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二章 逃离九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他的身材和笑天王真的很象,但当我看清楚后才现,原来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后生,只见他满脸木讷,张目结舌正惊恐地看着众人,一看便知是被人给点了穴道。就在所有人都不解的时候,从他身后转出来一个黑衣蒙面人,嘿嘿一声怪笑,道:“献丑了,学得不象,让你们见笑了!”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一颗心放到了肚子里,脸上也不禁露出喜悦的笑容,这个老家伙真是可爱,他到底还是来帮我了!他不是别人,正是华叔!

    岳海天急忙上前两步,高声喝问:“阁下如何称呼?焉何来此捣乱?!”

    华叔又嘿嘿一笑,“称呼嘛,你就叫我黑衣人好了,捣乱嘛,我倒没那兴趣,只是那个臭小子是我罩的,他有难我自然要来帮他!如果你肯合作,咱们今天什么事情都不会生,如果你不合作,那后果可就不好说了!”说着,他右手一挥,一掌震在地上,立即激起一条电蛇,闪着蓝光贴着地面蹿向人群,所到之处大呼小叫人仰马翻,摔倒一片。

    因为岳海天是死了儿子,所以各帮各派,与岳海天有些交情的武林世家派来参加葬礼的也大多是些与岳十三同辈份的年轻后生,武功上自然浅薄,比不上那些老家伙,而华叔武功到底有多高,连我都不知道,只知道这老家伙当年偷了不少,功力方面更是高深莫测。

    右边完事儿,华叔一闪身又晃到左边,左掌由下往上一撩,掌风如墙,排山倒海一般又向左侧的人群压过去,刹时刮倒一片。老家伙这左一下右一下,立即震住了所有人,众人爬起身纷纷后退,我知道华叔是虚张生势,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这招果然管用,杨松刚要欺身上前,岳海天急忙抬臂将他拦住,然后向华叔问道:“阁下想怎样?”

    华叔又一声阴笑,道:“这些娃娃都是你朋友的孩儿,你若不想他们喋血九江,那你就把他们全都放了,我保证不伤害这里的一条性命;你若不答应,那就休怪我让你没脸去见你的那些朋友了!”说着,他右手变掌为爪,一下抓在他那后生的头顶。

    姜还是老的辣,华叔摸准了岳海天的弱点,岳海天极要脸面,他虽不行侠却是十分仗义,他可以不顾及自己儿子女儿的性命,却不能不管这些人的死活,如果这些后生鸟死在他九江,他的确是没法向江湖朋友交待。

    岳海天点点头,回头一声令下:“放人!”

    我的心一下子全放下了,我感激地看了看华叔,心中感慨颇多,老家伙一辈子无情无义,对他自己的骨肉都没有什么感情,却对我如此关爱,而我却对他向来不恭不敬的,老家伙长,老东西短的,现在真觉得有点儿对不住他。从阿缘那儿论,我得叫他岳父,从我干妈宫月影那论,我得叫他外公,我扭头看了一眼清影,还是跟着这姐姐一起叫吧,于是我笑着向华叔戏道:“外公,那我就先走了!”

    华叔先是一愣,即而嘿嘿一阵怪笑,道:“你们走你们的,不用等我!”

    我明白他话中的含义,向他点点头,然后转身来到姜衡面前,那老兄显然是被人点了穴,不能说话,只满脸惊疑地看着我,看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是谁呢!现在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扯他的胳膊将他背了起来。

    清影放开她怀里的姑娘一步蹿到我身边,为我保驾护航。我走到岳冰莹身前,对她急道:“姐姐跟我一起走吧!”

    岳冰莹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她爹又看了看她娘,清影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道:“你刚才不就是想走的吗?那还犹豫什么?快点走吧!”说着也不管岳冰莹同意不同意,扯着她的手便走。

    那姐姐还是挺愿意跟我们走的,回头向夫人喊了一声:“娘,我走了!”说完便拉着清影的手跟在我身后出了九江分舵。我满心欢喜喜笑颜开,救了一个,还拐了一个,这一趟真是没有白来!

