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七章 归宿在何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就在我低头去吻燕如飞,马上就要接触到她小嘴的时候,只听“咣当”一声震响,吓得我急忙直起身回头去看,只见房门大开,清影一脸冰霜地站在门口。

    我心里暗笑,原来这姐姐也学会偷窥了。

    清影冷冷地瞟了我和燕如飞一眼,然后对我道:“你出来!”

    看来她这是要棒打鸳鸯鸟,我向燕如飞点了一下头,然后顺从地走到门外,清影狠狠地向燕如飞道:“你最好老老实实地给我待在这儿,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她厉厉的眼神吓得燕如飞不禁撅着嘴一耸肩。

    清影重重地将门代上,然后脸色稍缓,不过也没好看到哪儿去,她瞟了我一眼,然后抬腿便走,进了另一间客舱。看她的样子好象是有事要和我说,我急忙跟进去,随手将门代上。

    “怎么不去看风景,跑来搅我的好事?”我向她戏道。

    “你是盗剑还是盗人啊?早知道这样我就不来了,让你俩风流快活个够!”这姐姐的醋劲还没消呢,我本有心想安慰安慰她,可一想,现在还不能急,这姐姐可不是一个合格的演员,再说了,如果我先向她低头,她就更加跟我扬蹦了。

    “盗剑先盗心,我也是没办法。可惜你没有蓝剑,要不我就向你要了!”我说着向她露出一丝坏笑。

    “你死了那条心吧,就算我有也不会给你!”这姐姐就是属鸭子的,到什么时候嘴都是硬的。

    我只是向她嘿嘿一笑,向她问道:“你找我有事儿?”

    她点点头,道:“我总感觉有点儿不大对劲,这些船夫有点怪怪的!”

    她的话吓了我一大跳,岳冰莹告诉过我,说这四海帮和河海帮关系密切,让我多加小心。这船上可不比6地,我和清影武功再高,也只能在这船上施展,如果这些船夫真想害我们,不用别的,人家往水里一跳,把我们往汪洋大海上一扔,我和清影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计可施。

    “你都现了什么?”我急问。

    “倒也没现什么异常,只是他们都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我,好象心里有鬼。”

    我心中暗笑,你醋劲那么大,人家不看你看谁啊?换做我也得多看你两眼,你又那么凶,人见人怕,那可不就象心里有鬼似的?!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出去转了一圈,这些船夫的眼神是有点儿贼溜溜的,见到我也是皮笑肉不笑,看起来是有那么点儿可疑,不过我也没有现什么异常现象。大概我们三个在这些船夫的眼里就是一个笑话,我不禁给自己宽宽心,别太紧张了。

    我回到舱内,清影急忙相问:“怎么样?”

    我向她笑道:“没事儿,是你太敏感了,不过多加些小心,把他们盯紧点儿。”看见她点头,我又道:“如是没有别的事儿,那就回去陪她了。”说完,我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她急忙将我叫住。

    我回头看看她,“还有什么事儿?”

    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天在九江救我们的黑衣人是谁?”

    “我外公。”我笑着答道。

    “你外公?你有外公吗?”她满脸狐疑。

    “你外公不就是我外公吗?谁让咱俩是姐弟呢!”

    “哦!”她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没别的事儿我就回去了。”说完,我又转身要走。

    “站住!”她又急忙将我叫住。

    我心里好笑,看来这姐姐是寂寞难耐了,非要把我留下来陪她不可,也难怪,她都已经当了十天哑吧,做了十天看客了。我没有再问她什么事儿,省着她东扯西扯地找借口,话多了反而会伤感情。我走到案边坐下,顾自倒了一杯水。

    我不问,她也不说话,溜溜达达地在屋里散着步,我知道她想让我先开口,我就是急她,就是不说话,烈马得先驯服了才好骑,否则是容易摔下来的。但她还是不开口,我都喝了两杯水了,她也没吱一声。

