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绿云庄 第四十八章 盗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七天

    今天是最后一天,因为明天陆雪就会恢复记忆,所以今天是成败的关键!晚上,我必须要取她的绿剑。按计划,紫薇要对我实施勾引,当然要让陆雪知道。紫薇是根据陆雪独特的占有欲,想以此招来激发她对我的不舍,从而引发她对我的珍惜。我对这个方案比较怀疑,如果我的女人背叛了我,我不会原谅她,难道女人会比男人大度?但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醋坛子都是被爱打翻的。既然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铤而走险了。

    早饭吃得很晚,因为陆雪大病刚好,昨天又辛苦一天,她睡了个大懒觉。等她梳洗完毕出来,紫薇都等得不耐烦了。和往常一样,在‘院’中支起一张大桌,六人围坐,戏就从这开始了。

    紫薇先开始对我问寒问暖,十分关心,秋波频送,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她的眼神本就撩人,再刻意发浪,虽是假戏,我也被她迷得心里乱七八糟。陆雪终于忍不住了,向紫薇直接开炮:“喂,你自己也有老公的,为什么要给他夹菜?!”

    紫薇挑衅地一笑,阴阳怪气地道:“他大病刚好,你又不关心他,我关心一下又有什么错?我老公又没有说我,你发什么脾气,要不你给他夹啊。”

    “我夹就我夹!”陆雪气道,抓起盘子将菜一古脑地倒在我碗里,然后将盘子一摔气哼哼地回房了。刚刚进屋,就听她在里边大喊:“张郎,你给我进来!”

    她们几个偷笑,我却是一丝苦笑,忙起身回屋里受训,一进屋,陆雪就将房门一摔,怒道:“以后不许你再跟他们在一起。”

    她果然没有对我发脾气,我傻傻一笑,上前将她轻搂,“好,我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以后我只跟你在一起好不好?”然后在她的小脸上轻吻一下,轻声问道:“你爱我不?”

    “看你的表现!”她笑着嗔道。

    不大一会儿,紫薇便又来抽火,一把将门推开,对我道:“张郎哥哥,我要去溪边洗衣报,你帮我把衣服都拿去好不好?”

    陆雪急道:“你也有老公,为什么不叫他拿?”

    紫薇阴笑,“这里也有你家的衣服,让你男人帮忙不行吗?哼,要不你自己去洗,我才懒得管你们的闲事儿!”紫薇把陆雪和我的衣服捡出来摔在地上。

    说到干活,陆雪就没脾气了,她是最不愿意干活的。见她不言语了,我忙道:“既然人家帮咱们洗衣服,咱怎么的也得搭把手,你在家等着,我帮她送去就回来。”

    “自己洗就自己洗!”陆雪气哼哼地捡起衣服拉着我就走。

    一整天,陆雪就守在我身边,形影不离,甚至连屋都不让我出,紫薇有意地在窗前晃,气得她把门窗也都关严,我和紫薇的情也就自然没法再偷了,不过这倒正合我意,于是我又装了一天的‘老实孩子’。见她对我严防死守,我倒颇为欣慰,只是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已经真的爱上我,爱我有多深。

    天黑了,紫薇阿缘和陆雨都来了,陆雪一见紫薇便剑拔弩张,横眉怒目。紫薇这次更干脆,直直对她道:“我爱你老公,我要嫁给他。”

    “贱货,不要脸!”她向着紫薇大骂,然后指着阿缘的鼻子怒问:“你还是男人吗?你怎么可以允许你老婆这样?!孬种!”只吓得阿缘连连地后退。

    紫薇一把扯过阿缘,将她的头巾扯掉,对陆雪道:“她是我的假老公,她也是个女的。”她又拉过陆雨,“我们都想要你老公,反正你也不爱你老公,那就让给我们好了。”

    “谁说我不爱我老公?”陆雪疯狂地叫喊着,“你们都给我滚!”说罢操起扫帚便向她们挥去。三女也不示弱,三打一,气得陆雪尖声大叫,“张郎,过来帮我!”

