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八章 仇人楚天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楚天王将茶碗送到嘴边,我的心都快跳了出来,是兴奋?好象又不是,我更有一种恐惧!他是老子平生谋害的第二人,蓄谋已久,没有愧疚,只有快意,我就要给我那枉死的爹娘报仇了!

    “慢!”

    上官洪义忽然急道一声!我心里一惊,马上变位将目光投向上官洪义,但见他的脸上现出慌张,脸色稍变,眉心紧凝,不好,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要坏老子好事!

    楚天王眯着眼睛微笑地看着上官洪义,手持碗盖依然不紧不慢地扫着茶面。上官洪义向紫薇道:“贵客来访,怎么可以用陈年旧茶招待?到后边去向夫人换今年新制的上等武夷雪来!”

    妈的,他果然是要坏老子好事儿!不好,他都看出了倪端,不知楚天王怎样。紫薇忙应了一声,将托盘递向楚天王,等他将茶碗放回来。这时候,难得她还能如此冷静,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女孩儿。

    “呵呵呵呵......”楚天王一阵轻笑,侧头向上官洪义道:“老夫居君山几十年,从君山毛尖开始,慢慢品遍天下名茶,虽不敢称道中的行家,却也是对茶道颇有研究,这杯中之茶乃是今年的上等碧螺春,只是其中加了点佐料,使其烈性大大地冲淡了碧螺春的清香,上官园主,不知老夫说得对与否?”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完了,事情败露,被他看出来了!我暗骂自己真是不知天多高地多厚,悔恨自己没有听从紫薇的劝告,一时冲动,竟在楚天王这等高人面前卖弄起小伎俩。现在是害人害已!怎么办?我心里立时一团糟,我想到了逃跑!

    可我不能跑,我跑了,紫薇怎么办?上官洪义怎么办?那明月姐姐怎么办?可我不跑,我怎么办?我死了,我身后的那些老婆怎么办?我不知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紫薇忽然将手中托盘一扔,转身就向门口冲过来,看来她再也沉不住气了。可她还没跑出五步,楚天王便大手一张,但见虚光影动,紫薇脚往前迈,身子却是倒退了回去。楚天王大手一把抓住她的右肩,将她按跪在地上,扭头看着上官洪义。

    上官洪义的脸上立即渗出大大的汗珠,张嘴结舌,一时不知所措。

    楚天王向他微微一笑,“上官园主,你让老夫十分为难,茶是你的人上的,不让老夫饮茶的又是你,老夫都搞不清楚你到底是想害老夫还是不想害老夫,上官园主,你可否能给老夫一个解释?”

    上官洪义忙起身施礼,“前辈,请您相信,上官绝无害您之意。”

    楚天王冷冷一问:“那是谁想谋害老夫?”

    官洪义语塞了,我这伯父真的挺够意思,都这时候了,还没有把我卖出去。他不出卖我,使我倒更加为难,人家都是有情有义,就他妈的我显得不是东西!?!

    楚天王一按紫薇,疼得她惨叫一声。“小丫头,告诉我,到底是谁让你在茶中下毒,谋害老夫?”

    “没有人让我,是我自己要给你下毒的!”紫薇忿忿地道。

    “为什么?”楚天王沉沉地一声。

    “因为你是我的仇人,我叫韩紫薇,我爹叫韩天宝,你该明白了吧!”为了我,她把自己先卖了出去,我忽然觉得我好不是人。

    “你是韩天宝的女儿?!”楚天王平静的脸上突然变得激动,只听得紫薇又一声惨叫,“不错,你爹是我杀的!但你可知道,他毁了我的蓉儿一生!这笔帐,难道我不应该找他算吗?”

    不好,紫薇的话勾起了他对女儿的痛心,我知道我再不出现,我就太不是人了!我猛地一推厅门,站在中央,高声道:“不关她的事儿,是我让她在茶里下毒的!”

    楚天王将紫薇稍稍往外一推,冷笑一声,“你终于进来了,若不是你在门外偷窥,也许老夫现在就已经将这杯茶喝下去了!”他又一声冷笑,“你又是谁?”

    我壮着胆子走到他的近前,把紫薇拉了起来,勉强地挤一丝英雄气概,拔直了腰板。我正要报出我的大号,上官洪义却先道:“韩宇,你兄妹胆敢谋害杨天尊,还不给我跪下?!我好心好意收留你们,没想到你们竟置上官于不顾,实在令我寒心!”

