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五章 修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九天玄女又道:“不管是花行的采阴还是媚行的采阳,都是汲取对方体内的精气,而非直接盗取对方的武功。盗功之说大概真的得算是你师父华越的创了,不过他只是盗得了功力而已,并不知晓其中的玄妙。”

    “我听他介绍了盗功术的要领——盗功先盗心,利用处子初夜泄身的时候将功力盗走,其实这只是表象,并不是真谛。因为想让处子泄身并非难事,既使不用春药,真正的花行高手若全力施为,一样可以令处子如痴如醉,欲仙欲死。”

    “据我分析,盗心实际上就是破女子的情关,而阴关则是守身的第一道大门,就如同你站在这个院外想要进来从我手里拿走一件东西一样,你必须要先打开院门进来,然后还得看我愿不愿意给你,如果我对你动情,既使你不张口要,我也会主动地把它拿出来给你。”

    “对于处子来说,她的门户只有阴关一道门,就如同这个院子,关上大门,她在院子里玩耍,如果你在这个时候破门而入,便可以马上见到她,但如果她不愿意把东西给你,你就不会如愿。”

    “而对于非处子来说,她的门户就不好找了,因为大门已经洞开,她必然深藏闺房,而你只能进到院庭,根本就找不到她,既使她想把东西给你,但她并不知道你来了,所以这时你就要通过手段把她叫出来,让她知道你来了,带着东西主动出来见你。”

    她讲得很透彻,我听得也很明白,原来她是要让我练成招唤术。她又轻叹一声,“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招唤术,你能否练成完全靠你自悟,我所能帮助你的,就是我的两个弟子。”

    我又一次谢她,她微笑道:“做为女人,我可以告诉你如何算把她招唤出来,其实女子也会射精的,当你能令女子射精的时候,她就是出来见你了,不过这个过程并不容易,一个是你可能坚持不到就泄掉了,另一个她也有可能在这之前就先垮掉了,以原始的方法,会带给女子过重的负担,很难成事,所以你一定要先练好《玉女心经》。”

    我回到沉香的房中,她已经脱了衣服,只穿着肚兜底裤正坐在桌边喝水,见我进来,她没有用眼神勾我,只是随便地瞟了我一眼,道:“脱衣服上床吧,我现在传你闭关口诀,教你收住阳关。”

    我依照她的吩咐脱了衣服坐在床上,她一边喝着茶一边指导着我,半个时辰,我终于领悟,封住了阳关。她笑呵呵地脱掉肚兜和底裤,搬了个墩子岔开两条腿坐在我的对面,我以为她又要教我什么新花样,正要下床,她却将我拦住。

    “这些口诀只是外在的东西,就象一把锁,虽然它能锁住你的阳气,但如果有一把钥匙,它就会很轻易地被打开,而这把钥匙就是你的心,只有你的心能把持住,你的阳关才不会失守,而封住你的心是没有口诀可练的,只能靠你自己去磨练,下边我就来帮你锁心。”

    她忽然露出一脸的淫笑,眼神又放出勾魂的秋波,她一边搔弄着自己的身体,一边给我讲起下流淫秽的荤故事。我哪里经受过这个,只听了两段便面红耳赤,浑身燥势,蠢蠢欲动,一股激情让我实在把持不住,猛地冲过去,将她一下摔在床上,恶狼一般扑到她的身上,与她大兴**。

    她依然喋喋不休地说着污词秽语,放出淫声浪调,不大一会儿我便阳关失守。

    我从来没有泄得如此彻底,身体仿佛虚空一般,她将我从她的身上推下去,笑道:“没想到你竟然如此不堪一‘激’,看来你得把我累死!”

