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十一章 将计就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鲁炎这小子实在够阴够狠够毒辣,但他遇到老子算他倒霉,我是不会让这样的东西活在世上太久的。妈的,想我刚到紫荆园的时候,他对我百般刁难,现在我可算找到机会整死他了,君子报仇,三天不晚,今天才是第三天,正好!

    回到房间,我看着姜衡就开始琢磨。姜衡,我是绝对不能害的;鲁炎,我一定不会放过的;我,也一定要从中得利的!但这个利如何得法,要得到什么,我得好好想想,否则,光为救姜衡,我什么都弄不到,那我不就成傻小子了吗?!

    想了半天,我终于有了主意,这才安心地倒头睡觉。

    第二天一早,上官洪义便离开了紫荆园赶赴翠烟门。吃过午饭,鲁炎也出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见他走了,我急忙到后宅去见夫人袁莉,上官明月和紫薇正好也在。自从上次我看到上官明月洗澡以后,这姐姐一见我就脸红,一句话不说就要逃开。我忙道:“姐姐先别走,我有大事儿要跟你和伯母说。”听到我的话,她才低头不动。

    夫人问道:“韩宇,你有什么事儿,快点儿说吧。”

    我上前施礼道:“伯母,方才鲁炎找到我,说让我跟他合作帮他谋害大师兄。”

    夫人一听马上将双目一厉,“你说得详细点儿!”

    “是!”我心中一笑,道:“是这样的,他刚才找到我,说师父昨天晚上传了一套寒冰功给大师兄,说是会了这种武功就可以将冰心带下黄山,就可以娶到明月姐姐,他说师父这是暗地里偏爱大师兄,他不服气。因为他知道我也非常爱明月姐姐,所以就想让我跟他一起把大师兄做掉,他让我今天晚上把大师兄骗到小树林,用迷烟将大师兄迷倒,然后他下手谋害大师兄。为了先稳住他,我只好先假意答应了。”

    果然她听完满脸怒气,一拍桌子,怒道:“这个畜生,你现在就去把他给我找来!我要清理门户。”

    我偷偷一笑,忙道:“伯母息怒,您现在就把他找来,他若不承认,我拿他也没有办法,那样的话倒成了我陷害他,依侄儿的意思,我和大师兄今天晚上就演出戏给他,到时候他想赖也赖不掉的。”

    “嗯!”夫人马上就点头同意了,对紫薇道:“紫薇,你去悄悄地把姜衡叫到我儿来。”

    不大的功夫,姜衡就来了,待他与夫人见过礼,夫人马上就问道:“姜衡,你师父昨天晚上是不是传了你一套武功?”

    衡为难了,上官洪义特意交待他不可以跟夫人说。

    “怎么?我问你话,你也敢不答吗?”夫人生气了。

    姜衡是个老实孩子,不会撒谎,便点头道:“回师娘,昨天晚上,师父是传了弟子一套武功。”

    夫人点点头,满脸不悦,“是什么武功?他怎么说的?”

    “是叫寒冰玄功,师父说这是善缘观观主公冶良独创的,只有会这种武功,才能够将冰心带下黄山。”姜衡真是老实,一字不差地把上官洪义的话都重复了一遍。

    “好啊,原来他骗了我二十四年,我还真的以为他是天下最好的人呢!”夫人竟笑着点点头,“原来是那老道传了他寒冰玄功才使冰心不化!”她看着姜衡,想了想,才又道:“这件事儿先不提了,现在鲁炎要谋害你,我让你今天晚上和韩宇去把这个畜生给我抓回来,知道吗?”

    衡应了一声,然后看看我。

    夫人又道:“你先回去吧,如果见了鲁炎,你什么都不要和他讲,到晚上,韩宇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姜衡去了,夫人袁莉又对紫薇和上官明月道:“你们两个也出去,我有话要和韩宇单独说。”

    上官明月看看我,脸又一红,这姐姐总看我脸红,那一定是她已经倾心于我了!她和紫薇手拉手地出去了,夫人才用不大的声音向我问道:“韩宇,那天晚上,你都看到了什么?”

    那天晚上?哦,她应该是指我偷看明月洗澡那件事儿。这伯母虽然不傻,但她却远不如我师父宫月影来得精明,以我现在这个身份,我就是说什么都看到了,她还能把我如何?于是我故做难为情地道:“回伯母,那天鲁炎把我的头按进屋里的时候,明月姐姐刚刚洗完澡,她什么都没穿,就那么面对着我站着,我什么都看到了。”然后我又故意装憨地道:“当时她十分慌张,两手一会儿捂上边一会又捂下边的,我当时也傻了,竟然忘了把头低下,把眼睛闭上。”

    “好了,你别说了。”她打断了我,点点头。忽又问:“韩宇,你刚才说你也非常喜欢明月是吗?”

