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章 再见柳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现在居然还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我心中不禁恼怒,老子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小菜鸟了,就是他妈的楚天王和笑天王也没对老子就么吼过,真是越没能耐的越能喳呼。我正要发作,紫薇忙拉了我一下,示意我不可冲动。

    我没有向那家伙发火,并不是我不想冲动,只是我想听一回紫薇的话,让她觉得她对我是有影响力的,她的话我会听的。我慢慢地站起身,故做愣头愣脑地看着他,他把那张画像举到我的耳边,又稍稍站远了点,看看画像又看看我,回头又向另外三人道:“你们看看他象不象?”

    那三个人也端详了我一会儿,摇头道:“只是有一点象而已,不是他。”

    哦,看来老子易容的时候无意间保留了原来的风格,所以让他们感觉有点儿象,看着他们,我心中十分不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我?我大概是天底下好奇心最盛的,这件事儿又关系到我自己,实在不能让我置之不理,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它弄个明白。

    那家伙还是有点不甘心,伸手又在我的脸上捏了捏,确信我没有带面具之类的东西,才道:“谢了,朋友!”说完,他转身就要走开。

    我忙傻里傻气地问道:“你们找我哥干嘛?”

    听了我的话,不仅是他,那三个人也忙冲到我面前。那家伙惊问:“兄弟,你说这画像里的人是你哥哥?他叫什么名字?”

    我从他手里接过画像故作仔细地又看了看,道:“他真的和我哥哥象极了,我哥叫张郎,是翠烟门宫月影的弟子。”

    四个人的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惊喜道:“我们找的就是他,你快点带我们去见他!”

    “你们得先告诉我找他做什么,我才告诉你们他在哪儿。”我憨憨地道。

    他们相互看了一眼,那头目道:“是我们教主要找他,至于找他做什么,就不是我们应该知道的了,兄弟,麻烦你带我们去见他好吗?”

    因为有求于我,他们现在对我还算客气。“你们教主?你们是什么教?你们教主是谁?”我更加奇怪,老子从来就不信什么教的,怎么会和他们教主扯上关系?

    “兄弟,其他的我们什么都不能告诉你,麻烦你现在就带我们去找他!”他的语气又他妈的生硬起来,其他三人也都拿出一副威逼的架式,阴着脸,瞪着眼。

    我无奈地一摇头,“实话跟你们说吧,我现在也在找他,大街上贴满了他的画像,你们找他,官府也在抓他,他早吓得躲起来了。不过我倒是知道几个他可能去的地方,如果你们告诉我找他做什么,我可以带着你们一起去找。”

    “既是这样,那你就先跟我们走一趟吧,让我们教主自己跟你说。”说着,几个人装模做样地把手都压在了兵器上,冷冷地看着我,做出一副挺吓人的样子。我也正想见一见他们的教主,于是我极为配合地故做害怕,怯怯地向他们默默地点了点头。

    出了县城,四个人带着我和紫薇向着西北方疾行,因为正是去往翠烟门的方向,所以我的心里不是很急,有意地配合他们快马加鞭。行了多半日,终于又来到了一座县城。

    进了城,直接来到一座大院,进到院里,先把我吓了一跳,只见院中往来都是身着五彩花衣的苗人,男男女女居然不下百号,这还仅仅是我眼睛所能看得到的。

    那头目径入大厅,不大功夫便出来,对我道:“我们教主让你进去。”

    我走进大厅,抬头扫了一眼,只见正中的大椅上端坐着一个身穿五色锦衣的女人,她蒙着一层面纱,遮住了她眼睛下方的半张脸,不过看着她那一双俊美的杏目,我知道她的年纪并不很大。在她的身前,站着两男两女四个人,年纪都在三十岁左右,看他们的衣着,我就知道这四个人的身份也不一般。

    那头目将我推到女人面前,对我喝道:“这就是我们教主,跪下!”说着就来按我的肩头,我回手一拨他,将他甩到一边,然后直直地看着那女教主。那头目正要再次上前对我无礼,教主向他摆了摆手,道:“你出去吧。”

    女人起身走到我的面前,上上下下仔细地打量我一番,双眼在我的脸上停留了很久,然后又转到我的背后站了一会儿,忽问:“张郎真的是你哥哥?”

    我憨憨地点点头,道:“张郎是我哥哥。”

    女人回到我面前一笑,又问:“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张宇!”我张口便答。

    她又一笑,道:“你走吧,我找的是张郎不是你!”

