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十一章 又见花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十一章又见花姑

    布我抱着燕如飞一口气出了九江城的南门,确认后无追兵,我才停下脚步,松了一口气。光天化日之下,我抱着一个大姑娘往大道上一站,所有行人都不干别的了,将目光齐刷刷地都对准了我,看他们的表情,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把老子当做采花的飞贼了。

    布我急忙把燕如飞放下,这妹子依然惊魂未定,大概是被人抓怕了,脚一落地便对我急道:“这里还是他们的地盘,快走!”说完,她转身就跑。刚走几步,一眼看见一个人牵着一匹马迎面过来,她快步上前,一掌便将那人打开,然后飞身上马。

    布这妹子实在太不地道,自己有了借力之物就不管我了,连个客气话都没有,打马便跑。好在她骑的是匹笨马,跑得不是很快,以我的轻功跟着她,实在是轻飘飘。

    布走了一程终于到了岔路口,一直往南便是庐山,西南便是回浅草阁的路,看着她要往西南下去,我急忙飞身抢前把她拦住。“你要去哪儿?”我急道。

    布“回家啊!”

    布“你闯了我么大的祸,还回得去吗?”

    布“那我怎么办啊——!”她气急败坏地向我大声吼道。

    布“先找个地方躲一躲,拿好主意再说!”

    布她想了想,无奈地唉了一声,“好吧,那你说我们现在去哪儿?”

    布“庐山!”

    布打在浅草阁的时候,她就忽悠我去庐山,在那个小客栈里,她又忽悠我去庐山,现在终于是我把她忽悠到庐山了。其实我也不想去庐山,但现在没办法,突变又打乱了我的全盘计划,我现在不得不重新设计方案。

    布往北是九江,不能回去;往东是鄱阳湖的入江口,那也是河海帮的天下,也不能去;往西那是楚天王的地盘,我原本就没做打算;所以现在也只能先到容易隐身的庐山去暂避一时,等拿好了主意再决定下一步如何走。

    布庐山山大林密,没个几百人是别想找到我们的。丢了那匹笨马,我拉着她迅钻入丛林,到了一个幽深的地方,我才放开她的手,在大树下一坐,抬起头看着她。

    布她又紧张地回头看了几眼,确信后边无人跟来,脸上的惊恐才慢慢地退去,她突然转过身向我酸着脸大声叫道:“现在该怎么办啊?!”

    布“怎么办?”我故做生气地道:“谁让你闯了那么大的祸?你干嘛要杀死他?”

    布“你瞎呀!你没看见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让他死得那么痛快都是便宜他!”说完她狠狠地擦几下嘴唇,吐了几口口水,又道:“反正岳冰莹都死了,多杀一个岳十三又有什么了不起?!”

    布我把这茬给忘了,在她以为,岳冰莹已经被我和她给做掉了,所以她就一不做二不休,连想都没想就把岳十三又给做了,现在是弄假成真,带着她亡命江湖是肯定的了,可问题是往哪儿逃亡呢?我原来可是想带着美人游一游人间天堂——苏杭的。

    布见我沉思不语,她带着哭音道:“我想回家——。”

    布“回家?”我叱她一声,“你闯了这么大的祸,你舅舅能饶过你吗?就算他肯饶过你,那河海帮能放过你和他吗?河海帮十八个分舵,好几千人,岳海天光儿子就几十个,一人一脚就能把浅草阁给踩平了,你舅舅惹得起他们吗?他只是你舅舅,不是你亲爹,他能为了你把一切都豁出去吗?到头来,他为了保全他自己,只能把你给牺牲掉!”

    布“我们不是还有彩虹盟吗?”

    布“彩虹盟?亏你还是彩虹盟的人呢,连现在什么形势都不知道吗?”

    布“那我怎么办啊?”她终于伤心地哭了,那样子真是可怜极了,她忽然一抬头,怒怒地对我道:“都是你给害的,你赶紧给我想办法!”

