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五章 燕天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缕暗光射了进来,上官明月急忙离开了我的怀抱,在离我一尺远的地方重新坐好,紧张而迅捷地整理了一下胸前的衣服,又理了理了鬓,然后装做什么都没有生的样子。

    红衣人从顶口走了下来,行到台阶半腰,微微躬身,将头探下看了一眼,终于现了我们,又向我叫了一声:“张郎,我家天尊请你过去。”

    妈的,还挺客气,前边加了一个‘请’字,看来一定是燕天王那老家伙想收买我。我没有动也没有吱声,冷冷地看着红衣人,在心里打着主意——我是现在就找机会把红衣人晕掉,还是先去见一见燕天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我一定要把握好这次机会。

    “不用我下去请你上来吧!”红衣人一丝嘲笑,有些不耐烦。

    上官明月扭头对我道:“弟弟,你去吧,看看他要做什么,不用担心我。”

    也对,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我应该去摸一摸燕天王的底,看看他倒底要干什么。况且我现在功力被封,就算能把红衣人晕倒,能逃出这密室,也很难逃出这翠烟堂,想出杨柳镇就更不容易了,强攻不如智取。想到这儿,我把已经探到怀里的手又拔了出来,爬起身走了过去。

    燕天王果然是要收买我,在房中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席,好酒好菜,香气扑鼻,看到这些东西,我那不争气的肚子不禁咕咕地叫起来,算起来我已经有多半天没吃东西了。燕天王遣去从人,屋中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没有看见司马剑,我不禁问道:“我干爹呢?”

    “他去休息了。”燕天王向我微微一笑,“过来坐吧,没有他,我们说话更方便,你说是不是?”

    我当然明白这“休息”二字的含义,想不到燕天王赵九州居然会如此对待自己的师弟。直到现在我也想不通,燕天王和宫月影之间到底生了什么,怎么会弄成如此僵局。宫月影只有司马清影一个女儿,换句话说,翠烟门迟早是清影的,而清影和赵逸成亲后,翠烟门实际上就已经成了燕山的一个分支。

    宫月影是个精明的女人,燕天王同样也不是傻子,他们既然弄成了现在这样,看来这其中一定有不可化解的矛盾,到底又是怎样的矛盾呢?我必须要把它弄清楚。

    我不用跟他客气,我又没吃他的喝他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翠烟门的。我大大咧咧地走到桌前,在他对面一坐,拿起筷子先吃了一口菜,然后端起酒壶自斟一杯,一饮而尽,摇着杯子向燕天王一笑,“不谢了。”

    他瞟了我一眼,也自斟一杯,小小地抿了一口。

    我又饮一杯,才向他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儿?我这人除了贪生怕死,唯利是图之外,就没什么优点了,不知我哪块肉让您老人家看上眼了。”

    他一笑,“干嘛那么谦虚?你最大的优点怎么不说了?”

    “最大的优点?”他把我整得一愣,老子还有更大的优点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好色啊!”说完,他蔑视地微微一笑。

    妈的,他还真了解老子,我自己都忘了,他还替我想着!我一笑,“那算不得什么大优点,是男人都好色,你不提,我还真给忘了。”

    “我就喜欢你的这些优点!要不我也不会请你过来。”他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我也一笑,戏道:“怎么,您老人家打算给我施美人计吗?那我可就将计就计了。不过,您总得先让我看看货色吧,也好让我中计是不是?”

    “如果你肯跟我合作,什么都不成问题,女人?随你挑!只要你架得住,我可以让你夜夜当新郎。”他说完,笑眯眯地看着我。妈的,这老不死的说话真他妈下流,不过,倒说得我心里痒痒的。

    “我要司马清影,你能给我吗?”老子耍耍他,要他儿媳妇,看他怎么回答。

    他的脸果然一沉,将酒杯往桌一顿,“那就要看你能帮我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他说完,我先一愣,我没想到这事儿他也能同意,但我马上就怪自己太笨,他和宫月影都已经僵到这份儿上了,那亲事还能成吗?从他的态度,我也看得出这老家伙是一个冷血动物,清影再怎么说,也是他师弟司马剑的女儿,他能说出这种话,显然他根本就没有顾及师兄弟的情份。

    “那您想让我做什么呢?”我问道。

    “听我的命令,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他大眼皮翻了我一眼,又道:“赤霞山占据山东一隅,实力强大,是继我们四大天王之后的第五大门派,他窥探我燕云已久,对我威胁极大,所以我想趁此机会除掉贺子章,但你师父宫月影不肯与我合作,没办法,我只好把她控制起来了。”

