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八章 清影毁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真的很喜欢岳冰莹,她看起来就是那么可爱,她又是那么赋有正义感,同那些卑鄙的男人比起来,这女人显得格外地伟大!那天的情景我还历历在目,想到杨力,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让这姐姐成为他的老婆,我说什么都不会答应!

    可我现在又能给她什么呢?得到她的心得到她的人,然后再忍痛假意抛弃她,给她无情地打击,让她痛不欲生,以向世人证明我的无情无义?那我张郎还是人吗?我的心里非常矛盾,妈的,我该怎么办呢?

    我知道我现在不应该再滥用情,天下有那么多好女人,我不可能也不应该把她们都占为己有,除了我对她的喜欢,已经再也找不到任何理由让我去惦记这位姐姐。我的血海深仇未报,我不应该见一个爱一个,深陷情海;我的女人已经够多了,因为盗剑,以后还不知会再添几个,我没有那么多爱来承但她们对我的深情,她们也不会接受多余的人来分享她们本来就不多的关爱;公冶良不让我滥用情,华叔也不会同意我放着正事儿不干!

    可我就忍心让她继清影之后,成为我又一个遗憾吗?

    岳冰莹道:“我放了你又有什么用?你找得到他吗?跟你说实话,我也想救他,可是我把这里前前后后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关押他的地方!”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又道:“子时四刻一到,我爹就要拿他给我哥祭灵了,也许到那时才能见到他!”

    “我都跟你说过了,他不是真正的姜衡!他是我师弟张郎,也就是现在的紫剑门掌门,你们杀了他会遭灭顶之灾的!”清影缓了一口气又道:“柳青都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不信你们可以出去打听打听。”

    听了清影的话,我不禁又大受感动,原来她以为是我被抓了,特意赶来救我的!这姐姐真是让我摸不到头脑,看来只能先送她一个‘公私分明’的赞誉了。

    岳冰莹道:“我已经跟我爹说过了,我爹说我们抓到的是真正的姜衡,并不是我以前所见过的那个假姜衡,也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张郎。”

    “你们既然知道他不是真凶,那为什么还要杀他?”清影急道。

    嗯?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我会错意了,清影原来是用我的名头去震慑岳海天,好把真正的姜衡救出来!为了姜衡,她甚至不惜出卖我!

    岳冰莹道:“真凶?真凶是谁?不是真姜衡也不是假姜衡,不管抓到的是谁,他都是替罪羊,既然是替罪羊,还管得什么真假?何况到现在这时候,真的比假的更管用。”

    一阵梆锣声响,已经是子时三刻了!

    清影急道:“快点儿放了我,让我去救他!”

    “你救得了他吗?你若是真能救得了他,昨天晚上也就不会被抓了!况且你一天没吃东西,哪来的力气?”她顿了一下又道:“放心吧,一会儿我去救他!”

    “你真的会去救他?”

    一阵沉默,我猜大概岳冰莹只是点了下头,既而才听她说道:“给我讲一讲你那个师弟——张郎,好吗?”

    我心中不禁一喜,打听我那就说明她对我有意思了!但不知清影会怎么介绍我。

    “你喜欢上他了?”清影反问道。

    “不,只是以前听我哥哥说起过他,说他贪财好色,欺师灭祖,和柳青一起谋害你娘,反正就是要多坏有多坏。可是我就不明白,他既然那么坏,你娘为什么不杀了他,反而还收他做了义子?是不是我哥与他有什么过节,污蔑他?”

    清影竟然一声冷笑,道:“你哥说的没错,他的确是要多坏有多坏,简直就是败类人渣,他贪财好色,见利忘义,为了柳青那个贱货,她欺师灭祖谋害我娘,上次翠烟门比武招亲,就是他和柳青一起捣的鬼!若不是因为......”她停了一下,才道:“若不是他花言巧语蒙蔽了我娘,我娘才不会放过他!”

    “原来他真是那样的人啊!”我听出来了,岳冰莹非常失望!我心里这个气啊!司马清影,我招你惹你了,你这么败坏我的名声!好歹我也救过你的命,你要跟姜衡,我也没妨碍你,你何苦要把我恨得咬牙切齿的?!

    清影又道:“想必他跟你也说了不少甜言蜜语吧,他除了骗女人就没有别的能耐,他有多少女人,恐怕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打我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好在我早就看穿了他的丑陋嘴脸,才不会上他的当!”

    冰莹沉沉地应了一声,又缓缓地道:“其实我也看出来了。”

    完了,我在岳冰莹心中的形象算是彻底完了,打死这姐姐都不会再考虑我了!气得我真想冲进去扇清影几个耳光!什么人呐!你不愿意跟我就算了,竟然还不让别人跟我,你不夸我,我不挑你礼,可你也别信口胡说污蔑我呀!

    本来我想进去把她救出来,这下什么心情都没有了,要不是看在我干爹干妈的份儿上,我也许会扭头就走,不再管她了!我用手轻轻地抚着心口,现在身边没别人,只能自己安慰安慰自己了。

    岳冰莹道:“时候差不多了,我该去救他了,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他救出来的!”

    “你把我的穴解开,我跟你一起去!”清影道。

    “靠武力是救不走他的,我爹已经把他的武功给废了,你就算救得了他也带不走他。”岳冰莹又道:“其实我也解不开你的穴,否则我也早就给你解了,你在这儿先吃点东西,也许一会儿就该放你走了。”

    房门响动,大概是岳冰莹那姐姐出门了,我手指醮了点口水润破窗纸往里看了看,果然只剩下清影一个人呆坐桌边。我一掀窗子钻到屋内,她吓了一跳,急忙惊问:“你是谁?”

    我嘿嘿一声冷笑,“你说我是谁?”

    这姐姐对我还是满熟悉的,马上就认出了我,脸色不免有些紧张,慌忙又问:“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故做迷惑地自言自语:“对啊,我怎么到这儿了?”我向她一摆手,道:“你就当我没来过,我走了!”说完,我转身就要走。

    “你别走!”她急道。

    我转过身一脸坏笑地看着她,“有事儿啊?”

    “求你把我的穴解开好吗?”她低声下气地道,只瞟了我一眼便将目光垂下了。

    我走到她面前,低下身寻到她的目光,问道:“你就那么恨我?”

    她没有说话,咬着下唇把头又扬了起来,避开了我的目光。我站起身,在她的粉脸上亲了一下,她这才将目光又投向了我。我本不想再对她轻薄,可她刚才的话实在令我气愤,把好端端的一个岳姐姐给我打飞了,这口气我实在咽不下去,所以想在她这儿找点儿补偿,反正我和她也不是头一次,再多一次又何妨!

    我将双唇慢慢地向她的小嘴靠过去,她紧皱眉头却没有躲避,她让我吻她了!我轻轻地吻着她,将舌尖向她的小嘴顶过去,她犹豫了一下便放我进城了。

    待我离开她的双唇,她急道:“你现在可以给我解开穴道了吧!”

    “想的美!”我说完,将她抱起放到岳冰莹的床上,她急道:“你要干嘛?”

    “干嘛?这你都看不出来?”我一脸坏笑,“我这人贪财好色,要多坏有多坏,打你的主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我还能给放过?!等我把生米做成了熟饭,你爱跟谁就跟谁去吧!”

    “我刚才是瞎说的!”

    我又一笑,“既然你可以瞎说,那我就可以瞎做,你说是不是?”

    我本以为她会大怒既而哀求,却不想,她只漠然地瞟了我一眼,冷冷地道:“你如果不怕被别人现,那你就随便吧。”</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