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一章 激情碰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一章激情碰撞

    布“好人儿,快点儿来吧,别再折磨姐姐了,姐姐求你了!”她说着,另一只手扳着我的肩头,身子使劲地往我身下拱着,将下身努力地向我的小弟弟靠过来。

    布我对她没什么感情,已经有那么多可爱老婆的我,对她这种女人也提不起多大兴趣,若不是她脱得精光钻在我怀里,我绝对不会对她产生任何冲动。她现在是欲火焚身,而我却还十分的理智,她越是着急,我则越是想折磨折磨她。

    布我努力地拒绝着她,“着什么急嘛,我还没准备好呢!”

    布“坏蛋!你想急死我啊!”她使功地晃着我的身子,贴在我身上使劲地蹭着,我则满脸坏笑任由她推搡,干脆一翻身平躺在床上。不料这下倒让她有机可乘,她一起身跨在我的身上,抓住我的小弟弟便塞进了她的体内。

    布她的脸上露出陶醉的笑容,手指在我额头上一点,嗔道:“坏蛋!”说完,便摇着身子上下运动起来,只不大一会儿,她便身子一挺,对小弟弟致以一阵热烈的拥抱,她又丢了一次!

    布她急促地喘息着,伸手去掉头上的饰物,解开髻,将一头长飘飘地放下来,她用力地甩了甩头,将头扬得前后都是,凌乱地飘垂,她淫笑地看着我,娇声道:“这样子好看吗?”

    布说实话,她的样子倒不是很好看,但却十分性感,飘散的长,迷离的眼神,潮红的脸色,淫荡的笑容,细细的汗珠,大大地刺激了我**,小弟弟不禁调皮地动了动,我淫笑着将双手放在她有大腿上轻轻地抚摸。

    布她俯下身在我的双唇上吻了一下,然后直起身,双手按着我小腹,淫笑着扮了一个鬼脸。她收敛了笑容,轻咬下唇,微合双目,慢慢地大幅度地动了几下,然后突然剧烈运动起来,她‘啊啊’地急叫着,头前后左右猛烈地摇晃,一头长也跟着不停地飘摆跳动,她的疯狂不禁也感染了我,我使劲地抓着她的大腿,配合着她的节奏努力地迎合着她。

    布她的身子忽然又一僵,猛烈地一阵暴,然后瘫软地伏在我身上,将脸埋在我的耳边一阵娇喘,待气息稍平才轻声道:“你在上边吧,我喜欢被你压着,被你弄。”

    布我现在已经被她弄得‘性’致脖脖,早已按捺不住自己的激情,听到她的话,马上抱着她一滚便将她压在身下,我刚要支起身,她却一把将我抱紧,喘道:“压着我,用力地压着我,我喜欢那种窒息的感觉。”

    布我也想节省一些体力,便懒懒地往她身上一伏,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把头埋在她的耳边,听着她陶醉的娇喘。她是那么娇小,我是那么强壮,她的呼吸柔弱而急促,“来弄我吧,越狠越好,不要怜惜我,想看我不堪折磨的样子吗?”

    布她的话比春药还管用,我的**立刻被她激到了极点,小弟弟也变得异常强壮,拚命地顶着她,她马上嘤嘤地**起来。我双臂探到她的身下,将她狠狠地抱紧,把她紧紧地压在我的胸前,她不禁嘤地一声,被长长地挤出一口气,我忽然觉我的心理正在扭曲变态,就要变成一个恶魔。

    布刺激,疯狂,蹂躏,摧残!

    布我疯狂地向她起冲击,象要把她撕碎扯烂一般,我是狂风暴雨,她是风中的残叶,任我将她席卷。我忽而将她送到高空,忽而又将她摔落地上,她随着我的冲击剧烈地摇动着,在我的虐待下,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但她却正在快乐着,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腰,拚命地迎合着。

    布我终于明白了名花和野花的区别,我的那些老婆需要我呵心爱护,精心培育,费尽心血才好不容易地使她们花开一次;而她,随便浇泡尿,就能象牵牛花一样,一开一串,开了谢,谢了又开,反反复复,无穷无尽,以至我最后都感不到任何乐趣。

    布摇旗,呐喊,激战,厮杀!

