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九章 明月的终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着上官洪义跪在楚天王面前,我的心在流泪,我这伯父真的是一个大好人,当年公野良传他寒冰玄功让他带走冰心,真的没看走眼。我真是幸运,总是能遇到这么好的人,他比我干爹司马剑还让我感动,就冲他这个,我也一定要给他当女婿!

    那件事儿是什么事儿?看来楚天王刚才一定是向上官洪义提出了什么非理的要求,上官洪义现在为了我这条小命竟要委屈求全,这倒让我更加难过,我不禁急道:“伯父,你什么都不要答应他,我让他打就是了!”

    楚天王微微一笑,道:“上官洪义,那件事儿可不是老夫逼你,你自己要想好了,老夫那也是为了你好,才跟你提起,你起来吧。”说罢,他双手来扶上官洪义。

    “前辈,上官肯请您放过张宇,您若不答应,上官宁愿替他死上一次,这三掌您就打我吧!”上官洪义执意不起,他怎么这么让老子感动呢?就算他是做戏,老子也要流眼泪的。

    “你起来吧,这三掌就算我补偿他的!”楚天王双手一抬便将上官洪义架了起来,我这伯父太够意思了,身子起来了,却还保留着跪姿!楚天王一笑,双手一颤,上官洪义身子一抖,双脚把持不住,伸了下来,站到地上。

    楚天王放开他,身子抖然从座上弹起,身影一虚已经绕到我的身前,还不等我反应,他的大手便拍在了我的天灵盖上,我只觉一股热流由他掌心贯到我的体内,经由各脉汇到我的丹田。

    我一惊,这时我才知道我又遇了一个好人,虽然他是我的仇人,但他的的确确是个好人,他‘打’我的这三掌实际上要要输内力给我!这一刻,我的心又乱了,因为从他的举动,我相信他的话,我父母的确不是死在他手上,而且他好象也在为当年的过失而内疚,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想给我一点补偿。他还是我的仇人吗?我还要找他报仇吗?我的心好乱!

    这一刻,我忽然又想起了我在善缘观所遇到的问题:假如你的仇人是一个好人,你能原谅他吗?

    公野良把这个问题提给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就是想让我原谅楚天王吗?公野良当年原谅了令狐飞,现在我能够原谅楚天王杨坚吗?这一刻,我想。

    楚天王伸回手,一掌又按在我的前胸膻中上,又一股热流徐徐注入我的体内。他忽然一推的我的肩头,将我转过身,又一掌按在我的后背上。

    楚天王来到紫薇面前,道:“小姑娘,你爹的确是死在老夫手里,但我从来都没有后悔,也没有内疚,因为他该死!我恨不能让他再死一次!今天的事儿,我不想追究你们,毕竟有些事情你们还不是很清楚。现在,我已经把话都说得很明白了,所以请你们两个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否则我不会对你们客气,想谋害老夫的人,老夫不会再给他机会!”

    楚天王说完,向上官洪义道:“我的话都已经说完,那件事儿,你自己权衡,老夫就此告辞,回去等你的消息。”说罢举步就向门口走去。

    上官洪义急忙相送,待他出了厅门,紫薇一下子就投入我的怀中,她的身子还在瑟瑟地发抖,身上潮乎乎地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哥哥,吓死我了。”

    别说是他,我的衣服现在也透了,老子又在鬼门关前转了一圈,想起来都后怕!外边一阵忙乱,紫薇急道:“外边还躺着三个人呢,我们去把他们弄醒吧。”

    送走楚天王,上官洪义将我重新带回书房,我把肖进和姜衡弄醒,待他们出去,上官洪义转身向我厉声道:“畜生,跪下!”他现在可不象刚才那么慈爱了!

    我知道他正在气头上,他虽是厉声厉气,我却感受到了父爱,使我不禁想起了我爹,已经好久没有人这么训斥我了!我的泪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麻溜地跪在他身前,“伯父,侄儿知道错了。”

    “现在才知道错了!”他抹了一把鬓角上未干的冷汗,接着道:“今天幸好是楚天王,如果是笑天王葛江天,你还有命吗?我还有命吗?紫荆园还能存在吗?你做事情之前怎么就不动脑子想一想,他们那等的人物要是能被你随随便便地就给害了,那他们还能活到现在吗?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你走吧,我这留不了你!”上官洪义叹了口气。

    唉,他又要撵我走!是啊,我刚才差点把他一家都给害了,他嘴上不说,心里也一定恨坏我了,现在笑天王又急着找我,他能不害怕吗?可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我不能走啊!“伯父,你就真的忍心撵我走吗?”

    他又长叹一声,“你以为我这儿就安全吗?葛江天能到黄山去找你,他就一定会到我儿,他可不是楚天王,我保不了你,难道你真的想把我也装进去吗?”

