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三十八章 爱是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让我自己去拿?开玩笑,累死我也上不去!我知道胖老头是有意要传我武功,不过我现在猎陆雨的心要紧,苦肉计好不容易弄假成真了,没演完就闭幕,那我不是白挨了一顿揍!说什么也得再公演两天,反正我又不是酒鬼,那东西喝不喝都无所谓,能闻到酒味,我已经知足了。

    吃完饭,天也见黑了,酒中仙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向着我又一阵坏笑,“看在你是帮主的份上,这小屋今晚就留给你俩了,记着,千万不要把我的床弄脏了。”

    陆雨没有明白‘把床弄脏’的意思,忙道:“不会的,您放心好了。”

    听了陆雨的话,酒中仙又向我一阵坏笑,然后左手拎着酒葫芦,右手提着酒坛子,象个球一样飘出了房间,随脚还把门给踢上了,“啪啪”两声,两扇窗子也落下了下来,屋里立时变得十分黑暗。

    我现在虽然还达不到夜视如昼,但一切却都看得清清楚楚,甚至于陆雨的脸色。她大概功力还差了点,所以将一双美目眯成了一条缝,她环视了一下才对我道:“这屋里没有蜡烛。”这屋里当然不会蜡烛,因为酒中仙根本就用不着。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想到今晚要和我在一起过夜,她的神情很是紧张,虽然她对我应该很放心,知道我不会对她做什么,但她还是犹犹豫豫,脸上现出不安的神色,毕竟她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这样相处过。她站在离我几尺远的地方呆呆地看着我,嘴唇微微地动了动,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我想将她骗过来,于是手扶桌子故做勉强地站起身,一阵干咳。她急忙过来扶住我,她将我送到床边,侍候我躺下,我趁机一带她的手将她拉上床,把她搂在怀里。她将我轻轻推开,把我的手轻轻地从她的身上拿走,但她没有起身,静静地侧卧在床上,静静地看着我。

    看来她对我是真的放心了,但此时,我对自己却又不放心了,寂静的黑夜,见不得阳光的东西总要蠢蠢欲动,好象黑暗能够掩盖一切罪恶。是的,黑暗是能掩藏龌龊,所以人们总是把见不得人的事儿放到夜里去做,在夜里偷盗,在夜里密谋,在夜里逛妓院,在夜里睡觉,在夜里去干那事儿。对这些在夜里进行的龌龊事情,人们也容忍了,因为人们所不能容忍的只是“在光天化日之下”!

    孔夫子是个伟人,因为他有一句经典:“食色,性也!”他别的话我都没记住,就记住了这一句,因为这句话太有用了!它可以使淫恶变得合理化,我是人,所以我好色,我是男人,所以我有男人的需要,尤其是在身边躺着一个美丽女人的时候,限制这种需要才是不可容忍的。

    我一直都没有占有她,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为了得到她的绿剑!而在这样的夜,我的冲动却逐渐占了上风,这不仅仅是出于我对女人的需要,而更是出于我对她的爱,在我认为,爱一个人,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把她弄到床上,至于其他的一切经过,都是为这目的服务的手段。为了绿剑,我骗了她好多,也瞒了她好多,但有一点我没有骗她,那就是我的确已经爱上了她!因为每当我想起她心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心痛,而且很痛。我到现在对爱的含义还很模糊,但当我心痛的时候,我知道我已经付出了感情。

    我慢慢地将手又伸过去,将她重新搂在怀里,她轻轻地推着我,轻声道:“你不是说不欺负我的吗?”

    我没有理会她的话,翻身将她压到身下,她的手永远都是无力地推拒,“张郎,我想把第一次留到那一天。”她又轻轻地说道。

    那一天是哪天?也许很远,也许很近,也许就在今晚。她顺从的推拒更加激发了我的占有欲,我的手在她的身上胡乱地摸摩着,双唇在她的脸上肆意地亲吻着。

    她不再说话,双手也不再推我,一动不动,老老实实地任我轻薄。

    我的舌尖突然碰到咸咸的液体,它象醒药一般令我突然警醒,我抬起头看着她,她紧合双目,眼中淌出两行热泪,她的双唇微微地扁动着,又是那副委屈的样子,让我心酸,让我心痛。

    我晃了晃头,努力地让自己更加清醒,“阿雨。”我轻轻地唤她一声。

    她睁开眼睛痴痴地看着我。

    “阿雨,我爱你,你爱我吗?”

