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三十九章 因为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的体质本来就好,再有陆雨的悉心照顾,只两天,我就再也装不象了。

    她是好女孩儿,她一定会成为最好的贤妻良母,她是那么温柔,她是那么体贴,她是那么勤劳,虽然她只给我讲了兰天是如何关心她,但我知道她一定也为兰天付出了许多辛劳。她除了饭做得不怎么好,其他的家事都做得特别棒,她把小屋打扫得干净明亮,把家俬整理得整整齐齐,擦得一尘不染,她把所有的衣服都洗得干干净净。

    其余的时间里,她就静静在守在床边,一会儿给我擦擦脸,一会儿给我倒杯水,只要她的手一闲下来,她就会呆呆地望着我出神,当她猛醒的时候,就又慌忙给我倒水擦脸。我知道兰天的影子还在缠着她,她也正努力地把我装进她的心里去填补她将腾出来的那一块空白。

    晚上,我们仍然睡在一张床上,我喜欢看她冲我发呆地样子。她不再拒绝我将她搂在怀里,她温顺地将头枕在我的胳膊上,将脸埋在我的胸前。但我知道她还在想他,因为我的衣服常被她的泪水浸湿。她睡得很不安稳,常常盗汗,说一些我听不清楚的梦话,有一次她竟然尖叫着惊醒,然后扑在我怀里痛哭。我问她,她告诉我,她梦见我和兰天决斗抢她。我问是谁赢了,她却不告诉我,于是我便知道,那一定是我输了。我很难过,兰天就象一座大山,压得我和她喘不过气来。

    既然我的伤已经好了,再也装不象了,我便想和她换一换角色,我也想学学兰天守在她身边两天两夜不合眼。我现在已经知道陆雨是个多愁善感的女孩儿,只要是关心她,哪怕是芝麻大的小事儿,也会令她感动半天。

    想法是有了,可怎么才能让她生病或是受伤倒愁死我了!这一夜,我真的没合眼,就想这事儿来着,我这人想学好,却总是出坏主意。

    老天爷,我得怎么感谢你呢?你太让我激动了,你的大恩大德让我永生难报!

    转过天,我活蹦乱跳了,陆雨却真的焉了,她的身体烫得吓人,小脸烧得通红,目光迷离,浑身发抖,大热的天,捂了两床被子还冷得打颤。看着她可怜的样子,我后悔为什么要盼她生病,她病成这样,一定是我念道的。

    不过机会总算来了,该我表现的时候到了。我守在她身边寸步不离,湿巾一块接一块地盖在她的头上,这是我唯一知道能给她降温的方法了。我握着她的小手希望能替她分担一些痛苦,她默默地看着我,露出感激的目光。

    酒中仙倒十分不在乎,悠闲地喝着他的酒,为陆雨煮着粥。我让他去给陆雨医一医,他说陆雨是生病不是受伤,他没法治的。我让他去请个郎中,他说陆雨只是着了凉,转过天就能好,让我尽心照顾她,不用那么着急。

    他把粥送进来,看见我还在一块接一块地给陆雨敷湿巾,才大嘴一咧笑道:“傻小子,你不是会寒冰掌吗?把手放在她头上岂不省事儿?”

    唉,我真的是被急糊涂了,这么管用的方法怎就没想起来?!我默运寒冰玄功将手隔着一层湿巾放到她的额头上,她果然精神了许多。她摸着我冰冷的手,微微笑道:“你骗我,你是因为有了寒功,冰心才没有化掉的。”

    “观主说我是好人,所以才传我寒功,让我带冰心下山的。”

    她笑着点点头,又问:“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爱你。”我将她的手抓得更紧。

    “你爱我什么呢?”她有了精神,话倒多了起来。

    我爱她什么呢?她的问题让我一时无法回答,我不敢说我是为了绿剑才到绿云山庄,才和她接近;我也不愿意说是因为她对兰天的痴情深深地打动了我;我也不想说是因为她的柔弱而让我爱怜。“因为你美丽漂亮温柔。”我笑着向她答道。

    “我二哥说你很好色的。”她说完勉强地笑了一下,好象是在开我的玩笑。

    其实我也明白,她并不是跟我开玩笑,想当初,我刚到绿云山庄的时候,陆寒就是拿我当色狼一样防范,告诉他两个妹子不要和我接近,还派了个骚婆娘怜凤来消减我的战斗力。也正因为于此,陆雨才始终对我有一种成见,直到现在她还认为我好色。话又说回来,我也真的好色,不过又有哪个男人不好色呢?哪个皇帝不是后宫三千?哪个当官的不是三妻四妾?

