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三章 诡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鲁炎看了看我,对上官明月道:“师妹,师父临走的时候特意交待,在他离开的这段日子里,不让我们收留任何人,但你把他们收下了,我也没什么话说。大师兄为人忠厚,师妹你为人善良,我就怕有奸细钻了你们的空子,这两个人来路不明,所以我必须要试一试他们,看看他们到底会不会武功,是哪家的路数。”

    看来上官明月心眼太实,很容易被骗的,居然相信了鲁炎的鬼话,竟点点头为我求起情:“他的武功我见过,不怎么样的,只会些擒拿之类的手法,你现在已经把他伤得这么重,我看就算了吧。”她回头吩咐紫薇:“把你哥哥扶回去吧。”

    我站起身,看了看鲁炎,心里道:“君子报仇,三天不晚,看我怎么收拾你!”

    柴房简陋,紫薇只好将我扶到后宅她的房间。她就住在上官明月的隔壁,条件不错,完全是一个正式丫鬟的待遇,她现在也是一个标准丫鬟的装束,看来她比我混得强多了,只要她不受苦,我就放心了。

    她刚将我扶到床上,上官明月就跟了进来,交给紫薇两个小瓷瓶,对她道:“这个是茯苓膏,这个是跌打酒,赶快给你哥擦上吧。”

    上官明月转身刚要离开,我马上向紫薇递了一个眼色,紫薇会意,急道:“小姐,这个我不会擦,你在旁边教我好吗?”

    上官明月转过身笑着点点头,紫薇将我的上衣褪了,不禁又夸张了落下眼泪,我也看了看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的确挺吓人。妈的,这个混蛋王八羔子鲁炎,老子一定要狠狠地整你一次,出出心中这口恶气!

    紫薇故做笨手笨脚,任上官明月怎么在边上指导,就是弄不好。上官明月将房门关好,回身来到床边,从紫薇手中接过跌打酒,坐在床边细细地给我擦揉起来。她的小手是那么温柔,手法也是那么的熟练,揉在我的身上,让我觉得暖暖的,禁不住胡思乱想。

    我故意哼哼哈哈地叫着,做出一副痛苦状,她柔声道:“你忍着点,现在是很痛的,等我把你的瘀血揉开了,也就好了。”她的声音是那么柔,那么甜,听着就让人舒服,她又道:“你也是的,你不是还会点武功吗?怎么就不知道保护自己?”

    我故做委屈,“二师兄说了,要想学打人,先得学挨打,他不让我闪也不让我躲,就让我挺着挨他打,他还说......”我故意不说了。

    “他还说什么?”上官明月急忙追问。见我犹豫,她又道:“别怕,你说吧,我给你做主。”

    “嗯!”我傻傻地一哼,道:“他还说,小姐是他的人,让我以后离你远点,让我马上就离开紫荆园,否则,他就天天打我,直到把我打死。他还说......”

    “他还说什么?”她的声音稍稍有变,我偷偷看她一眼,她的脸已经沉下来了。

    “他还说,紫荆园和小姐将来都是他的,谁要敢坏他的好事儿,他就会让谁死,不管他是谁。”

    “哼!”上官明月微微一哼,手上不禁加力,我是真的一痛,轻叫了一声。她的手马上又恢复了柔力,问我:“那你离开紫荆园吗?”

    “不!”

    “为什么?你不怕他把你打死吗?”她笑了一声才问。

    我扭过头,诚肯地望着她,“小姐是好人,在我心里就象菩萨一样,我要永远守在小姐身边,保护小姐,哪怕是做牛做马,上刀山下火海,我都要追随小姐,做小姐最忠实的奴仆。”

    “小姐,紫薇有点私事儿,要出去一下。”紫薇终于说话了,我看了她一眼,她的脸色有些阴沉,我知道是我刚才肉麻的话让她忌妒了,心里那坛子醋又打翻了。见上官明月点头,她拉门就出去了,看着她的背影,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肉麻的话我对所有女孩儿都讲过,就是没有对她说过一句。

    “以后不要叫我小姐,就叫我姐姐好了,我很想能有你这样一个弟弟。”

    “嗯,姐姐。”我傻傻地叫了一声,她甜甜地一笑。

    “姐姐,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讲,可是我不敢,怕你怪我。”

    “又有什么话?”她笑了,“说吧,我不怪你。”

    我故意犹豫一阵,才怯怯地道:“姐姐,我爱你。”

    她的脸马上一红,手也停下了,不知所措,慌忙站起身。

    “姐姐,我知道我不配,所以这句话我只能说一次,以后我都不会再讲了,谢谢姐姐让我把它说出来,这辈子韩宇就再也没有遗憾了,从今以后,你就我的姐姐,我就是你的弟弟,姐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就是豁出性命也要为姐姐办到。”

    她听完这句话才缓和了神色,微微点点头,又坐下来轻轻地给我搓揉,“答应姐姐,以后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好吗?否则姐姐要生气的,不要你这个傻弟弟的。”

    “嗯!”我憨憨地一应。

    我回到柴房,心中不禁好笑,只见肖进正在门前推磨,不远处的桩子上拴着一头驴正悠闲地吃着草料,我一看便知又是鲁炎在整他。见此情此景,我忙又装着十分痛苦的样子,一瘸一拐地晃到门前,懒懒地在旁边一靠,故做龇牙咧嘴地问他:“怎么?你啥时候跟驴拜把兄弟了?”