    我心里一乐,忙重重地点点头,道:“是的,姐姐貌若天仙,心若菩萨,是世间难得的佳人,我就是为了姐姐才找到紫荆园的。”

    “嗯,我知道,我听明月说过你们在黄山曾经见过一面,而且她对你的印象还算不错。”她说完,露出一脸笑容,把我拉到她的身前,“既然是这样,那现在伯母就把明月许配给你,不过这事儿你先不要和别人说。”

    我忙道:“那师父和大师兄那边怎么办?”

    她一笑,“傻小子,有我给你做主,你还怕什么?我说把明月给你,那就一定会把明月给你的,你不用担心,他们,我自有办法!”

    我费这半天的劲就等她这句话呢,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心里高兴,忙跪下给她磕两响头,“岳母在上,小婿这给您磕头了!”不管那么多,先把丈母娘认下,这事儿就好办了。

    她笑着把我拉起来,“你也不要这么急,你和明月的婚事儿还是要等到八月初八,记着,这事儿先不要和别人讲,明月那边,我会跟她说的。”

    大功告成,我得意地回到前边,一心就等着天黑。

    吃过晚饭,天也终于黑了下来,鲁炎远远地瞄了我一眼,我向他点点头,他也回了一下便出了紫荆园的大门。我回到房中,姜衡正在等我,我便把计划跟他说了一遍,待我们俩都商量妥了,他便跟着我一起出了紫荆园,来到小树林。

    到了树林中央,我忽然取出迷魂帕回身向姜衡一抖,他便装模作样地身子一软躺在了地上。

    “二师兄,鲁炎!”我不大不小的声音喊了两句,没有动静,我又喊了一声,还是不没人回话。嗯?鲁炎这小子哪去了?他没来?

    我低头看看姜衡,他还真沉得住气,没见到鲁炎,他还真的就一动没动,老老实实地在地上装晕迷。鲁炎不来,我倒难受了,这让我回去怎么向夫人解释呢?

    妈的,再等一会儿,鲁炎这小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就高看他两眼,算他是高人!我索性坐在地上,慢慢地等着,又等了一柱香的功夫,还是没见鲁炎的身影,算了,不等了,大概是这小子闻出了什么味,不敢露面了。就在我垂头丧气准备收工的时候,从树上传来一声:“我在这儿呢!”

    妈的,这小子果然是块材料,老子险些着了他的道,还好,他到底没有挺过我!听到他的声音,我一下子就来了精神,急忙顺声音看去,果见他从树上一纵而下。

    他走到我面前,向我点点头,道:“剩下的交给我了!”他说着便扭身要向姜衡过去,我笑呵呵地瞅着,就准备看这个大热闹。突然,鲁炎猛地一回身,手中明晃晃地一柄利刃向我当胸便刺!

    离得太近,他又太快,我又太过得意,全然没有防范,他这一刀重重地扎在我的前胸,我只觉前胸一痛,被他撞出三四步,谢天谢地,我身上穿着紫薇送我的云丝宝甲,刀枪不入的,否则我这条小命就真的呜呼了!就是这样,我的前胸仍是一阵阵剧痛,这小子大概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他也是大惊失色,他完全没有想到我能生生地接下这一刀,他看着我,脸上露出了疑惑和惊恐。我揉了揉了前胸,向他诡秘地一笑,“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下?”

    他还真不客气,脚下一滑,便又到了我身前,这次他学奸了,举刀向我脖子上一刺,这地方可不行,我急忙将脚尖一转,旋出一丈多远,大声道:“起来吧,大师兄,他都来了你就别装了!

    听了我的话,姜衡猛地站起身,身形一闪迎住鲁炎。我往旁边一闪,让他们去玩吧,打架这种事儿不是老子喜欢干的活,让我在旁边看看热闹还差不多。

    见姜衡起来了,鲁炎更惊,这时候他才明白了一切,瞪着眼狠狠地向我道:“姓韩的,你等着,咱俩没完!”说罢,他身子向斜刺里一闪,就要逃走。

    姜衡哪能放他?飞身拦过去,挥手就是一掌,鲁炎稍稍侧身,举掌相迎,两股掌风相撞,只听‘嘣’地一声闷响,只震得地上尘土激扬,枝上树叶纷落,姜衡竟倒退出去五六步,身子一仰险些摔倒,一张红脸涨得发紫。妈的,鲁炎好深地功力!

    鲁炎趁机甩开姜衡,飞身便跑。妈的,你想跑?老子的气还没出呢!我脚下使劲,一个健冲就追了过去,现在我的轻功可非一般,没出五丈我就追到了鲁炎身后,抬手一掌猛击他的后心,大声叫道:“也来接我一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