    我在一旁想笑,却又不敢,今天是最后一夜,我真的很想知道陆雪现在到底对我怎样,我忽灵机一动,酒中仙不是教我闭气功了嘛,正好可以一试。于是我便上前拉架,三弄两整,头往陆雪手中的扫帚上一撞,大叫一声,向后摔倒,躺到地上忙使闭气功,气息心跳全停,又稍稍运了一层寒冰玄功,将身体稍稍变凉。

    她们没想到我会如此不堪一击,见我倒下,纷纷住手。拉我不动,叫我不醒,紫薇将手放在我的鼻孔,又摸摸我的心脏,大惊道:“他死了!”然后她先哇地一声扑在我身上大哭起来。不好,不要假戏成真,那要穿帮的话这些天可就白忙活了,她的腿正好在我手边,我偷偷地掐了一下,她果然一惊,随后就明白过来,站起身,道:“他死了,我们也没得争了,我们走吧。”剩下她如何将消息传递给陆雨阿缘我就不知道了。

    一只手颤抖着在我嘴前探了探,又在我心口摸了摸,一阵沉默。突然传来陆雪的狂叫:“是你们害死了我老公!我要杀了你们!”

    一阵骚乱,不久便停下,大概是陆雪被她们制住。紫薇道:“这可不关我们的事儿,他可是被你打死的,反正你又不爱他,他死了,你正好可以再找一个!”

    一双小手使劲地推着我,“老公,你醒一醒啊,你不要死啊!”她哭了,我第一次听见她哭,哭得还挺伤心,听起来真让人可怜。紫薇那边还不依不饶,冷嘲热讽,越说陆雪越伤心,最后趴在我身上嚎啕大哭,哭得让人揪心,没想到这陆家妹子都很会哭的。

    “她还有的救。”紫薇忽道。

    陆雪忙起身追问,紫薇却故意急她,最后逼得陆雪竟向她跪求,紫薇大概见差不多了才道:“你亲他一下,他就会醒了。”

    一滴泪掉到我的脸上,两片满是泪水的温唇接在我的嘴上,用力地亲吻我。给紫薇一个面子吧,我伸手将陆雪抱住,起身将他压在怀里,用力地回吻着她,她一路放行,香舌努力地回应着我,象要把我吃掉一般,原来她还如此疯狂。

    “爱我吗?”我向她问道。

    “爱!”她重重地回答,然后又投在我的怀里,哽咽道:“你不要再死了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只有你才对我这么好的!”

    我回头看了一眼,紫薇她们三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我扶着陆雪站起身,对她笑道:“我要爱我。”她也甜甜地一笑,“阿雨都待好几天了。”然后拉着我的双手放到她的腰上。

    没有旁观者,我熟练地解开她的衣带,片刻就将她扒得一丝不挂,她的气息微微加重,没等我去抱她,她竟伸手过来解开我的腰带,笨拙地将我也脱得溜干净,看着我耀武扬威的小弟弟,她猛地投入我的怀中,轻道:“老公,我总得怪怪的。”

    “谁让你把以前的事儿都忘了。”我把她的小手拉过来放到小弟弟上,她将身子紧贴着我,小手在下边偷偷地鼓捣了一阵,轻声道:“我们上床吧。”

    ......

    她睡觉的样子都和陆雨一般无二,静静地蜷着身子拱在我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我在她背上轻抚着,我不想把她弄醒,因为她实在太乏了,让她泄身我很容易地就做到了,但取她的剑却把我和她都累得差点吐血,固阳丹果然使我生猛非凡,我竟然令一个处子花开两次,最终还是使她垮掉了,但她那股剑气已经放了出来,围着我的小弟弟缠绵不放,最终还是被我收了。

    得到绿剑,使我兴奋不眠,实在是来之不易!现在,我得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计划,下边我将去哪里呢?

