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八章 同舟共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清影长叹一口气,目光呆滞露出一丝绝望,忽然扭头看了看我,脸上虽然挂着一丝哀怨,却没有责备我把她拖进来,也许她本来就是想跟来的。“怎么办?”她有气无力地向我问道。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但我是这船上唯一的男人,是唯一可以给她们希望和安慰的人,是她们唯一的精神支柱,如果我崩溃了,那她们就得疯掉。好在老子在鬼门关前已经转悠过几个来回了,现在又不是刀架脖子上那么危险,所以我还沉得住气。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先吃饭!”

    这姐姐毕竟也是见过些风浪的人,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垮掉,见我一脸轻松,不禁也微微舒展了愁容,点了点头,忽又问:“那燕如飞怎么办?还做戏吗?”

    听她的话,我就知道她已经开始绝望了,我必须要给她重树信心。“当然要做,我还没拿到她的蓝剑呢,现在是天赐良机,我想她很快就会倾心于我的!只是你别总拿她寻开心,对她稍微好一点儿,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就别再为难她了,我们现在必须要同舟共济,共渡难关。”

    “好吧,该怎么做你安排吧!”她说着,有意地往我身边靠了靠。

    我刻意布置了一下厅舱,一张方桌摆在中央,四周点燃了八支大红烛,把整个厅舱照得亮堂堂的。我将饭菜重新热了一遍,热气腾腾地端上来,又特意拎了两坛酒,燕如飞那小酒鬼已经很久没有闻到酒香了,该让她解解馋了。

    我来到燕如飞的房间,她正老老实实地坐在床边,目光呆滞满面愁容,我进来她都没有一点反应。我走到她面前,轻声道:“燕姑娘,出去吃饭吧。”

    她抬头看了我一眼,突然小嘴一咧悲嚎起来,那不是正经的哭,那是一种泄,看来船上所生的一切她都已经知道了。我伸手在她的小脸上摸了一下,她立刻将我的开,扬起头怨怒地瞪着我。

    我阔起肩,拍了拍胸膛,微笑着向她道:“想哭的话就到这儿来哭。”

    她默默地看了我片刻,突然站起身,两只小拳头捶着我的前胸,又放声悲嚎起来:“我被你们害死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啊——”

    是啊,我也想回家,虽然我不知道哪里是我真正的家,是杨柳镇,还是莲花庵(我干爹干妈那儿),抑或是紫荆园,哪里都好,我不要飘泊在这无际的大海上。我张开双臂将她搂在怀中,任她在我胸前恣意地挣扎。

    “把嘴闭上!”门口突然传来清影极为暴戾的一声,只吓得我和燕如飞都浑身一抖,燕如飞马上就哑声了,但她只是稍稍一停,然后便又放声大哭:“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杀了我吧,反正早晚都是一死!”

    一说到这个‘死’字,我的心头不禁一阵凄凉,不觉地将抱住燕如飞的双手放了下来,是啊,死亡已经笼罩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头,比刀架脖子上还要难受,那是一种怎样的煎熬?!

    “你再闹,我现在就把你扔到海里去!”清影更加暴戾的一声。

    但燕如飞没有再理会她,反而哭得更凶了。清影突然飞身过来,一把抓住燕如飞的胳膊,转身就向门外拉去。燕如飞不闹了,使劲地拉着我,我一伸手抓住清影的手腕,“放开她。”我平静地对她道。

    “你给我把手拿开!”清影向我大声吼道。

    我愣愣地看着她,这才现她的情绪真的很激动,并不是在装相,我忽然间明白,我们的理智正在一点点地丧失,每个人都心烦意乱,任何一丝波动都可能导致精神上的崩溃,我是男人,我有责任保护她们,保护她们不被自己打倒。

    “放开她,天还没有塌,地还没有陷,我们都还活着!天无绝人之路,等明天出海打渔的渔船一出来,我们就没事儿了!”

