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四章 又见华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二十四章又见华叔

    布“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快点详细给我说说。”我急道。

    布“我们俩就站在这儿等你们,突然从湖中的一条大船上蹿出来一个黑衣蒙面人,他轻功特好,踩着水面就冲过来了,到了我们面前不由分说,一下就把紫薇夹在腋下又踩着水面回去了,然后大船就入江了。”

    布待阿缘说完,我的心不禁稍稍放下,又是黑衣蒙面人,如果我没猜错,他应该还是华叔,他之所以单单劫走紫薇而放过阿缘,就是因为紫薇见过他,知道我和他的关系。他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下,也只好通过紫薇打听我的下落了。

    布华叔,花姑,阿缘。那老家伙居然成了我的岳父!

    布看着阿缘,我真想把真相告诉她,可话在嘴边打了几个滚,还是咽了回去。

    布“我们现在怎么办?”张倩问道,几个女孩儿都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

    布“先不用管紫薇,救姜衡要紧!”我心里有数,所以才这么说,不料几个女孩儿都愣愣地看着我,快嘴的阿缘先开口道:“你真的不管紫薇姐姐啦?”我这才明白她们惊讶的原因,我对紫薇的态度显然伤了她们所有人的心。

    布我只好一笑,道:“她没事儿的,一会儿就能回来。”

    布就在她们将信将疑的时候,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哥哥!”我们马上扭头看去,只见紫薇风风火火地跑了过来,这妹子真给我争气!几个女孩儿这才扭回头莫明其妙地看着我。

    布紫薇跑到我们近前先喘了两口气才道:马上打断了她:“我知道了。”紫薇会意地点点头,马上改口:“你打算怎么救姜衡?”

    布“我就以紫剑门掌门的身份去要人!”

    布“你凭什么去要人?”紫薇道:“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姜衡已经不是紫剑门的人,也不是彩虹盟的人,你虽然是紫剑门的掌门,但是你没有理由去要人;凭面子?你也没有,论武功论势力,岳海天都不怕你,他是死了儿子,他也正急需找面子,绝不会只凭你两句话就把姜衡给放了;用利益交换,你又一无所有,什么都给不了他,所以你就这么去要人,肯定不会成功的。”

    布我点点头,“其实我也想过了,实在不行,我就把真相挑明,把事情揽到我身上,就凭我现在的身份,以及我和柳青的关系,我想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反正我一定要把姜衡救出来!”

    布紫薇还是摇摇头,“岳海天要的不是原凶,他只想找个替罪羊,让这件事有个说法,把他的面子遮过去,他怎么会握着姜衡这个软柿子不捏,非要来碰你这块石头呢?所以我敢肯定,他一定会咬住姜衡不放的。”

    布我笑了,看来紫薇已经把这件事情想得非常周到了,其实我也早就想到了,这一路上我没想别的,就盘算这件事儿来着。我又点点头,道:“其实我也做好了抢姜衡的准备。”

    布“那干嘛还要打草惊蛇?不如我们今晚就直接动手,打他个措手不及,把姜衡和清影一块抢出来!”她说完向我眨了一下眼睛,又道:“别忘了,有一个人可以帮你的。”我知道她指的是华叔,华叔武功非常高,有他帮忙,还是很有把握的。

    布“我带你去见他吧。”紫薇道。

    布张倩和阿缘带着6雨6雪回客栈,紫薇领着我顺着湖边一直来到江岸渡口,她手一指,道:“就是那条船。”

    布我顺她手指方向看去,果见矩码头五六丈远的地方停泊着一条大船,两个船夫正在船头晒着太阳。紫薇向我笑问:“能带我一起过去吗?”