    他把话说到这步上,我知道我必须得走了,我没脸再留下来!是啊,万一笑天王找上门来,那就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的事儿了!我给他磕了三个响头,“对不起,侄儿给您添麻烦了,侄儿这就跟您告辞。”

    “你走吧。”他转过身不再看我,我知道他心里也正难受。

    门开了,从门口传来一声:“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呆着,他保不了你,我保护你!”我扭头看去,只见夫人袁莉带着上官明月和紫薇从外边走了进来。

    袁莉走到我面前,将我拉起来,又仔细地看了看我,不禁点点头,“长得是有点象,但你爹可没有你这么高,你这么壮,孩子,你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好好地呆着,有伯母保护你。”

    她又走到上官洪义面前,挖苦道:“你可真行了,这么多年,你变了,越活越精,知道为自己着想了,我和跟你在一起,好有安全感。”

    上官洪义被她说得脸上发烧,满脸通红,无奈地看了我一眼,我心里不禁想笑,看来我这伯父十分惧内,夫人一说话,他就老老实实的了。他一咋嘴,道:“我是怕葛江天找上门来,我们护不了他,与其让他被葛江天抓去,还不如现在就让他远走高飞。”

    “你为什么护不了他?”袁莉质问一句,“你护不了我来护,我倒要看看葛江天能把我怎样,再说了,他要的不是人,他要的只是那块牌子而已。”他回头向我道:“不行就给他,这么多年了,那东西也未必有什么用了。”

    上官洪义不说话了,袁莉又问:“楚天王大老远的来找你,有什么事儿?”

    上官洪义看看我又看看女儿上官明月,才道:“他是来提亲的,他想让我把明月嫁给他的孙子杨措。”

    袁莉点点头,“然后他就可以给你撑腰,让你象宫月影一样回过头去对付贺子章,这样,彩虹盟就真的垮掉了,他们四大天王就可以各霸一方,高枕无忧了。”

    她这一说,我也明白过来,贺子章的举动不仅吓到了彩虹盟各派,也让四大天王心里不安,如果真的让贺子章统一了彩虹盟,练成了彩虹剑,那对四大天王来说无疑也是灭顶之灾,所以他们现在都行动了起来,不能坐视贺子章成大。

    上官洪义点点头,“我猜他就是这个意思,然后好让我脱离彩虹盟,成为他洞庭君山一系。”

    “你怎么打算?”袁莉问道。

    上官洪义摇摇头,“我不想混在这个泥潭里,我想从中解脱出来,其实咱们紫荆园没什么力量,他们所争夺的只是我手上的紫剑而已,我想把紫剑剑谱公布于众,当紫剑不再成为秘密的时候,他们也就不会再打咱们的主意了。”

    夫人点点头,“这个主意不错,我你,就这么做吧。”她想了想又道:“那楚天王那边怎么办,如何回绝他?”她回身看了看上官明月,“明月也老大不小了,早就该找个人家了,姜衡为人过于忠厚老实,明月又慈心善念,他们俩个在一起,我放不下心;鲁炎虽头脑灵活,但为人刻薄尖酸,我也不能让明月跟他。”

    她的话引起我极大的兴趣,姜衡不行,鲁炎不行,那我呢?我真想问她一句。我目光紧盯着她,就等着她往下说,她果然看了我一眼,又道:“张宇是云天的儿子,人品不错,又有够机灵,而且他还......”我终于可以为我昨天的“壮举”欢呼了,我看了明月的身子,我理所当然地应该成为最佳人选。袁莉停了一下道:“我想把明月的终身许给张宇,你看怎么样?”

    我偷偷地看了一眼上官明月,她脸上一红,低下头,偷偷地露出一丝笑意。还好,她的心不用老子费大力气去盗,看样子,她的心会主动投向我的。

    上官洪义却直摇头,“就算人家不找他麻烦,他也要找人家报仇的,他这一生注定充满凶险,我不能让明月跟着他一起朝不保夕。再说......”他看了一眼紫薇。

    紫薇会意,忙道:“您不要误会,我和他就象亲兄妹一样。”

    夫人袁莉听了不禁也点点头,看着我,轻叹一声。看她如此表情,我的心一下子又拔凉拔凉地,他俩真会玩我,让我一阵欢喜一阵忧的!

    “这样吧,当年我是以冰心得到的你,那现在我们还让冰心来决定明月的终身,不管他是谁,只要他拿到了冰心,我就把明月许给他。”上官洪义道。

    袁莉的脸上也露出笑容,“这主意不错,就这么办。”

    上官洪义走到我面前,“张宇,如果你能拿到冰心,伯父也会把明月许给你的。伯父这么做,你不会怪伯父吧?”

    我一笑,“不会!”我心里美道:这不等于是把明月姐姐塞给我一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