    她们都知道我是在自欺欺人,但她们都冷静了下来,清影使劲甩开燕如飞的手,燕如飞马上藏到了我的身后。我回身向她放出坚毅的笑容,对她道:“没事了,我们出去吃饭,我都饿坏了!”

    我推着燕如飞向门口走去,回手悄悄地拉了一下清影,向她微微一笑。

    我坐在中央,左边大辣椒,右边小辣椒,我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红烛摇影,美酒佳肴,左拥右抱,假如没有死亡的威胁该有多好!我给她们倒满酒,端起碗向她们示意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小酒鬼见了酒果然不要命,一碗一碗地喝个不停,她的神智也是越来越朦胧,哭哭叽叽嘟嘟囔囔地车轱辘话说个不停,我和清影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喝着酒吃着菜,有这么一个小活宝在桌上闹腾,气氛倒轻松了许多。

    小酒鬼虽然嗜酒,但却不胜酒力,我和清影还没怎么样,她就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了,渐渐地传来沉重的呼吸声,她睡着了!我没有去理她,又给清影倒满一碗酒,端起碗向她道:“干姐姐,来,咱姐弟干一个!”

    “你想把我也灌醉了?”她虽是这么说,还是端起了碗,与我轻轻一碰。

    这姐姐看出了我的意图,是啊,醉了多好,睡着了就可以暂时忘却所有烦恼!我俩相对一饮而尽,她竟然露出一丝微笑,但她的眼角却落下两滴大大的泪珠。“你还是把她送回房间吧,免得我们说话被她听到。”她轻声对我道。

    我点点头,走过去双手托起燕如飞,当着清影的面在燕如飞的小嘴上轻轻地亲了一下,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清影,她的脸色果然沉了下来,没有好气地道:“你不要乘人之危好不好?”

    我向她一笑,“你不让我亲,我就只好亲她了。”

    我将燕如飞送回房间,把她轻轻地放到床上,给她盖好被子,看着她沉静的小脸,我忽然为她感到悲哀,自从她跟我从浅草阁出来,便再也没有过上好日子。我忽然又开始恨起华叔,都是那老家伙出的馊主意,要不我们也不会落到这地步。我又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转身退出了她的房间。

    清影不再说话,一口口地细品慢饮,我看出来她的心情很沉重。“干姐姐,我给你讲一个笑话吧。”我说道。她瞟了我一眼,轻轻地点点头。

    “有一次,我和张倩在杨河边上的树林里**,我们正在亲热的时候,下边又来了一男一女,我和张倩在树上接吻,那一男一女在下边亲嘴儿。”

    清影没有反应过来我在讲她,不屑地道:“两对狗男女!”

    我只微微一笑,接着道:“后来他们亲热够了,那女的就回去了,那男的又跑到杨河里去洗澡。我便悄悄地跟过去把他的衣服给拿走了。”

    清影露出一丝笑意,“你干嘛那么缺德啊,人家招你惹你了?”看来赵逸并没有把他当时出丑的事告诉清影,也难怪,那么没面子的事儿他又怎么能说。

    “当然惹我了,谁让她亲我老婆!”借着酒劲儿,我又开始口无遮拦了。

    “你是说林玉蓉和李月?”她惊异道,但马上又不解地问:“你当时就忍了?”

    林玉蓉,我非常不愿意听到的一个名字!我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接着道:“当我到家的时候,正好看见李月在纠缠林玉蓉。”

    清影眼珠转动了一下,马上露出警疑的眼神,但她没有说话,等着我讲下去。我接着道:“于是我就骗李月,说那女的正在杨河里洗澡,那色鬼果然急忙就去了,不大一会儿,那男的就穿着李月的衣服回来了。”

    清影突然伸手向我腰间袭来,我急忙一躲让她抓了个空,她又气又急地嗔道:“过来!让我掐一下!”

    难得她现在有如此好心情,我无奈地笑了笑,欺身向她靠过去,她探手在我腰里狠狠地掐了一下,只疼得我龇牙咧嘴连声求饶。</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