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八章 杀机再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可惜我没有那块天地会的令牌!”病中鬼露出一脸的遗憾,“帮主在临终的时候才告诉我,那块令牌真正的用途,其实就是用来接通任督二脉的,只有将任督二脉接成一脉,才可以修成哭笑神功。帮主过世之后,我曾经尝试过,好在我有准备,才没有走火入魔,所以虽然我有哭笑神功的全部口诀,却无法修成哭笑神功。”

    原来如此,我现在才有点遗憾把那块令牌就那么轻易地给了笑天王,但过去的事情我也不想再去后悔,况且当时也是为了救6雨6雪,就算知道了那令牌的用途,我想我也会用它去换了她们姐妹俩的。

    “前辈,那你可不可以把哭笑神功传给,让我也试试?”我又向他试探道。

    他又一阵尖笑,手往外边一甩,道:“都在石壁上呢,只要你把我侍候得舒服了,想怎么练就怎么练,走火入魔可别怪我!”

    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好说话,这么一套绝世武功就这么轻易地告诉了我,往往是越容易的事儿就越令人怀疑,我将信将疑地问道:“你不是耍我吧?”

    他笑得更厉害了,笑了好半天才道:“我为什么要耍你?就算你练成了又能怎么样?你是能把我杀了,还是能长翅膀飞回去?我又留着它干嘛?!”他终于不笑了,竟长叹一声,才道:“我年过七十,也没几天活头了,是上天派你到这儿来接替我,我死以后,这套哭笑神功就要靠你来传承了,但愿有人能找到这里,不至于使这套武功失传。”

    想想他现在的处境,我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不禁也惆怅万分,他说的不错,就算我练成了哭笑神功又能如何?还不是要象他一样老死在这里!除非是有人特意来找我们,可是又有谁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呢?这个岛为不为世人所知,我心里都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茫茫大海,又有谁敢冒然深入呢?!

    病鬼在我肩上一拍,给我解开了穴道,一声尖笑,“跟我来!”说罢,他身形一飘,飞落地面,我急忙跟了下去。他象一只蝴蝶一样贴着峭壁一溜狂飞,手指频点,尖笑道:“这儿,这儿,这儿都是!”

    他指点的地方果然刻了许多文字,我急忙扑到一个矮处,果见四个大字:‘哭笑神功’,旁边又有许多小字,看来都是口诀。我抬头四望,这一处,那一处,高高低低,数不胜数。我向他喊道:“这一块那一块,乱七八糟的,我都搞不清哪个先哪个后,不走火入魔才怪!”

    他飞身回到我身边,嘿嘿尖笑,双手在我面前的石壁上一划,笑道:“其实就这么多。”

    “那些都是什么?”我手指着高处不解地问。

    “都是一样的!”

    “你刻那么多干嘛?不嫌累啊?”我不满地道。

    他又嘿嘿一笑,“当你闲得闹心的时候,就不知道什么叫累了!”

    ******

    因为我们的到来,病中鬼枯燥的生活平添了许多乐趣,老家伙白天就到我们的船上来,晚上再回到他的山洞去,我要他留下来和我们一起住,他悄悄地告诉我,听到女人的**声,他会浑身冷。原来他偷鸡的时候,正赶上我和清影的激情时刻。

    有人陪他说话,有人侍候他的饮食,老家伙的笑声便更多了,一天到晚就听他那个刺耳的尖笑了,我不禁都有些感到害怕——不知道我练成笑功以后会是个什么样子!但老家伙不大喜欢女人,尤其是不喜欢清影和燕如飞那样不温柔的女人,于是他就总开我的玩笑,问我怎么弄来这样两个泼妇?我告诉他,有总比没有强。他便笑道:“那倒也是,你可以不用指望别人来接你的班,她们就可以给你造小人的。”

    我已经好多年没有练过武功了,也根本没有那个耐心丸,练了一会儿就坐不住了,于是便跟病中鬼打趣,直到没趣可打了才又去练功,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练了十几天也没什么大进展,不过时间对我说有的是,也许这辈子我就陪它玩了。

    清影依然每日里拿燕如飞寻开心,我知道她是‘公’私兼半,燕如飞跑我这儿来告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只是我现在有了哭笑神功,潜意识里已经不象以前那么把她当回事儿了,所以我也总是安慰安慰她,敷衍了事,她眼神里的哀怨不禁越来越浓。

    我对燕如飞有所冷淡,清影对我却是越来越热情,甚至故意在燕如飞面前向我亲昵,以表示我是属于她的。天一黑,她便把燕如飞的穴道点住,然后便拉着我回到房间里和我共渡激情时刻。在我的调教下,她已经完全放纵,‘歌声’越来越嘹亮,需求也越来越多,甚至早晨起床前还要加个班。

    这天晚上吃过饭,病中鬼刚刚离开,燕如飞便悄悄地来到我身边,小声道:“我是去洗个澡,你陪我去好吗?”

    我心中不禁暗笑,看来这十几天里,我对她的冷漠已经让她感到了危机,她竟然主动地约我出去洗浴,美人盛情之邀我是不会拒绝的,我向她笑着点点头。

    我和她默默地并肩走着,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想彻底征服她;她想说话,扭头看了我几次,但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来到溪边,她默默地看了我一眼,抿了抿嘴唇,然后转过身,一件一件地脱下衣服,直到脱得一丝不挂。我默默地注视着她,她的异常我不能不谨慎对待,我必须要先搞清她现在的心境。

    她慢慢地走水中,直到没腰了才回头看了我一眼道:“你不下来吗?”

    她又向我出了邀请!我笑着点点头,脱去衣服,走到她的身后,从后将她抱住,她就势顺从地靠在我的怀里。看来她今天是下定决心要把自己交给我了,可是我怎么办呢?收了?还为时过早,她已经是我到嘴的肥肉,不把她的蓝剑弄到手,我是绝对不可以把她咽到肚子里去的。

    “我帮你洗好吗?”她轻轻地道。

    “不了,还是我帮你洗吧。”我笑着道。

    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与其说是我给她洗澡,倒不如说是我对她的轻薄,给女人洗澡绝对是一种享受。呵呵,我身边的这两个女人,一个我给穿过衣服,一个我给洗过澡,这刁蛮女孩儿就是与众不同!我的双手在她身上游走着,不放过她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她只轻轻地靠在我的胸前,放任我对她恣意轻薄。当我吻到她小嘴的时候,她第一次将香舌吐到我的嘴里。

    “我们上去吧。”她轻轻地说完,甩开我的手,顾自走到岸上,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慢慢地躺在了草地上。她正等着我去将她变成女人,看着这么美丽的女孩儿主动向我示爱,我真的要把持不住了,我努力地平了平心气,才走过去躺在她的身边。

    “我给你了。”她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你不想等到半年以后了?”我笑问。

    她没有回答我,我扭头看了看她,她正撅着小嘴,泪水滚滚而出。“既然你这么委屈,那又何必勉强自己呢?”我坐起身,替她擦去些许泪水。

    “可是她欺负我,你都不象以前那么护着我了!”她怨怨地对我道,“不就是因为她天天晚上和你睡一个床,而我没有给你吗?那我现在给你了,你以后要帮我!”

    我笑了,手指在她脸蛋上轻轻一划,“对不起,这几天我只顾着练功了,没有好好地照顾你,是我不好。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

    “你爱她吗?”她双眼直盯盯地看着我。

    我一笑,向她摇摇头,“我只爱你,你才是我的小天使。”

    “那我们就把她杀了吧!”她突然眼露凶光,“我再也不要受她的气了!”她向我大声地喊道。</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