    他瞟了我一眼,气道:“不是我,是鲁炎那王八蛋怕把他爹累着,所以就让我来替他爹拉会儿磨了!”妈的,这小子骂人比我还损。他转了一圈又对我道:“你也别美,有我吃的,就有你喝的,他说了,这是帮咱俩打根基,明天就该你了!”

    他的话我信,鲁炎本就是针对我的,尤其是今天早上这一出,我又让他生气了,他现在玩肖进也只不过是给我做个铺垫,明天他真的就该整我了。我靠在一边正要想主意,肖进又道:“兄弟,咱俩别在这儿干挺着挨他收拾啊,想点辙,咱也整整他,让他知道咱不是好惹的。”

    听他的意思,好象他已经想好了,我便问他:“你有啥好主意?”

    他四下看看没人,放下磨跑到我身边,低声对我道:“我想让他偷看你妹子洗澡。”他说完,先把我气够呛,“你敢!”我向他怒道。

    “你先别急,听我说嘛,你就是请他偷看你妹子洗澡,他还未必敢看呢,我的意思是就咱们三个演一出戏,陷害他一次,虽整不死他也能把他搞臭!让他以后没脸见人。”

    我一笑,一拍他大腿,“明白了!”

    天黑的时候,不用我们去请,鲁炎自己就送上门来了,正要折腾我和肖进,我俩先给他跪下求饶,好话千遍,忠言不断,发誓为他效力,唯命是从,只哄得他高高兴兴,见时候差不多了,我趁机摸了他的汗巾,谎说内急便溜出了柴房。

    我们的计划就是,让紫薇这时候在屋中洗澡,我到她的后窗将窗纸捅破,把鲁炎的汗巾留在窗下,然后紫薇大叫有人偷看,众人一来,捡到汗巾,让鲁炎说不明道不白。

    我一溜小跑来到紫薇的后窗下,白日里我已经将我们计划告诉了紫薇,这会儿,她应该正在洗澡,我要不来,她是不会洗完的,我侧耳听了听,里边果然有哗哗的拨水声,看来她已经准备好了。

    我将窗纸捅开一个小眼,虽然紫薇的身体我已经十分的熟悉,但此刻还是想再看一眼,她的曲线在我的女人中可是数一数二的。我悄悄往里一看,倒吓了我一跳,只见紫薇站在浴盆旁边,正侍候着明月洗澡,我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既然是明月,那就更好了!我暗自庆幸,我是先看了一眼,没有先和紫薇打招呼。

    浴盆离窗子不远,使我看得十分清晰,一个陌生的女人胴体,总会对男人产生极大的兴趣,反正也是看了,那就多看一会儿,于是我静心平气,眯着眼睛静静地在窗外偷窥。她侧身对着我,一头秀发散落,玉肩暴露,一对小兔在水中时隐时现,撩得我心急如焚。

    她终于站了起来,却是背着身对着我,两片美臀刚好超过浴盆,圆圆的,象两个长在一起的大白梨,看着就是那么诱人。说实话,上官明月的脸比我那些老婆都好看,但她的身子却显得有点平庸,肌肤没有陆雨陆雪的白,曲线没有紫薇的优美,玉兔也赶不上张倩的大,也不如柳青的诱人。

    但她的柔情,她的善良却是世间无人能比的!

    没碰过的女人,总是对我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我想把她看得彻底,可她在桶里或坐或站,让我总是不能窥得她的全貌,让我一时不禁心急,竟忘了我来此的目的,自己完全成了一个偷窥者。

    她终于跨出了浴盆,修长的腿,诱人的臀部,不禁让我血液沸腾,我的手不觉地按在小弟弟上,轻轻地抚慰着他。她在紫薇的侍候下,终于转过了身子,宽宽的胯,圆润的大腿,三角地带竟然长满了密密的芳草,顺延着伸到腿间,我的天,恐怕紫薇陆雨陆雪阿缘四个人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有她一个人多!

    我正心潮澎湃,突然肩头被人重重地一拍,立时把我吓得魂飞魄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