    天亮了,她醒了。

    她睁开眼睛,惊讶地看了看我,猛然退身出去挤在床角双手护着前胸怯怯地看着我。我知道她已经恢复了记忆,不过不打紧,我所需要的我已经得到了。她凝着眉想了想,忽掀开床头的帐子低头一阵狂呕,实在呕不出来东西了才直起身急促地喘着,满脸紫红,一身虚汗。她无力地瘫靠着,匀了匀气才道:“你成功了吗?”

    我向她点点头,她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转过身又使劲呕了几下,将嘴里的脏东西吐净,又凝着眉头想了半天,忽道:“原来你一直都在把我当做阿雨来爱!”

    她的话里带着一丝伤感,哄女孩儿开心是我的天责,“阿雪,其实我也很爱你的,你和阿雨长得一模一样,爱她就是爱你,只是我和她在一起的时间长,怕说走嘴才让你叫陆雨的。”

    “真的?”

    “真的!我发誓。”

    “亲我一下行吗?不过我可能会反抗的。”

    她的意思我明白,“阿雪,你怎么会这样?”

    她摇了摇头,“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有一次去城里,有一个小乞丐上来就在我嘴上亲了一下,从那以后,只要一被男人碰到,我就恶心,我也想有一个人来爱我,可是我又怕。”

    我不禁摸了摸脖子,那里有一条已经看不见的伤疤,这事儿以前我常干,亲一下就跑,也忘记了是在哪儿,被一个凶狠的小姑娘狠狠地挠了一下,当时的痛现在还留在心头。她看到我摸脖子,竟道:“我当时就在他脖子上狠挠了一下。”

    我不知道那小乞丐是不是我,我想是又不想是,既然矛盾就不管了。“所以你就爱上了阿缘?”

    “嗯。”

    我移身过去,她紧张了起来,强忍着不动。我知道我必须以最快地速度制服她,便猛地上前,一把捧住她的头,将双唇压在她的嘴上。她果然拚命地挣扎,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要给她‘治病’,那就治得彻底一些!我把她扯到床中将她压在身下,嘴在她的脸上狂吻,手在她的身上狂摸。

    她发出刺耳的尖叫,双手在我身上拚命地乱抓,我感到一阵阵地刺痛。她叫了几声,嘴忽然大张,又做呕吐状,却是什么都没吐出来,只憋得她自己满脸紫红,胸部一收岔过气去,不禁全身一软,痛苦地瘫在床上。趁此机会,我一挺而入,她嘶哑地一声惨叫。

    我没有马上动做,捧着她的头,咬着她的耳垂,舌尖快速地刺激着她的耳孔。

    她终于缓过来了气,又开始拚命地挣扎,她的蠕动更加刺激着我,看着这个想让我强暴的女孩儿,我不再犹豫,抓住她的双手举过她的头顶,狂风暴雨,惊涛骇浪,在我剧烈的冲击下,她彻底失去了抵抗的力量!她的小嘴圆张,急促地尖声低叫,已经再也做不出呕状。

    她的身体随着节奏快速地运动,一双美目中流下痛苦的泪,看见她的泪,我就会想起陆雨的泪,爱怜使我对她放慢了攻击。她深深地喘了两下,胸部又一收一收地紧缩,她想说话,但双唇却是不能合拢。

    她的身体渐渐地松软,小嘴也终于合上了,脸色也不是那么红了,我试着放开她的双手,她挥了几下,还是放到我的背上死死地抓着我,虽然还是很痛,但已经不象开始的时候那么疯狂。

    她忽然两腿一挺,身子往上一顶,“啊啊”地叫着,她泄了,跟陆雨一样的彻底,忘情。她的手松开了,懒懒地抚在我的背上。我松了一口气,她慢慢地睁开眼睛,看了我一会儿,忽抱住我的头往她的嘴上压去。

    她静静地蜷着身拱在我的怀里,窗外传来几声嘻笑。

    (《猎艳绿云庄》完,请继续《猎艳紫荆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