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七章 路遇采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了妙玉的话,我心中大为感动,其实我并没有为她做什么,但她却只在这短短的一天时间里就爱上了我,由此可见,温暖一颗心是多么的重要。

    她送我的不是彩虹剑,不是我必须的,所以我有些犹豫,我不忍心拿走她的功力,要知道,武功对于一个江湖人来说是多么重要,它有时候就是自己的生命,有了它才有立身之本,否则随便一个肖小都可以欺负她。

    我情不自禁地将她抱在怀里,颇为动情地吻了她一下,然后向她摇摇头,“姐姐的心意我领了,只是我实在不能取姐姐的功力,你没有武功,将如何行走江湖,尤其你的行当被许多人切齿,一定会有不少仇家的。”

    她笑着摇摇头,“你别为我担心了,有个一年半载的我就可以恢复了,做我们这行的最明白练功之道,练功就象挖坑,坑挖得越大,水蓄得就越多。你只是取我的功力,又不是废我武功,你只是将水提走了,而我的坑还在,所以过不多久,我就会重新将水蓄满的。”

    听了她的话,我不禁又一阵欣喜,细品品果然有道理,如果真是这样,那阿雪和明月的武功也可以很快地恢复了。妙玉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又补充道:“不过得坚持练功,才能把水引出来,否则没有水,那坑就永远填不满了。”

    我又要亲她,她却将玉手一抬,挡住我的嘴,道:“必须一次成功,你先平稳一下心情,不要对我动任何心思,只把我当女人,不要把我当妙玉,你能做到了,我们就开始。”她说完,走到床边,慢慢地解开衣裙,爬到床上,放下床帐。

    她说的简单,我做起来真的好难,我天生就是一个多情浪种,对每一个与我有染的女人,我都会动情,更何况象她这样主动献身的女人,就更令我心潮澎湃,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唉,我实在是太容易被感动了。

    “置身于情外,趋身于**,关闭心扉,抱守阳关,这是你必须要做到的,因为你的对手也是此间高手,他对你了若指掌,不但不会给你机会,而且还会利用你的弱点给你布下层层陷阱,令你防不胜防。但如何能够守住你的心,我帮不了你,只能磨练你。”妙玉在床内缓声陈言。

    我沉静了一柱香的功夫,总算能将心思收住,‘好吧,我与她做的时候就把她当做一块木头,当做一个并不相识的人。’我在心里默道。我走到床边,掀开床帐,揭开被子钻了进去。

    我没有对她进行任何爱抚,也没有采用玉女九式,我觉得最原始的方法还是最适合我的,所以我直接爬到了她的身上。

    “等一下。”才做了没多长时间,她便叫了第一次暂停,她将我从她的身上推了下来,道:“你又动情了,我们等一会儿再继续吧。”

    当她叫到第三次暂停的时候,她没有让我继续平静,而是出乎我意料的道:“你来打我吧,象对待仇人一样来打我,不要有一点怜悯。”

    我默默地看着她,我知道这大概是她的最后一招了,可是我下不去手,我可以装模作样,但我绝对不会如她所要求的那样,实打实地打她,我摇了摇头,“我最了解我自己,我办不到的,你越对我这样,我就越爱你,就越心疼你。”我抓过她的手放在我的心口上,“现在这里全都是对你的爱怜,你让我怎么下得去手?!”我忽然伏到她的身上,疯狂地吻着她。

    她的眼里忽然流下两滴泪,轻轻地将我推开,“你先平静一下,我出去解手。”说完,她起身下床穿好衣服出去了。时间不大,门一开,却是沉香走了进来,她走到床前,脉脉含情地看着我,那眼神真是太勾人了,我情不自禁地猛起身,一把将她扯到床上拉入我的怀中。

    她笑着伸出小手抚着我的心口,柔柔地道:“平静一点好吗?”

