是个烈性子的女孩儿。

    她曾经肯委身于我,现在,她还会的,我是这么认为。

    看着她,我又犹豫了,我知道这么做很卑鄙,但我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方法,我要得到她,我又不想浪费太多的时间。我狠了狠心,一不做二不休,我将我的外衣脱下铺在地上,将她放在上边,然后动手给她宽衣解带。

    她的身体象她的脸一样美丽,一样的冰清玉洁,她的肌肤如玉脂般光滑细嫩,她的身枝是那么苗条,真的象一只美丽的花瓶。她的胸不是很大,两只小兔虎头虎脑,玩皮可爱;她的腰是那么细,不知道有没有我的大腿粗;她的臀部一只桃子,丰润结实;她的幽处,我不敢再看!因为我已经热血澎湃,我怕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闭上眼睛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努力地平了平心气,总算不那么激动了。我又看了一眼她美丽的胴体,下边我要怎么伪造现场呢?给她制造点初红吧,我取出刀子,在自己的腕子上割了一下,血立刻就冒了出来。

    看着她那里洇洇地,红红地一片,慢慢地淌到我的衣服上,我不禁笑了,这样子应该差不多了吧。我将她的衣物随意地盖在她的身上,取出醒药放在她鼻前让她吸了几下。看着她的眼睑微微地动了,我忙起身摆弄着自己的衣服,装做才穿好的样子。

    她醒了,她慢慢地睁开眼睛,她呆呆地看着天空,她没有动,她大概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许她以为她已经死了。我一边弄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走到她身边。当她看到我的时候,她愣住了,呆呆地看着我。

    当她意识到自己没死的时候,她愣住了,当她看到我整理衣服的时候,她慌了!她这才向自己的身上看去,看到自己赤身裸体,她呆了,她傻了!她茫然地望着天空,眼神直勾勾地一动不动,那是绝望的表情。

    片刻,她默默地合上了眼睛,鼻子抽动了两下,两行大大的泪珠终于滚滚地滑落,她紧紧地抓着身上的衣衫尽力地盖住全身,又好象要把它撕烂一般。

    “把衣服穿上吧,小心着凉。”我向她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

    她没有一点反应,泪水如断线的珍珠顺着她的太阳穴滚滚地流下。

    “哦,是我给你脱的,那还是我给你穿上吧。”我蹲下身去扯她的衣服,她双手死死地抓着不放,我也只是象征性地逗逗她,见她如此便放开了手。

    “你还是快穿上吧,说不定一会儿会有人上来。”

    听到这句话,她果然有些紧张,幽怨地睁开眼,轻轻地道:“你转过去。”

    我微微一笑,“你对我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

    “你转过去!”她向我怨怒地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