    真他妈的奇怪,她居然对我的这个身份不理不睬,也不向我打听一下就要放我走。我转身便向门口行去,才走出几步,她忽道:“站住!”

    我停下回身看了看她,“教主还有事儿吗?”

    她向那四个手下挥了一下手,“你们都下去吧。”待那四人离开,她走到我面前,忽然张开双臂将我抱住,兴奋道:“张郎,你可想死姐姐了!”

    她把我整得一愣,不过当她把我抱住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这一刻,我知道我一定认识她,否则她不可能认出我来!在我经过易容的情况下,依然能够认出我的人,一定和我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看着她的举动,我的脑中忽然闪现出一个身影——柳青!她的眼神,她的声音,她的拥抱,她是柳青!

    “你是青姐姐?”我惊问。

    她抬起头,双眼眯笑着揭去面纱,露出她那张狡黠俊美的脸,她真的是柳青!她让我惊讶不止,我没想到会在这儿遇见她,更没想到她会当上什么教主,她的野心终于实现了,她终于可以发号司令,没有人骑在她头上了。她嗔笑着,“你也别装样子了,快点儿把面具拿掉吧。”

    我运功变回原来的样子,她重新投在我的怀里,我和她都没有再说话,静静地享受着这片刻的温存。我怀里抱着她,心里却在打鼓,我还爱她吗?我又把这个问题提给了我自己,上次与她分手的时候,我就没有答案。

    其实我也挺想她的,她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女人,她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以至我常常会想起她。但她也是让我感到害怕的女人,她同样留给了我许多噩梦,每当想起她,我就会有一丝心悸,每次见到她,我都会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包括这一次!但我不恨她,好象从来都没有恨过她,既使在她害我的时候,我也没有恨过她。而现在,我知道我必须要对她负责任,张倩告诉我,柳青已经怀上了我的孩子。

    我知道,她是爱我的,她这么大张旗鼓地找我,就已经说明了这一切。“姐姐,你怀了我的孩子?”我迫不及待地问道。

    她微笑地点点头,我不禁将她拥得更紧。但她不会满足于我只抱着她,她拉着我来到她的房间,关上门。她麻利地扒光我的上衣,露出我宽大的肩膀,结实的胸膛。我会意地也将她的上衣扒到腰下,解去她的肚兜,露出她洁白地玉肩,放出她可爱的玉兔,这是我和她所特有的亲昵方式。

    她张开双臂抱住我的脖子,将全身的重量吊在我的身上,将身子尽力地压向我,让一对狡兔奔投在我的怀中,她陶醉地合上美目,微微地晃着身子,让她的双乳在我的胸前慢慢地蹭来揉去。

    我双手搂着她的细腰,低下头将双唇压在她的嘴上,我的舌尖刚刚探出,她便迫不及待地将它吸到她的口中,然后便是一轮接一轮地疯狂蹂躏,只咬得我哼哼地痛叫,让我完全地放弃了抵抗,一心只想着逃跑。

    她上边蹂躏着我,下边也不放过欺凌,抬走右膝,顶在我的双腿间,对我的小弟弟展开疯狂地攻击,待小弟弟奋起迎战,她便将下身迎过来,顶着它慢慢地蹭动。

    她撩得我热血沸腾,我的双手不禁用力地在她身上到处抓揉,她也嗯嗯地哼着,却是不放开我的舌头。我猛地将她拥得更紧,将她拚命地压向我的胸膛,她终于被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放开了我的舌尖,急促地喘息着,双手落到我的背部,用力地抓挠我的肌肤,让我感到一阵阵钻心的刺痛。

    我几乎是将她轮起来摔到床上的,我解开她的衣带,顺着她的细腰往下一捋,一下子便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一褪而光。我以同样的速度脱去自己的衣服,凶猛地扑到她的身上,再一次将双唇压在她的小嘴上。

    她不会顺从地任我摆布,不知她从哪来的一股强力,抱着我一滚,便将我压到她的身下,她将舌尖伸到我的嘴里,疯狂地扫荡着我的城池,欺压着我的臣民。

    一滴湿湿地东西落到了我的脸上,我第一次看见她哭了。她终于放开了我,头一滑落在我的肩上。“青!”我轻轻地呼唤她一声。

    她猛地抬起头,在我的肩上狠狠在咬了一口,只痛得我一声惨叫。她直起身,擦了一下泪水,微笑着向我道:“郎,我爱你,我好想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