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九章 正义岳冰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来这姐姐已经相当了解我了,知道我不会对她做那种事情的,是啊,她曾经主动送上门我都没要,现在又怎么可能去强迫她!更何况是在这种时候,这种场合下!纸老虎被拆穿让我觉得索然无味,其实我也没时间再跟她抹叽调侃,那边姜衡就要挨刀了,我还是办我的正事儿要紧。

    岳冰莹都解不了的穴,我也懒得去试,我一把将清影拉起来,双手抵住她的后背,将内力贯入她的体内,替她把所有关卡打通。她一轱辘身从床上跳下来,回过手就向我脸上一巴掌,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没用多大劲就将她搡出去两步。我一笑,“没吃东西就省点力气。”

    她忿忿地瞪我一眼,转身就走,我急道:“等一下。”

    她回过头冷冷地看着我,却是一句话不说。我无奈地一笑,问道:“干姐姐,你跟我说实话,我在你心里是不是就象你说的那么坏?”

    她犹豫了一下,才道:“不是,不过也好不到哪去!”她眯缝着眼睛咬着嘴唇,怨怨地看着我,又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啊?!你如果真想得到我,那就跟我回去成亲,你如果不想打我主意,那你就痛痛快快地放过我,以后别再耍我了行吗?!有我们这样的姐弟吗?你到底还想不想让我嫁人啊?!”说着,她用手背擦了擦嘴唇。

    被她一说,我自己也觉得太过分了,我对她又亲又抱的,的确不是弟弟应该对姐姐做的事情,她已经心属姜衡,我就更不应该这样对她了,只是刚才被她气晕了头,什么都不顾了。不过听她的话总有点别样的感觉,上次我扮姜衡的时候,她指天对地地誓,这辈子肯定不会嫁给我,现在这口气忽然又变了,好象她想跟我,倒是我不要她,责任全在我这了!

    “你爱我吗?”我问道。

    “不爱!”她回答得也十分干脆。

    我点点头,“我是好色,我是想打你主意,可是我张郎只接受爱我的女人,既然你不爱我,我又何必勉强你?!对不起,刚才是我不好,我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再对你做任何非礼的事情!姐姐,走吧,我们现在去救姜衡!”

    她仍然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向门口走去。“这边!”我急道一声,然后转身先从窗子钻了出来,她随即也跟了出来。

    我俩顺着墙根一直转到临靠前院的墙下,后院里已经没什么人,虽然我俩不是很隐蔽,却是十分安全,我和她扒住墙头,向前院里看了看。此时的前院,比刚才更明亮,人也比刚才更多,一百几十号人个个肃目而立,眼睛都注视着灵棚,只有那么少数几个人还在窃窃私语。

    我也急忙向灵棚看去,那帮念经的和尚已经不见了,那四个谢客的后生也站了起来,穿素的男男女女整齐笔直地夹道站成两排,看样子都是岳海天的儿子女儿。在两排的头里各有一把椅子,相对而坐两位老人,右边这位老妇人我认得,正是岳十三的母亲,我一眼便看见岳冰莹那姐姐挨着老夫人站在头一位;左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位年在五旬开外的微胖紫衣老者,浓眉阔目,一脸的阴沉,甭问这位一定是河海帮的帮主岳海天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灵棚那儿,我向清影递了一个眼色,然后飘身落到前院,她随后也跟了过来,我俩混在人群后边,慢慢地向灵棚靠近,选好了位置才停下脚步,静等事态的展。

    随着子时四刻的梆锣音落,忽然响起一阵震耳的钟声,刹时划破夜空,回荡在九江城内,不禁令人心惊胆寒,我知道,这是追魂钟,看来祭灵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果然,随着十一声追魂钟落,大门外一阵喧哗,紧接着一行人鱼贯而入,众人马上纷纷让开,一阵私声窃语。

    我终于见到了姜衡那老兄,他被两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架着拖到院内。他衣着整齐面目干净,看来河海帮的人并没有怎么折磨他,但他却是目中无神,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我忽然记起,岳冰莹说过,岳海天已经将他的武功废掉了,我心中不禁一阵难过,辛辛苦苦练了一辈子的武功就这么没了,这一切都是我害我的,我太对不起这老兄了!

