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九章 清影醉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在我的求饶下,清影终于放开了手,我急忙在腰里揉了揉,故做怨怒地看着她,她也故做神气地看着我,忽然道:“后来呢?”

    “后来,我又抽火,让他又教训了一下李朋。”我一边揉着一边平静地道,讲到这儿的时候,我已经没有什么兴趣了,而她却扬溢着淡淡的笑容。

    “喂,我说错什么了,你就掐我?”我故意又往那话题上引。

    她又伸手过来在我腰里拧了一下,嗔道:“谁让你偷看我!”不过她这次倒是没使多大的劲儿,我心中暗笑,我和她现在俨然是在打情骂俏。我不禁坏笑,道:“唉,当初的两对狗男女,现在就只剩下咱俩这一对了。”

    我腰间猛烈地一痛,这下她加劲儿了,我急忙痛叫着再次求饶。

    她不再掐我,也不再说话,学着燕如飞的样子一碗一碗地急喝,脸上也渐渐地泛起红晕。“干嘛喝得那么急?”我问道。

    她瞟了我一眼,道:“你不是想让我也醉掉吗?”

    她不是酒鬼,但她酒力好强,两坛米酒都喝光了,她也没有象燕如飞那样烂醉如泥,但她的脸在烛光下却红得象个熟透的柿子,眼里也放出明亮的光彩。“我要回去休息了,你把蜡烛熄了吧,别烧着了。”她有气无力对我道,难得她现在还能惦记起这事儿。

    我站起身,竟然也有些打晃,不过还算清醒,我将八只大红蜡烛全都熄灭,回身再看清影,她也已经不行了,伏在桌上一动不动,只能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

    我走到她身边,轻呼两声,她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又醉了一个!我将软绵绵的她横身托起,摇晃着身体把她送到房间里,我弯腰将她放在床上,脚下不稳,一下子扑倒在她的身上,她竟然还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的脸枕在她的胸上,软软的柔柔的,真是舒服极了,我不禁恶意地在上边蹭动了几下,她只是被我压得呼吸有些急促,全然没有知觉。看着她的娇态,我不禁一阵阵冲动,我打这姐姐的主意可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她就在我的眼前,她烂醉如泥,我可以为所欲为,其实我也知道,就算她清醒,她也不会拒绝我对她做任何事情的。

    我已经十多天没碰过女人了,身体里早已蓄满了激情,突然的变故又打乱了我的所有计划,我已经不想再把她留到明天。时间对我们来说极其的珍贵,我应该珍惜每一天每一刻,好日子多一天是一天!

    她的脸好烫,火辣辣地吓人,我的双唇在她炽热的脸上尽情的吻着,慢慢地寻找她的双唇,她依然一动不动,任我轻咬着她柔柔的两片,冲击她两排玉齿。我的手摸向了她的腰间,她忽然从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

    她这一声把我吓了一跳,我急忙起身收回手慌道:“姐姐,脱了衣服再睡吧!”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乐了,既然决定要做坏事,还缩手缩脚地干什么,干脆就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我喘了两口粗气,定了定神,然后双手毅然地向她腰间摸去。

    我脱过好多女孩儿的衣服,却从来没有脱过她的衣服,我没有给女人穿衣服的习惯,但我却给她穿过衣服!真是不公平啊,今天我终于可以把这个逆差找回来了!我给女孩儿脱衣服的水平现在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三下五除二,没喘上两口气的功夫,我便把她扒个精光。

    她赤条条地躺在我面前,洁白的肌肤散着微微的炽热,细长的玉颈,削瘦的双肩,耸立的双峰,娇柔的细腰,丰润修长的**,我特意又多看了一眼她腿上的那块黑斑,目光一挑落在她的幽深之处,今夜,又一个女孩儿将被我变成女人!