    “你除了阿缘,还有几个女人?”她又给我出难题了。

    除了阿缘,不算柳青,我还有朱倩,张倩和紫薇三个女人,都够一桌麻将了,可我敢告诉她吗?她如果知道我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她一定不会开心的。既然都已经骗她那么多了,就再骗她一次吧,于是我违心地向她摇摇头。

    “那我哥怎说你好色?”她还不依不饶。

    “我原来有两个女人,一个是柳青,她因为叛逆,被我师父赶出翠烟门了;还有一个叫林玉蓉,被李月给拐走了。”提起林玉蓉,我的心里一阵痛又一阵恨。

    “李月!”她痴痴地说了一声。

    “阿雨,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他大解八块的!”我狠狠地道。

    她摇摇头,紧紧地握着我的手,“你斗不过李世龙的,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她还要再说,我忙端起粥碗,喂她吃粥,将她的嘴堵上。

    到了晚上,她的病情忽然加重,神志也模糊起来,不断地说着胡话,一会儿叫着兰天的名字,一会儿又叫着我的名字,我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的身体竟不住地发抖。我的心陡然沉重,看着她不知所措,我急忙到外边去找酒中仙,这可恶的胖老头,痛饮了一口才漫不经心地道:“没事儿的,你好好待她,过两天就好了。”

    他的漠然让我十分恼怒,我对他狠狠道:“我打烂你的酒坛子!”

    他一笑,“等你能上去再说吧!”

    我捡起两块石子就向石柱走去,老头没想到我有这手,终于害怕了,忙拉着我进屋,等他看到陆雨的样子也是大吃一惊,对我道:“她怕是中邪了,你快去给她叫魂试试。”

    叫魂我倒会,我忙提了陆雨的外衣冲到屋外,一边疾奔,一边大声地喊着:“陆雨,回来吧!陆雨,回来吧。”我疯狂地跑着,疯狂地大声喊着,我的眼里全是她可爱可怜的样子,想到她,让我心急如焚,想到她,让我心碎,我是第一次如此深地爱上一个人,因为从她的身上,我知道了什么叫爱,什么叫痴情。

    当天蒙蒙亮的时候,我才回到小屋,她真的被我叫回来了!胖老头还在没心没肺地喝着酒,把屋子里弄得全是浓浓的酒味,我没好气地把他赶了出去,回身坐在床边,痴痴地看着陆雨。

    她的精神好多了,身体也不那么烫了,她拉着我的手,同样痴痴地看着我,向我露出甜美的笑容,“我刚才又梦见你和他打架了。”她轻轻地笑道。

    “结果怎样?”我忙问。

    “你没打过他,但你拉起我就跑了。”她又甜甜地一笑。

    我也笑了,呵呵,这的确是我的风格!我笑了,更因为她的心又向我靠近了。

    自从她被我叫回来以后,病情果然大有好转,到了第三天,她终于可以下床了,只是身体还是很虚弱。这两天多的时间里,真的把我困坏了,为了能和兰天比个高下,我真的没有合过眼,哪怕是在她睡着的时候,我也没敢打一点瞌睡。我喜欢看着她,看她睡觉的样子,看她笑的样子,只要她不哭,我心里就会高兴。

    当她知道我真的两天没合眼,她果然露出感激和心疼的目光,但她然后就又嗤嗤地傻笑,原来她所说的兰天两天两夜没合眼,只是一个夸张的说法,唉,却害得老子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我一觉醒来,她已经不在我的怀里,却听到屋外一阵嘻嘻哈哈,我从窗子向外看看,酒中仙正咧着大嘴跟陆雨白话呢!我听了听,原来老家伙正跟陆雨说我的好话呢。这老头真不错,以后真应该给他个总护法当当。

    等他把我这两天的光辉事迹讲完,我才故做才睡醒的样子晃出门去。老家伙一见我便道:“今天你得陪我喝酒了,走,跟我拿酒去。”我知道老头要开始教我他的轻功绝技——‘梯云纵’了。

    不是我笨,是他不会教,害得我练了两天才勉勉强强地蹦上去。待我登上石柱的峰顶,他随后便跟了上来,低声对我道:“我还有一手绝活,你想不想学?”

    有绝活还不想学,那我不成了傻子!我连想都没想便点头,“想!”

    他一笑,十分神秘地道:“我这手绝活叫做闭气功,练成了,你可以停止呼吸,停止心跳一个时辰,跟死人没什么区别。”说完,他又一阵坏笑。

    我心里一动,“胖老头,你是不是要让我装死?”

    他大嘴一咧,“难道你不想试一试她对你的感情有多深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