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六章 驱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和张倩从客栈出来的时候,都已经到了晨时,我们这才后悔太过缠绵。晚是肯定晚了,我得想法搪塞过去,于是便让张倩先了回紫荆园。我抬头看见一家香烛店,不禁有了主意,叫开门买了一些香烛纸钱等上坟之物,然后才不紧不慢地往回赶。

    回到紫荆园,竟没有一个人问我,也许这里的人都不大爱管闲事儿,也许他们并不清楚我已经走了多久,反正他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看到我却是都好奇地瞟上我一眼,我知道,我虽然是新来的,却已经是名人了!

    肖进正猫在屋里吃早饭,见我回来忙问:“你什么时候起来的?到哪儿去了?”

    我向他一扬手中的香烛纸钱道:“今天是我爹娘的忌日,为了不耽误白天的活,所以就趁着一早到前边的镇上去买了这些东西回来。”说起这话的时候,我猛然觉醒,我爹娘的忌日真的不远了!离八月初八,只有二十多天了。

    “麻烦你们以后要密谈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出去溜会儿就是了!”他轻哼着笑了笑,看来他是不大相信,他喝了一口粥,才道:“刚才你妹子来过了。”

    “她说什么事儿了吗?”

    他无奈地摇摇头,“上官洪义要撵我们走了!”

    妈的,这事儿可不好办,老子才骗得上官明月对我有了一点好感,他就要撵我走!老子是绝对不能走的,就算死皮癞脸,也得留下来,实在不行,就只能使出我的撒手锏,拿出我的天地会令牌了。

    想那么多也没用,老子先把肚子填饱再说。我和肖进正吃着,大师兄姜衡推门进来,果然是上官洪义找我们俩过去。扔下粥碗,我俩跟着姜衡来到上官洪义的书房,紫薇竟然也在,看来真的是上官洪义要撵我们走。

    八仙桌上放着三个纸包,上官洪义示意姜衡拿给我们,然后他才道:“你们每人手上有一百两银子,把这些钱拿回去买块地或是做点小生意,虽不能发家至富,却也可保你们衣食无忧,我就不留你们了,一会儿你们就都走吧。”

    肖进和紫薇都看着我,好象我是主谋一样,倒让我不好再装傻了,既然都这么信得着我,那我就说话吧:“老爷,我们不想走,求你把我们留下来吧,您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跟着您,我们心里才有底,做牛做马,我们愿意侍候您。”

    上官洪义微微一笑,“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你们能离开我紫荆园,我什么都可以满足你们!”

    我带头给上官洪义跪下,“老爷,我们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不赶我们走,不让我们流落街头,不让我们没人疼,没人爱,没人管就行!”

    上官洪义一声冷笑,“难道你们非得让我把话挑明吗?拿着这些钱,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回去告诉你们的主子,除了我上官洪义一家三口人,他要什么我给他什么,不用逼,不用抢,也不用骗,我上官洪义到时会双手奉上,好了,你们走吧!”

    我给他磕了一个头,“老爷,您的话我不懂,我打街上来,我不想回到大街上去,您现在就是我的主人,有什么话我也只能跟您讲。”

    上官洪义对姜衡道:“姜衡,送他们出去。”

    姜衡上来就要轰我们,我急道:“老爷,我有话要与您单独讲。”

    上官洪义直直地看了我一会儿吩咐姜衡:“你把他俩先带出去。”待他们三人出去,他才道:“有什么话,你站起来说吧!”

    我依然跪着,“老爷,是不是因为我看到了小姐洗澡,您才要撵我走的?您放心,这件事儿我永远都不会跟别人说的,只要您能让我留下来!”

    “放肆!”上官洪义怒拍桌案,双眼厉厉地看着我,半天才又道:“直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只要您把我留下来,我什么活都能干!我也不为别的,就为了能留在小姐身边,我知道我配不上小姐,所以我也没有什么非份之想,只要能让我留在紫荆园,能让我天天看到小姐,我韩宇就知足了!如果您非赶我走,我也只能是从门里走到门外,我会天天守在门口,看上小姐一眼。”

    上官洪义疑惑地看着我,双眉紧凝,二目如电,直刺我的双眼,那样子就象是要把我的心看穿一样。他忽然挥掌向我天灵拍来,动作之快根本不容我考虑,我本能地举手一挡,双掌相接,他不禁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我上当了,但已经晚了!自从我服了固阳丹之后,我的功力大增,加上以前的功力,我已是今非昔比,而上官洪义只是想试探我一下,并未实发,所以倒是我更强一些,把他震了回去。

    他冷眼看着我,“说吧,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犹豫一下,我不知道这时候我应不应该向他讲明我的身份,毕竟我爹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他(不过那时我也小,我爹也不大可能跟我主动讲起他还有另外两个把兄弟),现在笑天王势头正凶,人心隔肚皮,我有些信不过他。如果我不讲明,那我又得怎么说呢?我想了想,还是决定能蒙就蒙,实在不行再交实底!