    布以我目前的轻功,还达不到水上漂的境界,一纵也只有四丈多远,如果再带上她,两纵能上船就算不错了,不过我还是决心要试一试。我取出一锭银子抛给一个船家:“船家,买你一只木浆。”见钱眼开,那船家马上就取来一只浆跑过来,双手捧给我。我将木浆往水中一抛,然后抱起紫薇飞身一纵,脚尖在木浆上一点,又纵身而起。还好,我总算对得起自己,将将跳到了船上。

    布两个船夫一惊,正要问话,一见紫薇又都闭嘴了。从船舱里传出华叔的声音:“臭小子,你进来;小妮子,你在外边守着。”

    布我进了船舱将舱门关好,扭头看,果见桌边坐着一个黑衣蒙面人,他一把扯去脸上的黑纱,老家伙露出一脸狡黠的坏笑。我上前向他微微点点头,“华叔,我来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你,没想到你又变坏了。”

    布他示意我坐下,然后道:“不是我变坏了,是你这臭小子想学好了!”他又微微一笑,道:“你把容易的都先弄到了,剩下的可就一个比一个难了,我怕你应付不了,才出来跟你打声招呼。”

    布“燕如飞是你劫走的?”我忙问。

    布他笑着点点头,手往脚下一指,道:“她在下边。”

    布我这颗心也放下了,这才大摇大摆地在他对面坐下,倒了一杯茶,先喝了一口才又问他:“你一直都在跟着我吗?”

    布“我是把倩儿那丫头送到黄云观之后才到翠烟门的,正好是你上台比武的那天。后来我就跟着你一起到了雁荡山,不想马上就被那凶婆娘给嗅到味了,我上天入地都没能甩掉她,我猜你下一站应该是浅草阁,所以就先在这儿等着你了。”

    布说到花姑,我不禁要问问老家伙:“华叔,你不是自诩自己是偷心贼吗?那你怎么又会**花姑呢?”

    布老家伙无奈地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天生的淫贼,我一天不碰女人就受不了,看见女人我就想上,所以我才走上采花这条路。我偷心是为了偷武功,所以被我偷心的都是江湖中有名的女人;而被我**的都是些民妇,她们为了自身的名声,一般都不会声张;所以江湖人以为我后来只偷心不采花了。”

    布“当年我为了绿剑到了雁荡山,住在花姑家中,一连三天我没碰着女人,我实在是忍受不住了,所以就趁着她男人出门的时候**了她,不想正好被她男人回来撞见,我才失死了他。”

    布“阿缘是你的骨肉。”不管华叔这个人怎么样,他对我有恩,我如果不把真相告诉他,会觉得自己太不够意思的,所以我早就决定要把阿缘是他女儿这件事情告诉他,毕竟花姑也没说过不让我告诉他,我够诡辩吧!

    布他苦笑一下,却道:“我知道,我**她的时候,她还是个处子。”见我满脸惊讶,他又道:“她男人不能行房事,当时他还偷偷向我请教能否医治呢。”

    布哦,原来如此,怪不得花姑敢那么肯定阿缘就是华叔的骨肉!

    布老家伙一脸沮丧,我看得出,他心里也不好受,我不想把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于是便话锋一转:“华叔,老实交待,彩虹七剑,你得了几个?”

    布他又无奈地一摇头,“一个都没有拿到!当我会偷武功的时候,已经太晚了,我第一站就是绿云山庄,因为花姑的事,我没拿到剑就急忙逃走了;后来我又去了黄云观,就在我将要得手的时候,突然知道翠烟门唯一的弟子宫月影原来是我的亲生女儿,于是我便放弃了彩虹剑。”

    布我想知道的事情也都了解了,下面也该说正事儿了,我努力地向老家伙露出最灿烂的笑容,“华叔,今天晚上帮我到河海帮去救人行不?”

    布不料老家伙还是驳了我的面子,“不去!我跟他不沾亲不带故的,为什么要拚着性命去救他?不但我不去,你也不能去,办你的正事儿要紧!”

    布老家伙果然还象以前那么不讲人情,我冷笑道:“谁说不沾亲不带故?司马清影可是你外孙女,她也被河海帮抓去了,你去不去救她?说话!”

    布“不去!”老家伙真要气死我,“我留下的风流债太多,我究竟有多少个儿子女儿,我自己都不清楚,所以就全当做没有了!若不是你爹当年救了我一命,我才懒得管你!”</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