    他虽然是在斥责我,但我听出了他话外之音,他是不让我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让我将错就错,充做韩天宝的儿子。我不知道我是张宇还是韩宇对于楚天王来说有什么区别,但我真的不想做那个人的儿子,虽然我能娶他的女儿,但我不会原谅他!也就更不想冒充他的儿子!

    上官洪义的话打乱了我的思路,所以我一停,没有马上说出来。

    楚天王缓和了一下脸色,看着上官洪义微微一笑,“据我所知,韩天宝只有一个女儿,也的确是叫韩紫薇,倒是张云天有个儿子叫张宇。”

    他已经有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老子也别太窝囊了,我大声道:“不错,我就是张云天的儿子张宇,是我让她在你茶里下毒的,有什么话都对我说,要杀要剐冲着我来,与他们都没有关系。”

    听了我的话,上官洪义解脱似地,又象无奈地摇了摇头,轻叹一声。

    楚天王点点头,竟微笑道:“虎父无犬子,有你父亲当年的影子!我找了你五年,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我把自己已经完全地卖出去了,没有一点保留,现在,我倒觉得很轻松,心情也不那么紧张了,便也对他笑道:“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想怎样,那就来吧。”

    “我找了你五年,只想告诉你一句话,你父母不是我杀的,杨某一生杀人虽也不算少,但每一个都有根有据,只有一个是我错杀的无辜,他不是你爹,也不是你娘。我这么说,并不是怕你向我寻仇,我只是不想替别人背黑锅。”

    我一声冷笑,“我爹娘到底亡于谁手,我不清楚,也不想清楚,我只知道,你和笑天王都是我的仇人!我知道我现在打不过你,你若有种就让我苦练十年,十年后,我一定到君山去找你决一死战。”我这么说就是想激他一下,今天就这么算了,放老子一马,我不想死!至于报仇,我才不会等到十年,我练成彩虹剑就去找他。

    “呵呵。”他又笑了一声,“十年?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还能不能等上十年,好吧,你既然决意要找我报仇,那就来吧,我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你父母虽然不是我杀的,但毕竟是我先打伤了他们,对于他们的死,我的确也有责任。”

    妈的,他这是在玩我,就我现在的武功,我打得过他吗?他让我向他寻仇,只是说得好听一点儿,其实就是他妈的他想收拾收拾我!老子可以死,但不能被他玩死!

    “我张宇一言九鼎,说是十年以后,那就是十年以后,如果你挺不到十年,那只能算你便宜,如果十年以后,我还是命丧你手,那我也只能自认倒霉。如果你今天不肯放过我,那就来吧,我既然敢站到你面前,我就没怕这个‘死’字!”

    “你放心好了,老夫是你的仇人,但你不是老夫的仇人,今天我不会为难你。十年,呵呵,老夫是怕你等不到十年,怕你再也没有机会向我报仇,你可知道,你的行踪已露,葛江天的人现在已经到了黄山,他们正在四处找你。”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一惊,他不会骗我,他说我行踪已露,那就是露了,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是谁给泄露出去的呢?易怜凤!一定是这个骚婆娘,出卖我的人只有她,她很久没有露面了,难不成她已经被笑天王抓到了?

    “我今天就坐在这张椅子上,不动不躲不还手,硬接你三掌,你打死我,算老夫命数该结,打不死我,那就是你运气不济,你看如何?”

    他的话真让我难以至信,还有这么便宜的事儿?他怎么不说硬接我三刀?要那样的话,我马上就去把柴房门口的大铡刀拿来!我转念一想,才觉得不对,他可没说不运功抵抗,以他的内力,我要是能伤得到他,那老子就不在这儿呆着了,原来这老家伙还是在变着法地玩我!

    既然他说了,今天他不难为我,那我还是见好就收,别找那不自在。于是道:“既然你今天不杀我,那我就要等到十年以后再找你,我张宇不是那出而反而的人。再说了,我要跟你公平地决战,你这么让我,那算什么?你也太小看我张宇了!”

    他又笑了,笑得那么灿烂,“你要跟我分平地决战?那你在茶里下毒又算什么?我本想为当年的事儿,挨你三掌,你却非要等到十年以后!好吧,既然你不肯打我,那我就打你三掌!”

    妈的,他果然是在玩我,现在他终于露出了他狰狞的面目!以他的内力,一掌就要了老子的命!三掌?他也太高抬老子了!我往他身前一上,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好,我张宇就站这儿不动不躲不还手,硬接你三掌!”

    “前辈!上官求您手下留情!那件事儿,我答应您就是!”上官洪义一把将我拉开,跪在楚天王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