    “回老爷,韩宇身世坎坷,实在不便与他人说起,但请您相信,我刚才所言绝对都是真的,我来投奔紫荆园,只是因为十多天前,我在黄山偶见小姐,是小姐的善良深深地打动了我,我所以我才一路打听找到了紫荆园。”

    上官洪义的脸色稍稍缓和,“韩宇,不是我不想留你们,只是彩虹盟突生巨变,我紫荆园正处多事之秋,我实在不便留你们在此,若你有心,我答应你,过了这段时间,等风平浪静之后,我欢迎你回来,现在,你必须得走,否则上官睡不安宁!”

    看来他是非要赶我走不可,没办法,我只有向他表明身份了,但我还得试一试他!我又给他磕了一个头,“老爷,既然您实在信不过我,那我为了小姐,也只能抖胆向您说明我的身世,我爹就是已故的天地会帮主张云天!”

    我说完就紧紧地盯着他,他果然大吃一惊,凝神又将我打量一遍,“什么?你爹是张云天?”他疑道,“你就是张宇?”

    他居然还知道我!我点头,“回老爷,我就是张宇。”说罢,我取出令牌。他接过去仔细地看了一会儿,点点头,将我拉起来,问:“你爹生前可与你提起过我?”

    “没有!难道您和我爹认识吗?”这就是我对他的考验,他如果向我说明我爹当年与他的交情,那他就不会害我,如果他不提,那我可就信不过他了。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才道:“何止是认识,我和你爹当年还是结义的兄弟!”

    我心里稍稍平安,但故做吃惊地道:“什么?您和我爹还是结拜的兄弟?可为什么我爹从来没有对我说起过?”

    上官洪义竟笑了,笑得十分自豪,“我们不做兄弟已经很久了,那还是二十四年的事儿,我们为了一个天下最好的女人而形同陌路,我是胜利者,你爹是失败者,我没想到他们竟然会这么在意!”他笑着摇摇头,“不过,我一点都没有后悔!”

    他是使劲开路,那我就在后边跟着吧。“他们?还有谁?”

    上官洪义沉思了一下,终于还是说出了口:“我们当年是三人结拜,笑天王葛江天是大哥,我排行在二,你爹最小,当年,我们三人被江湖人称做侠义三杰,不过没什么名气。”

    “什么?笑天王也是我爹的结义兄弟?那他为什么还要害死我的爹娘?!”

    上官洪义又长叹一口气,“是因为你娘!”

    “因为我娘?!”他的话又让我震惊。

    “你娘本是笑天王的未婚妻,笑天王为了练就绝世武功,隐居了七年,待他七年后出关,那时你都已经出生了。

    天啊,怎么这么乱!原来其中还有这样一段隐情!不过我认为我娘没有错,傻子才等他七年,嫁给我爹是她的英明之举!

    我重新给上官洪义跪好,连磕三响头,“小侄张宇拜见伯父。”

    他笑着上前拉我,我却不起来,“二伯,现在你可以让我留下了吧!”

    “不行,你还是得走,因为我这儿不安宁,彩虹盟现在正处危急时刻,绿云山庄的被毁,就是给我们这几个小门派敲警钟,我这儿随时都会有意外发生。”

    让我走也行,不过,呵呵!于是我笑道:“既然您是我伯父,那小侄就不跟您客气了,您让我走也行,那您可不可以让明月姐姐跟我一起走?就象您说的,等到风平浪静以后,我们再回来。”

    他还是摇摇头,“张宇,你这一辈子注定不会安宁,前途路上多坎坷,做为父亲,我是不会让她跟着你去冒风险的,你的这个要求,伯父不能答应你!”

    “您不让明月姐姐跟我走,那就别怪小侄不听您的话,赖在这儿不走了!”

    正在这时,姜衡走到门口道:“师父,楚天王前来拜会!”

    什么?楚天王?我的仇人!他居然也到了紫荆园!我不禁血液沸腾,怒目圆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