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五章 终于眷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顺江而下,船行得很快,日子过得更快,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过了十天。

    这些日子过得也特安静,一路畅通无阻,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每天都在重复着同一个内容——行船。船上的生活也极为单调,我每天的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陪伴燕如飞,我和她现在已经非常亲密了,她每天除了向我打听这打听那就是跟我共商逃跑大计。不过商议归商议,她就是不肯与我进行交易,坚决不允许我碰她。

    但她俨然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依靠,她想时时刻刻把我留在她的身边,只要她能看见我,她的心就会踏实不少,我每次离开的时候,她都会毫不例外地说上一句:“你快点回来啊!”

    其实也只有我才能解除她的寂寞和恐惧,给她以安慰,带给她希望。我对她的照顾也是无微不至的,把她奉若公主一般,精心地侍候她。我会常常‘偷’来一些美味和她一起分享,我会在她郁闷的时候哄她开心,虽然日子越来越长,离九江越来越远,但她的精神状态却是越来越好,竟然还会偶尔地向我些小脾气。

    我从不对她非礼,哪怕是在她睡着的时候,这使她对我绝对放心,她放心地让我每夜留在底舱里与她共眠,她会趁我‘熟睡’的时候,小心翼翼地爬起来偷偷地解手,后来竟然还脱了外衣让我给她洗了。

    但有一点我始终不解,就是拴在她脚上有那条细链,那条锁链并非什么精纯之物,以她的蓝剑应该能够打得开,但她就是没有打开。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华叔点了她穴,她不出内力,可是过了几天之后我才警醒,她的穴应该早就自行解开了。后来我问她才知道,她的内力始终被压在丹田,就是不出来。我听了不禁有些愁,她的内力放不出来,我可怎么盗她的剑呢?!华叔这老家伙也真是的,竟然没有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儿。

    姜衡在岳冰莹的悉心照料下,身体也一天天地好转,现在已经基本康复,能够行走自如了,但岳冰莹还是每日里对他百般呵护,每次我上来,都会见到他们开心地在一起,把清影一个人远远地甩在一边。

    看到他们在一起,我的心总是有点酸酸的,但我真心地为他们感到高兴,从紫荆园到浅草阁,我欠姜衡的实在太多太多,他真是一个大度的好人,我把他害成这样,他对我都没有一丝责备,每次看见我都会露出善意的微笑。这么好的人,也应该由岳冰莹这样的姐姐来陪伴他。

    岳冰莹虽然是我的遗憾,但同样也是我的烦恼——她不是我的盗剑目标,我不应该滥播情种,况且我还要假扮无情无义。其实我想将她纳为己有,也是出于这么好的姐姐应该由我来照顾她的一生,我怕别人亏待了她!现在有姜衡来照顾她,我也应该放心了,愿天下好心人终成眷属吧。

    最不可理喻的,还是我那干姐姐司马清影,女人的心真是难以捉摸,尤其是这姐姐的心我就更是一点也摸不透。现在这船上已经没有她的牵挂了,她不爱我,也不想跟姜衡,但她却赖着不走,几次靠岸补给,她都没有张罗离开。

    她也很少与人交往,每日里就是扒着船舷看风景,她唯一有用的地方,就是按时给大家做饭,这十天,她的厨艺倒是飞见长。她的脸上再也见不到热情和笑容,看见谁都是一副平淡如水的表情,她也不嫌寂寞,甘当那个最无聊的人。

    她不走,我也不能撵她,况且我还真有用得着她的地方,紫薇不在这儿,我得另找一个人给我打下手,现在她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放弃了姜衡,我心里倒有一丝窃喜,我总感觉她有可能不再是我的遗憾,我的机会又来了!

    但我却总感觉别别扭扭的,要说机会,早就有了,我都已经得到她了,只是我自己又放弃了,原因只有一个——她不爱我。但要让她爱我,我真的又感觉实在太难,她现在对我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我总是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也就从来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况且我现在也没那功夫去讨她欢心。

    现在又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我,我到底爱不爱她,是否真的喜欢她?其实我对她的感情本来就很含糊,现在又因为她对姜衡的反复,使得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更是大打折扣。其实我也知道,她本不应该受到指责,她不欠姜衡什么,也没有向姜衡表白过,她对姜衡有意,也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马上就要到通州港了,那是一个出海港,我急忙来见岳冰莹和姜衡,我得撵他们下船了,我不能带着他们去海岛。还没等我开口,岳冰莹先说话了:“你来的正好,我有几件事要跟你说。”

    我点点头,看来她也正打算下船。

    “到了通州,我和姜衡就要下船了。”她见我点头又道:“虽然通州是四海帮的地盘,但河海帮与他们关系密切,所以你还是得多加小心;这条船只能在江河中运行,禁不起海上的风浪,所以你需在通州换乘铁甲大船出海。”

    “另外还有一件事。”她腼腆地笑着走到姜衡的身边,轻轻地勾住他的胳膊,道:“我已经决定嫁给姜衡,从此跟他隐居山林,所以我想现在就和他在船上成亲,请你和清影给我们主婚。”

    虽然我早有心理准备,虽然我也为他们高兴,但听到她的话,我心里还是有一点失落,我笑着向他们点点头。看着他们,我忽然觉得他们才是天生的一对,天地间的绝配,所有破坏他们的行为都是罪恶的。

    婚礼很简单,他们三叩九拜之后就算成亲了,他们并没有在船上入洞房,待直起身,姜衡便将岳冰莹的盖头揭去了,岳冰莹腼腆地轻投在他的怀中,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静静地等着大船靠岸。

    看着姜衡和岳冰莹相携下船,我和清影不禁相视一眼,彼此都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神情。我没有说话,等她的反应,现在就剩我了,看她下一步要干什么。她却只是呆呆地望着姜衡他们远去方向,一句话不说。

    我故意转身往回走,她竟然默默地跟在我身后,看来这姐姐还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我心里不禁一阵窃喜,回身笑着对她道:“姐姐从九江一直跟我到现在,是不是已经爱上我了?”

    “臭美!让我爱你?这辈子你都别想!”她眼睛一翻送了我一个白眼,道:“我正准备跟你说我下船呢!”

    妈的,又碰了一鼻子灰,不过我也该跟她说我的正事儿了。在我再三请求下,她终于答应了把我和燕如飞送到海岛上,一切细节安排停当,我才到底舱去见燕如飞。

    燕如飞早已心急如焚了,正扯着锁链一蹦一蹦地想从近处的通气孔往外看,见我下来急问:“是不是已经到通州了?”

    点点头,“那老头带人上岸了,现在船上只剩下他孙女一个人。”

    “那你快点儿放我走啊!”她急道。

    “把你放走了,那我怎么办啊?”我故做为难地看着她,眼睛在她脸上身上不停地打量着,又道:“那老怪物还不得把扔进河里喂王八啊!”

    “你不是都已经答应帮我逃走的吗?现在怎么又说话不算数啦?”

    我低头不语,她仿佛也明白了我的意思,搓动着两手也一声不吱,我们俩耗了半刻钟的时间,她终于沉不住气了,怯怯地极不情愿地道:“那我让你亲一下行吗?”

    其实我倒不是非要占她点儿便宜,只是能征服她一点儿就征服她一点儿,把她的心锁一道一道地全部打开,等她在我面前能自己脱光衣服的时候,那我离盗她的心也就不远了。

    笑着点点头,快步向她走过去。“啊——”她一声悲嚎,“你们男人怎么都这样啊?!”</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