    看着他,我不禁又愁上心头,就他现在这样子,我得怎么救他呢?!就算我能把他从岳海天手上抢下来,可怎么带他逃出这个大院!

    一干人把姜衡带到棺材前,将他按跪在地上,然后往后一退只剩下一个半祼胸背的彪形大汉,这时,又有两个汉子走上前,一个端着一小盆清水,一个端着一个托盘,盘上放着一把明晃晃的牛耳尖刀,看起来,他们是准备给姜衡开膛挖心!

    岳海天终于站了起来,众人马上停止了一切活动,若大个院子,一百几十号人,却静得连放屁都听得清清楚楚。岳海天缓缓地上前两步,向众人躬身深施一礼,然后直起身苍然道:“众位能来参加小儿葬礼,岳某在此表示感谢!”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又道:“岳某行走江湖几十年,虽谈不上行侠仗义,却也是有求必应,岳某处事,一向是以和为贵,从来不与他人结怨!却不想,我人到晚年,却还遭此不幸,让我岳某白人送黑人!老天不公啊!”老头越说越悲,越说越激动,双目之中竟流下两行老泪,也不知道这老家伙是真的还是假的!

    众人节哀之声顿起,杀声连成一片!

    岳海天双手往下压了压,示意众人静下,然后他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姜衡为人,老夫也十分敬佩,怎奈,他杀了犬子,老夫实在不能容他!”说罢,他便极为痛心地重重地一甩手,这就是示意刽子手可以行刑了!

    清影见状起步就要上前,我急忙一把将她拉住,在她耳边低声急道:“先看岳冰莹的!”我相信,那岳姐姐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我对她的人品毫不怀疑。

    果见岳冰莹身子一动上前一步,可还没等她说话,人群中却先起一声:“且慢!”我急忙扭头看去,只见从人群中走出一人,正是杨松!我不禁点点头,杨力没有说谎,看来这杨家父子还没坏到不可救药的地步。那就让他先说吧,他不行,再看岳冰莹的,都不行,那就得我上了!

    杨松走到岳海天面前拱手深施一礼,道:“杨松肯请岳兄铁面开恩,手下留情,饶过姜衡!老夫愿将整个鄱阳湖全部交于岳兄管辖,只求能换得他一命。”

    “不行!”岳海天斩钉截铁地回绝了,“犬子的性命怎可用做交易!”

    “岳兄!”杨松忽然撩衣襟单腿跪在岳海天面前,单手支地,头微微一点,道:“虽是姜衡害了令郎,但此事皆因如飞而起,杨松亦难辞其咎,如果岳兄非要杀姜衡不可,杨松愿替他一死!以向岳兄谢罪!”

    看着杨松这副德行,我不禁大受感动,这老家伙看起来还行,人品不是那么差,他能说出这样的话,就足以证明他还是有良心的。那么有身份的一大掌门,说跪就跪下了,能丢下这种颜面,我相信他是真的。

    岳海天伸手将杨松拉了起来,道:“冤有头债有主,杨兄不要难为岳某!你有没有想到岳某的心情,岳某的颜面,我放了姜衡,还怎么面对我河海帮的弟兄,还有何面目去见江湖上的朋友?!”说罢,他又一甩手,令道:“行刑!”

    “慢!”突然一声娇叱,岳冰莹飞身挡在了姜衡的身前,冷冷地看着她爹和杨松,这姐姐终于出面了。

    所有人都是一惊,岳海天和杨松都面带紧张地看着她,岳海天急道:“冰莹,你要干什么?”

    岳冰莹道:“爹,你不是说冤有头债有主吗?那你为什么还要杀他?”她向众人扫了一眼,大声道:“我哥哥根本就不是姜衡杀的!”</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