    足足一天,我才终于能够抵住她淫词秽语的诱惑,能够与她相持一个多时辰。

    第二天晚上,我也开始运用淫词秽语,终于在大战一个时辰之后令她泄身。但还没有将她‘招唤’出来,我也泄掉了。

    两天过去,我是越来越萎靡,她却越来越精神,我不用问也猜得出,一定是我的精气滋补了她,于是第三天晚上我进行了一次大补,休战一夜养精蓄锐,为最后的冲刺做好充足的准备。

    第四天吃过早饭,沉香便来到了我的房间,与我昏天昏地的大战,因为无处子之忧,所以我的心情很放松,但依然做了三次才终于让她射了,但我没有得到她的功力,看来盗心仍然是必经之路。她很陶醉,她说她还是第一次射。这几天,我和她都累坏了,她第一次投在我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我是被她亲醒的,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的俏脸只离我三寸,眼中有些湿润,她告诉我,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因为她是第一次奉献而非索取,而我也是在床上对她最温柔的男人,她说她会记住我一辈子的。我知道她一定有着很悲惨的遭遇,所以我没有去揭她的伤疤,只是将她轻拥怀里,再一次给她抚慰。

    我说让她以后跟着我,我不会嫌弃她,会分出一分爱给她。她的泪忽然滚滚而下,连连摇头,说自己不配,说只要我以后能想着她,有机会去看看她就行了,我郑重地答应了她,我说我也会记住她一辈子,只要她想来投奔我,我一定会收留她,她甜甜地笑了。

    我抱着她,不停地亲着她,与她在床上嬉笑着,直到紫薇来叫我们吃晚饭。

    餐桌上,我没有看到妙玉,不知道为什么,我非常掛念她,按计划,晚上应该是她来陪我了。我装做有意无意地问起她,九天玄女说她正在做准备,晚上就会过到我房间里来的。

    晚饭后,我匆匆忙忙地赶回房间,而妙玉却迟迟不到,我的欲火不禁越烧越旺,我的心又不能平静了!不好,我不能前功尽弃,我极力地压制着自己,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

    天已经全黑的时候,妙玉才胆胆怯怯地推门进来,满脸羞红,我正要迎上去,她慌道:“你先脱衣服上床吧。”说完,她便将身子背了过去。

    我不想使她难堪,所以便依照她的意思,脱衣服上床,钻到被子里。她慢慢地转过身,走到床前,先将床帐放下,然后才在外边窸窸窣窣地快地脱着衣服。她轻轻地掀开床帐,一手掩着胸,一手揭开被子悄悄地钻了进来。

    我没有再对她‘客气’,一翻身将她紧紧抱住,她没有拒绝,她的身体滚烫滚烫的,竟然微微地颤抖,她看上去怎么都不象与九天玄女和沉香为伍的人。她急促地喘息着,“我是第一次,不要对我太粗暴好吗?”她轻声道。

    “嗯,我会温柔地待你的,姐姐。”

    她合上了双眼,任我对她轻薄了。她还是个处子,我要好好待她,我要将她带走,永远留在我的身边。我极其温柔地抚慰着她,用我的心用我的情去抚爱着她,她僵硬的身体慢慢地变得舒展,功夫终于做足了。

    我没有采用‘玉女九式’,依然用最原始的方法,轻轻地伏在她的身上,“姐姐,我要来了。”

    痛苦地应着,“我练了玄女功,不容易泄身的,好好待我。”

    虽然我极其温柔,极其缓慢,但她依然不住地痛叫,虽然我一直怀疑,但现在我可以确定,她果然是个处子,她实在太紧了,我遇到了前所未遇的障碍,费了好半天的劲才到达终点,她不停地叫着,激出一身的细汗。

    她的身体又僵僵的,紧紧的,使我每次动作都极为困难,我不停地抚慰着她,咬着她的耳垂,说着淫词秽语,而她只是一声声惨烈的痛叫。虽然我极其缓慢,可她依然轻叫:“轻点儿,轻点儿,好痛啊!”

    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的心里真的十分难过,看着她眼里的泪花,我第一次有一种禽兽不如的感觉,一股激情直冲阳关,暴之后,我爱惜地伏在她的身上。</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