    她想了一会儿,终于点点头。我笑了,我开心地笑了,我终于得到了回报。

    我不会让她等到那一天,因为那一天实在太遥远,她如果知道了绿云山庄被血洗,她的家人都被贺元风抓走了,她就不会再有好心情,那时她虽然已经爱上我,可我却无法得到她的绿剑。现在她已经爱我了,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将头低下,再次去亲吻她的双唇,她却将头稍稍一偏,“可是我刚才又想起了他。”她轻轻又道:“我知道我不好,可是我真的忘不了他,对不起。”

    我的心一下子又凉了,直起身呆呆地看着她,是啊,她可以爱我,但她却还忘不了他。她抓着我的手,将我拉到她的身上,闭上眼睛微微地哽咽着。

    我不想成为另一个人的替代品,我不能让她在和我做的时候,脑袋里想着那个人,她是我的,我叫张郎,不叫兰天!我将她抱起让她坐在我的怀里,她终于忍不住,将头埋在我的胸前痛哭起来。

    我轻轻地抚慰着她,待她稍有平息,我才道:“跟我讲讲他好吗?”

    她抬起头,愣愣地看着我。

    “也许你把心里话都说出来就好了,就会慢慢地忘却他,我不要让他总在你的心里,总缠绕在我们身边。”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兰天到底对这妹子施了什么魔法,竟让她如此痴心,我差点把命搭上都没能战胜一个死人!

    “他是一个孤儿,十年前就到我家了。”陆雨开口讲道,“那时我很小,胆子小还爱哭,见个毛毛虫也会叫上半天,所以哥哥姐姐都不愿带我一起玩,只有他总在我身边,象大哥哥一样照顾我关心我,我跌倒的时候,总是他过来把我拉起来,我哭的时候,也总是他过来哄我,我想要什么,也总是他帮我去拿,他教我吹笛子,他教我做纸鸳,他陪我堆雪人。”

    陆雨的泪如断线的珍珠如注地流着,声音也越来越哽咽,“后来我大了,他就不敢和我在一起了,可是我想和他一起,所以就总是找个借口去找他,可他却怕我爹责罚,总是不肯见我,于是在他干活的时候,我就在边上偷偷地看他。”

    陆雨擦了一把泪,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后来我爹终于知道了,他不但没有怪我们,反而还将他收做弟子,让他来陪我练武,我和他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后来,我爹干脆就把我许给了他,省着别人说闲话。”

    她的哀伤重上,“自从我和他订婚以后,他对我更加地关心,比我爹娘还关心我,天暖了,他会送我丝衣,天寒了,他会买皮裘给我,有一年冬天,那天天不是很冷,我就少套了一件衣服,他知道了就非逼我回去穿上。有一次,我生病了,他自责没有照顾好我,守在我身边两天两夜没合眼,我爹娘都没有的。”说到这儿,她的泪又滚滚而下。

    说真的,我听了都十分地感动,虽然我对这种男人并不是很赞赏,但我实实在在地非常佩服他,好细心,好体贴的男人,难怪陆雨对他念念不忘!十年啊,让我十天怎么去追?我不禁有些绝望。爱是什么?我的爱就是在心里想着,在嘴上说着,在床上做着,从来就没想过要以行动去关心她,体贴她,给她温暖。兰天,真的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他虽然没有什么壮烈之举,却真的牢牢地抓住了陆雨的心。他的爱如一场春雨,润物细无声,却是入木三分;而我的爱却如一阵狂风,得其身却难得其心。

    陆雨将头紧紧地贴在我的胸前,低声道:“我知道我应该忘记他,可现在,我真的做不到,你原谅我好了,我会努力的。”

    “他吻过你吗?”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问。

    她晃了晃头,“没有,他到死都没有亲过我一下,最多就是让我靠在他的身上。”她说完,竟又微微地抽泣起来。

    “我替他亲你一次好吗?”我为兰天不值,我忽然觉得非常对不起他。

    陆雨微微地摇摇头,“过去的,我想让就它过去吧,你放心,陆雨是很负责任的人,既然答应你和你成亲,我就会努力地去忘记他,全心全意地来爱你。”

    “阿雨!”这一次,是她让我感动,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好将她抱紧,将双唇送给她,不管是我自己要吻她,还是替兰天去吻她,总之,我要吻她。她第一次将双手缠在我的脖子上,将玉齿为我开启,让我抚弄她的香舌。

    她是那么温柔,她是那么懦弱,她是那么可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