    布她实在太强悍了,只累得我腰酸背痛也没能将她征服,她还在拚命地扭动着身子,疯狂地大叫着,而我却再也把持不住,将存货一古脑地送入她的仓库。

    布我和她都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这才觉,我和她都已经大汗淋漓,她的脸湿湿的,红红的,不见了媚笑,只剩下娇喘,却比以前耐看多了。我无力地瘫在她的身上,双手轻轻地捏着她的肌肤,却感觉到她正在调戏我的小弟弟。

    布“你这么快就不行了?”她轻轻地拍了拍我的后背,又向我起了挑战。

    布妈的,这个真的是人吗?以我刚才的生猛,换作6雨早就休克了,可她竟然还不满足!“还快?天都快黑了!”我无奈地道。真的,天真的快黑了,房间里已经一片昏暗,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好久了!

    布“你不想让我向你求饶吗?”她又向我出挑逗。

    布妈的,这婆娘的话就是比春药还管用,不甘失败的我不禁马上又重整旗鼓,“好!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说完,我又向她起了新一轮的攻击。

    布虽然我的第二次依然威猛,但还是不能使她俯称臣,我也终于明白了其中的不公平——她只需分开两腿接招就行,而我却得付出艰巨的劳动!我要征服她,必须得先摧毁她的**!

    布她终于受不了了,大声地向我求饶,身子也拚命地扭动着,想要摆脱我,而我却已经走火入魔,在她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向她起一轮又一轮的猛烈攻击。

    布“我不要了,放了我吧!”惨叫的间隙,她向我哀求着。

    布我终于将库底的余货都兑给了她,然后深深地喘了几口粗气才将她的双腿从我的肩上放了下来,一翻身重重地倒在她的身侧。她也急喘一阵,痛苦地坐起身,看着两条青一块紫一块的大腿,顺着眼角流下许多‘汗水’。

    布“你居然这么对我!”她嗔叫着扑过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在我身上一阵乱掐,待她泄完,一头扎在我怀里,轻抚着我的胸膛,陶醉地道:“好弟弟,你真是太棒了,姐姐从来都没有这么幸福过,求求你,就让我留在你身边吧,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我什么都听你的。”

    布“6雨和6雪到底在哪里?”我没有理她的话题,直奔我所关心的事情而去。

    布“她们还在后边呢,阿缘那丫头走得太快,他们跟不上的,不过我一路都做了暗记,相信他们很快就会赶到这儿的。”她说完又摇着我的肩,求道:“让我跟着你好不好嘛?”

    布“不好!”

    布“为什么呢?你已经有了那么多女人,也不多我一个的!”

    布“你和她们不同,因为我不爱你!所以我也不想跟你在一起。”我说完,拖着疲惫的身子起身下床,一件一件地穿着衣服。

    布“她们能跟我比吗?我可以让你使劲折腾,她们做得到吗?看你刚才的快活劲,肯定没这么泄过。”她说着,又抬起大腿向我摆了摆姿势,浪声道:“你如果不答应,那就别怪我给你添乱了!”

    布“你敢威胁我?!”

    布“哼!把我惹急了,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布她对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把自己送给我,所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她;但她无休无止的肉欲也实在让我招架不住,把她留在身边,无异于慢性自杀。可不答应她,她一定会象块膏药似的缠着我不放,令我心烦,还给我添乱。

    布“今天是什么日子?”我问道。

    布“八月二十九。”

    布“好,那每月的二十九,我和你幽会一次,其他时候,不许你出现我在身边。”

    布见我松口,她急忙跳下床扑到我怀里,狠狠地亲了我一下,求道:“一个月一次太少了,改成每月逢九好不好?要不人家会忍不住给你添乱的。”

    布“初一十五,不能再多了!”堵不如疏,如果有心情有时间,拿她泄一下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没心情没时间,那就放她鸽子,只要她别缠着我就行。</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