    “你这么勾我,我怎么能平静得下来?”我向她戏道,不过我对她的感情远不如妙玉,嘴上是那么说,心气却平稳了许多。“妙玉呢?”我问道。

    “她要准备一下,我进来替她一阵,帮我脱衣服吧。”

    我跟她在一起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给她脱衣服,我熟练地扒去她的衣服,她老老实实地任我摆布着,没有淫声浪调,没有污言秽语,就那么喘息着配合我。跟她做,我的心情倒还算平稳,阳关紧闭,当她第二次泄身的时候,一股柔力如潺潺溪水一般缓缓聚来。待沟满壕平,她柔声道:“你可以放了。”

    我无力地伏在她的身上,轻轻地在她脸颊上一亲,低声问道:“你爱我?”

    她笑着点点头,抱着我一翻,扑到我的胸上,将头埋在我的颌下,“我爱你,我不能陪你一生,就让我的功力伴你一世吧。”她轻声道。

    这句话好耳熟,是妙玉刚才说过,难道她们商量好的?

    门开了,妙玉走了进来,脸上挂着一丝惨淡的笑容,对我道:“真正爱上你,要把功力给你的是沉香,我只是按计划对你进行最后一个考验,不过你失败了,我也不想再进行下去,因为我落泪了,我也爱上你了,但我的玄女功力不能给你,它会吞食你的阳气,会令你以后都不能再碰女人。”

    我想挽留她们再住一天,她们却都不肯,我与她们吻了又吻,向妙玉叮咛再叮咛,要她一定保护好沉香,千万别让她被人欺负了,她们是含着泪与我告别的。

    我和紫薇又留住了一天,因为这一天我是属于她的,第二天一早,我们便起身继续赶往桔子洲。这一天中午,我们来到了一个小镇,刚一进镇,我便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大道小巷花轿不断,吹打声连成一片,真是好热闹。

    “今天是什么黄道吉日?怎么这么多成亲的?”我向紫薇笑问。

    “今天肯定不是什么好日子,这么多人成亲一定有诡异,他们应该是在逃避什么,所以才匆匆忙忙地成亲,你没见那花轿有很多都是临时改装的,你看那个,很明显就是两张桌子拚成的,那吹唢呐的也是个二混子,根本就不成曲。”

    紫薇这么一说,我才现其中的诡异,难道说皇上又开始天下选美了?不会啊,一般选美都是在春天,从来没听说在晚秋进行的。还是先打听打听吧,我左右扫视,现路边有一个看热闹的老者,便带着紫薇走过去,我向老者施了礼问他缘由,老者先打量我和紫薇一番,然后反问道:“听你们口音,是从外乡来的吧?”

    我点头称是,老者又重新看了看紫薇,又问:“你们是兄妹?”

    我看了看紫薇,虽然她早已不是处子,但她依然是姑娘的装束,我笑答:“不,她是我未过门的媳妇。”

    “哦,那你们就快点成亲吧,如果需要我给你们主婚,那小老儿就占个便宜,受你们三叩九拜。”老者微笑道。

    “为什么?”紫薇抢问道。

    “唉!造孽啊!”老者笑叹一声,“这几天,我们这一带丢大姑娘,昨天上午从前边的赤泉县传来消息,昨天晚上我们这儿就丢了仨,头天晚上进屋睡觉,到早上人就没了!所以今天我们这儿年纪差不多的姑娘都急着找人嫁,据说那伙采花飞贼是专偷姑娘不要媳妇的。”

    嗯?妈的,在老子经过的地方也敢出现采花贼?!也***太不把老子当回事儿了!这伙飞贼也够怪的,专偷姑娘不要媳妇,这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我看了一眼紫薇,她用眼神往边上一领我,我跟她来到了一个僻静之处,她才道:“看样子,这是一伙采阴补阳的花贼,用处子的元阴补充他的元气。”

    我点点头,紫薇忽然凝起双目,惊道:“该不会是李世龙干的吧?!”</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