    我急忙脱去自己的衣服跳上床,一把将她搂在怀中。深秋的夜好冷,海上的夜更冷,我抖开被子将我和她盖得严严实实。我紧紧地搂着她,闻着她的女人香,感受着她的体温,她依然老老实实地不动,任我摆布。

    她真的象一个玩偶,任我抚摸着她的每一寸肌肤,任我恣意地亲吻她的双唇,将舌尖探到她的口中横行霸道。我解开她一头秀,长长的柔柔的遮住了我们的脸,我又扯了扯被子,让它把我的罪恶掩得更严。

    我已经按捺不住了,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看着她娇艳的脸庞,我犹豫了一下,又从她的身上翻了下来。“姐姐,姐姐!”我轻轻地呼唤着她,手上也不觉地用力,轻轻地晃着她的身体。

    我想把她叫醒,如果一个女人不知道自己的初夜是如何渡过的,感受不到那一生一次的痛苦,那无疑将是她一生的遗憾,我是不会让她遗憾终生的。况且,我在她神智不清的时候占有她,她会说我强暴她**她,她一辈子都有话说,一辈子都会居高临上;如果我把她叫醒,那便是通奸,那可就是她自愿的了。

    可是不管我怎么叫她,她就是不醒,也是,醉酒的人是不可能这么快就醒的!怎么也得等酒劲过去之后才能明白过来。我看着她的俏脸,抚摸着她的玉体,强自压了压欲火,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失去女儿身。

    我也有些头晕脑胀,欲火很快地就熄了下去,我也先睡一会儿吧,等养足了精神,我再和她大干一场。想到这儿,我将她又往怀里搂了搂,在她的小嘴上亲了一下,我也闭上了双眼。

    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她的手指忽然动了一下,有意无意地在我身上一划,我没有动,但我的心里却是一动。她咳嗽了一声,手指又悄悄地动了一下,我还是没有动;反复几次之后,她的动作终于大了起来,整只手在我的屁股上轻轻地抚摸着。

    我终于明白了过来,其实她根本就没醉,大概是受了燕如飞的启,装出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对她大施轻薄,让我在她‘非自愿’的情况下占有她,她抹不开面子要我跟她同床,便想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也是,以前在她受制的时候,我都会对她轻薄一番。

    我心里暗笑,刚才是她跟我装相,现在我也跟她装装相,于是我不但没动,反而加重了呼吸,出微微的鼾声。她摸了我一阵见我没反应,便轻轻地推了推我,轻声道:“你睡着了吗?”

    我身子一倒,放开她平躺下来,她又使劲儿地推了我两下,我当然不会理她,她便又用力地晃着我,我真想起来告诉她:“你就是叫到天亮,我也不会醒的!”可我不能说话,只好装做迷迷糊糊的样子满嘴嘟囔着,伸手在身上无目的地抓了几下。

    她终于放弃了,“不能喝就别那么多嘛!”她嘟囔了一句,然后将手放到我的胸上轻轻地抚摸着。她摩挲了一阵,小手便悄悄地向下滑去,在我的小腹上犹豫了片刻才毅然地又向下滑去。

    本已泄了气我被她鼓舞得豪气冲天,她倒更来了兴致,轻轻地掀开被子,起身向下边看去。呵呵,男人对女人好奇,女人对男人更好奇!

    突然,她使劲儿地在我下边打了一下,疼得我“啊哟”一声痛叫,她一惊,急忙倒身躺下,快地将被子重新盖好。我想了想,决定再装一会儿,于是便不动,静等她的反应。果然,她只老实了一会儿,便又伸手向我摸来。

    就在她又摸到我下边的时候,我突然伸手将她的手按在我的身上!嘿嘿一阵坏笑。“你!”她一惊,我扭头看了看她,她的脸更红了,满脸的羞涩。她拚命地撤回手在我腰里狠狠地一拧,恨道:“让你坏!”

    我抓住她的手,向她坏坏地一笑,淫声道:“玩够了吗,姐姐!现在我们开始吧!”说着,我一翻身,将她压在身下。</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