    布“喂喂喂!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是你把我拉下水的,怎么倒怨起我来?!”我嘴上是这么说,心里却不禁想笑,说真的,她走到现在这一步,的确是我害的!

    布“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我说让你一个人去行刺,你偏要带上我,如果我不去,哪有这么多事儿啊!”说完她又放声大哭起来。

    布时机差不多了,我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做出一副要走的样子,她急忙惊问:“你要去哪儿?”

    布我故做无奈地叹口气,“浅草阁我是不能再回去了,看来我只有浪迹天涯了。”

    布“那我怎么办?”她急道。

    布“你?”我为难地看着她,想了想对她道:“这样吧,我先送你回浅草阁,你长得这么漂亮,我估计岳海天舍不得杀你,往好了说,也许他会收你做他的第十九个老婆;最次他也会把你送到他的妓院里为他赚上大把的银子。”他的话的确过于狠毒,不过她倒真的怕了。

    布“我不要听!”她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猛地上前抓住我,“我要跟你走,你上哪儿我就上哪儿,死也要跟你死在一块儿!”

    布她说得好感人,我心中不禁暗喜,趁热打铁,我现在就把她驯服!我轻轻地拉开她的手,一脸严肃,深沉地对她道:“事儿是咱俩一起做的,保护你是我份内之事,如果你非要跟着我,我一定会照顾好你,只是,你能跟我一辈子吗?”

    布望着我深沉的目光,她犹豫了,她当然明白其中的含义,当我把问题提给她的时候,她不得不认真地来考虑它,一辈子,这对于她显然过于沉重,这意味着她从前的幻想统统地破灭了。现在,是该我帮她下定决心的时候了,“我还是把你送回浅草阁吧,把事情经过都告诉师父,让他决定吧。”我说完拉起她就要走。

    布她使劲地拗着,说什么也不肯迈动一步,斗争了许久终于抬起头苦着脸道:“好,我跟你一辈子!”

    布我要的就是她这句话!先亲一下再说,我捧住她的小脸,将双唇慢慢地向她的小嘴靠过去,她满脸痛苦,惊恐地看着我,身体无力地抗争着。四片嘴唇终于接到了一起,我用力地一吻。

    布她猛然将我推开,转过身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哭得连我都一阵阵揪心,我知道她是真的伤心了。

    布“别哭了。”我说着,轻轻地去拉她,她却晃着身子使劲地拗着,悲声又响亮了几分,只哭得我一阵心烦,“别哭了!小心把狼招来!”我大声道。

    布狼是没招来,却招来了一个女人!

    布听到响动,我急忙抬起头,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中年女人。看到她,我大吃一惊,不由得急忙离开燕如飞两步,脱口就要喊娘,别误会,我不是吓得,因为她真的是我‘娘’!确切点儿说,她是阿缘的娘——花姑。我忽然想到我现在扮的是姜衡,她不认识我的,所以急忙将已到嘴边的‘娘’字一含糊,出怪怪的一声。

    布我怎么也没想到花姑会到这儿,她不是要追华叔吗?怎么到了庐山?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还在痛哭的燕如飞一眼,忽然脸色一变,二目放出两道寒光,满脸杀气地向我地逼过来,“淫贼!”她突然对我厉厉的一声。

    布坏了,一定是她误会了,把我当作采花的淫贼了!我低头看了看还在嚎哭的燕如飞,此情此景,也难怪她会误会。我现在是有口难辩,还是让燕如飞说话吧,我急忙上前,一拉燕如飞,“如飞,别哭了,来人了。”

    布燕如飞这才抬起头看了花姑一眼,一见花姑满脸凶相,不由得立即停止哭声,站起身惊恐地向后退了两步,她现在已是惊弓之鸟,见人就害怕。

    布“姑娘,你为什么要哭?是不是他欺负你了?”花姑厉声问道。

    布燕如飞扭头看了我一眼,默默地点点头,突然又放声大哭。

    布坏了,这小魔女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花姑果然双目一厉,举起双手,亮出十支毒爪,飞身就向我扑了过来。</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