    我站起身,对她道:“如果没别的事儿,我就回去了。”

    “站住!”她又把我叫住。

    我实在忍不住了,嘿嘿笑道:“你要真舍不得我啊,那我晚上过来陪你好了。”

    “少跟我贫嘴,做饭去!”她没好气地道,“还指望着我给你们做饭,侍候你们呢?!美死你们!现在我是主人,你们两个是奴隶,得你们侍候我了。”

    “那不是有船夫呢吗,让他们做好了。”我道。

    清影晃着脑袋气我道:“他们我信不着,我就让你做,你做不做?”

    “做!”我无可奈何点着头,她现在在醋劲上,我先别惹她。

    太阳已经落山,水面上只留下一抹淡淡的余辉,虽然我们还在河道中,但我已经看到了茫茫大海,一片蔚蓝,越来越宽阔,捕鱼的小船已经扬帆归航,岸边更是一片忙碌的景象,我们马上就要出河道入海了。

    做饭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其简单的工作,我已经给华叔做了几年的‘私家厨子’,今天日子特殊,有失落的,也有重燃希望的,但总的不说,心情不错,一高兴,我做了六个菜,天蒙蒙黑的时候,终于大功告成了。

    我刚刚走出尾舱,便闻到空气中有一缕淡淡的怪味,我嗅了嗅,是从船头飘过来的。我心中不禁一惊,虽然我安慰清影说没事儿,但我对那些船夫也是颇有怀疑,我急忙放下东西向船头疾奔。

    在路过客舱的时候,忽听从燕如飞的房音里传出一阵阵哭叫声,我顺着窗子往里看了一眼,清影正拿燕如飞开心呢!这姐姐也真是的,但现在前边情况不明,我没功夫理她,便向她大喊一声:“放开她!”说完仍旧向船头疾奔。

    我到船头一看,果然大事不妙,只见两个船夫正往甲板上倾倒火油,一个船夫正要打火镰点火,说时迟那时快,我顾不上别的,遥一掌直击点火的船夫,虽然稍远,但还是把他打了一个跟头。

    三个船夫见势不好,扔下东西撒腿便跑,到了船舷纵身一跳,全都落入江中。我追到船舷往下一看,只见两只皮筏子上载着十几个船夫,已经划出几丈之遥,那三人正奋力地游过去。

    妈的,老子最担心的事情终于生了,我情急之下,手指疾点,射出三支青剑,那三个船夫立即沉了下去,水面上飘起片片血红。那两个皮筏子见状忙奋力挥桨,我又射出几支青剑,无奈太远,已然伤不到他们了。

    “生了什么事?”我身后传来清影急促的声音。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指着远去的皮筏子对她道:“他们跑了。”

    “那快点放锚啊!”她急道。

    对啊,还是这姐姐有经验,看来这十天她也成了半个船夫,我急忙向船锚处跑去,可是到了近前不禁傻眼,铁锚早被那帮混蛋丢到了江里,只剩下一轴铁链。

    “尾锚!”清影又急叫一声,说着,她先飞身向船尾疾奔。等我赶到的时候,却见她一脸茫然,原来尾锚早就***没了。

    “跟我来!”她又急呼一声。我还真以为这十天她也学会了驾船呢,心里不禁燃起一丝希望,可我们鼓捣了半天,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原来她也只是看到了一些皮毛,其实这么大一条船,也根本不是两个人能够驾驭的。

    天黑了,江面上只剩下我们孤零零的一条大船随着滔滔的江水飘向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我和清影呆呆地站在船尾,呆呆地看着岸边离我们越来越远,直到它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中,最后连那一点微弱的灯火也看不见了。

    不幸中的万幸,我没让他们把船点着了,否则的话,我们现在早已葬身火海。我和她相视一眼,彼此都是一脸的茫然,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归宿将是何方,或许就是这茫茫大海!</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