    贺子章拚命地想一统彩虹盟,到底是把四大天王给吓到了,受威胁最大的燕天王先坐不住了。不过燕天王这老东西说的倒是好听,但他的目的可绝不仅仅是要除掉贺子章,看他这架式是准备将彩虹盟一举消灭。

    他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接着道:“我虽然控制了宫月影,但我无法调动外边的翠烟门弟子,所以我让你去对他们号司令,按我的安排进行布置。”他又补充了一句:“这座大院外边的人现在还不知道宫月影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你可以假借师命去调动他们。”

    这个正合我意,等我把人调齐了以后,做什么那就是我说的算了,所以我马上就答应了他,“行,这个没问题。”

    “还有。”他又道:“等明天贺子章他们来了以后,需要你去把他们接进来。”

    那是当然,若贺子章真的来了,必然要有人出去迎接,我干爹司马剑不会装假,肯定会被贺子章看出破绽;如果是燕天王的人出去迎接,那老狐狸敢进来才怪;所以这迎宾的最佳人选当然是我。

    “没问题,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又答应了他。

    燕天王终天开心地笑了一笑,自斟一杯,示意要与我整一个,整就整,老子向来不讲究什么气节,才不在乎和敌人干杯,于是也自斟一杯。赵九州正要饮下,我急道:“等一下。”然后我在身上指了指,道:“你可以把我穴解开了吧。”

    他瞟了我一眼,冷冷地道:“我只需要你动口,不需要你动手。”说完,他先一饮而尽。妈的,这老东西还是不肯相信我。

    “我想见我师父。”

    燕天王盯着我想了半天,终于点点头,道:“如果你能劝她跟我合作,我会给你更多的奖赏。你告诉她,她如果肯与我合作,我绝对不会亏待她,我们亲家照做,翠烟门我也会给她留着。”

    ******

    宫月影并没有被关到密室里,她还在她的自己的房间,只不过是门前多了两条“黑背”。红衣人将我带进房间,将门关上,然后便站在旁边监听。

    我真的很佩服我这师父,在这种时候她还能气定神闲,此刻,她正坐在案边,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水,见我进来,和蔼地一笑,关爱地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她这神情,真让我怀疑她是否真的失去了自由。

    我忙上前跪下给她磕头施礼,她放下茶杯,探右手轻轻地拉住我的手,笑呵呵地看着我,那绝对是看儿子的眼神,三分思念,七分慈爱!她以前可从来没这么看过我。她看了我一会儿,突然从她的手上传过来一股强大的内力,为我冲破禁锢,我不禁一愣,惊讶地看着她。

    “赶得一定很急吧,身上这么多土!”她说着,挥左手为我拍打着身上的尘土,而每一下却都拍在我的穴位上,都有一股内力从她的手上传出,我被封的穴道被她一一地拍开,我的气脉刹时通畅。

    我惊讶地看着她,她却只是向着我笑。

    红衣人好象有所觉,急忙走到我们身边,警觉地看看宫月影,又看看我。他就在我身边,我现在功力已经恢复,如果我偷袭他,我有九层把握一招得手,所以我做了,迅手向他腰中一点。

    真是衰,我今天就赶上了失败的那一层,他对我已有防范,见我出手,他忙一收腹向后退去,我一招走空正要接续第二招,却见他全身已经僵住,我急忙抬头去看,原来我那师父出手更快,一指点在他前胸的膻中穴上。

    我松了一口气,急问:“师父,你的穴道已经冲开,怎么还在这儿受制?”

    她黯然地抚着自己的双腿,道:“我双腿经脉已经被燕天王震断,所以动不了了。”

    “师父,怎么会这样?”

    她叹了一口气,不禁摇了摇头,道:“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没想到燕天王竟然想要消灭我们彩虹盟,所以就轻信了他的谎言。他劝我脱离彩虹盟,摆脱贺子章的挟制,我没同意;后来他又劝我加强实力与贺子章分庭抗礼,为了给我扩充实力,他借了三百人给我,我竟然接收了!”宫月影露出无尽的悔意,“今天早上,他突然跟我商议,打算趁彩虹盟齐聚翠烟门之机,将各派掌门一网打尽,我没有同意,后来我们就动起了手,结果就是这样了。”

    “师父,那您为什么不答应他呢?”

    “你说什么?”她忽然变冷了语气,双眼放出利剑一般的寒光,猛然地举起了右手,重重地扇在我的脸上,</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