    我背着姜衡大步流星向江边疾奔,清影和岳冰莹紧紧地跟在我身后。来到江边我举目看去,那条大船还在原地方停泊着,只是船上看不到一个人影,我大喊一声:“紫薇,我们回来了!”

    紫薇没有回话,我又高喊一声,仍然不见紫薇的身影,就在我心中忐忑的时候,只见几个船夫从舱内出来,一个来到船头放锚索,两个来到船尾用长槁撑船,船尾慢慢地向岸边靠近,越来越近,只有两丈来远了。

    没见到紫薇,我心知不妙,便又高喊一声:“紫薇!”

    紫薇终于出现了,只是在她身后还有一个人——花姑!花姑一脸阴容,右手掐着紫薇的肩头,冷冷地看了我们一眼,然后向我们喝道:“都给我上来!”

    华叔说得对,不管是谁,都知道用我的女人来胁迫我!我也真佩服花姑,她是怎么找来的呢?怪不得华叔说女人不能得罪,她们真的就象幽灵一般死缠不放。然而此刻我却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纵身一跃,背着姜衡跳上船尾,脚刚一落地,花姑便迅手封了我穴位,待她再看到姜衡,不禁又露出惊讶的目光。

    岳冰莹和清影相视一眼,谁都没动地方,花姑喝道:“都给我上来!”

    清影一声冷笑,“上去干嘛?给你抓啊,想得美!”

    花姑一把掐住我的脖子,对我道:“让她们上来!”

    我现在心里可紧张得很,生怕她认出我来,我也暗自庆幸,幸亏我现在还是姜衡的模样,要是让她知道我是张郎,是她的女婿,那她还不得把我吃了?!想起阿缘,我忽然灵机一动,忙道:“你是抓要我们还是要找华叔?”

    这一招果然管用,花姑忙问:“华越在哪儿?”

    “他去客栈了,他说他要去抓一个叫什么阿缘的女孩儿。”

    “阿缘?哪个阿缘?”花姑果然紧张起来。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他好象说那女孩儿是从雁荡山来的,叫什么封缘吧,好象是这个名字!”

    花姑果然更加紧张,我都说得这么详细了,她当然知道那一定是她的女儿,不禁疑惑道:“这丫头怎么会跑到这儿来呢?”但她随即手上又一用力,向我喝问:“在哪个客栈?”

    我没去过,也不知道阿缘她们住在哪个客栈,只好用上次我和燕如飞住的客栈搪塞她:“四海客栈!”

    花姑的目光在我脸上扫了几个来回,虽然她半信半疑,最终还是放心不下,她掐住紫薇的喉咙,狠狠地对我道:“臭小子,我现在就带她一起去,你如果敢骗我,她就死定了!”

    这个我倒不怕,花姑虽然凶了点儿,但她毕竟不是那种乱杀无辜的恶人,况且紫薇也一定会带她找到阿缘的,有阿缘护着,花姑也伤不到紫薇。于是我点点头,向紫薇道:“紫薇,你跟她去客栈吧。”

    紫薇会意地点点头,取出一张纸塞进我的怀里,道:“哥哥,那我去了。”

    花姑将紫薇夹在腋下,飞身一纵便飘到岸上,片刻间便消失在夜色里。待花姑走远,清影和岳冰莹才飞身上船,清影来到我面前,冷冷地恶狠狠地看着我,脸上忽然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坏了,以前都是她受制,我欺负她,现在她终于有机会报复我了!果然,她偷偷地伸出手,在我腰里狠狠地掐了一下。我疼得龇牙咧嘴,强忍着没有叫出声来,待她心理得到了满足,才探手给我解开穴道。

    我将姜衡送到舱内,把他安放到榻上后,急忙从怀里取出紫薇塞给我的那张纸,原来那是一张航线图:一条大江连到东海,在海上标注着几个岛屿,其中一个重重地涂了一个黑圈,我明白了,那就是我要带燕如飞去的地方。

    “起锚,开船,顺江而下!”我出门向船夫大声吩咐道。</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