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九章 爱晚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走到李月身边看了看他,这小子***还真禁打,居然还有一口气在,看来还是我的功夫不到家!人之将死,也大无畏,他冷冷地看着我,柔弱地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杀我?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

    我四下里看了看,又侧耳听了听,确认左右无人,这才变回本来面目,对他笑道:“这才半年的功夫,你就不认识我了?”我这人实在是心太软,真不忍心就这么让他死得不明不白,我现在才明白猫抓到耗子以后,为什么要玩上一阵子才把它吃掉,这种心情实在是太爽了!

    他一见是我果然露出一脸无奈地惊讶,“原来是你,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

    我一阵坏笑,“对不起,出了点儿意外耽误了些时间,所以来晚了,你们把我想坏了吧?怎么样,你妹子没嫁人吧,还完好无损地给我留着呢吧?”

    他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放心好了,你不来,她怎么会嫁人呢?”他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你真的要杀我?”

    我向他点点头,“咱俩有两笔帐一直没有算,今天趁这个机会把它了了吧。”

    “两笔帐?”他不解地道。

    我笑着向他点点头,“你拐我女人那是一笔,你杀死兰天又是一笔。”

    “兰天?他的帐你也要跟我算?他是怎么死的,你最清楚,呵呵,你才是罪魁祸,这笔帐你竟然也要跟我算?!”

    “这笔帐本来应该是6家妹子跟咱俩算的,现在我让你做个好人,一个人全背了,到那边呢,兰天就不用跟你再算了。”

    他露出一丝苦笑,“你动手吧。”说完他便眼睛一合。

    既然他一个人扛了,我还是很对得起他的,我让他死得很舒服,没再给他什么痛苦。结果了李月,我往林中走了走,现了两辆大车,其中一个空着,看来这是准备装‘货’的,另一辆车里有两个赤身祼体的女子正哭哭啼啼,蜷着身子冻得瑟瑟抖,看来这是供李月专用的。我对她们道:“他们都死了,你们走吧。”

    除掉了李月,我去了半块心病,什么时候我把李世龙那老狐狸也弄死就好了,最好把桔子洲都给他平了,这样就再也没人知道兰天的死因,6雨那儿我就可以彻底地放心了。回到大道上,紫薇告诉我说逃走了两个,看来李世龙马上就会知道他儿子的死讯了。

    这一日,我和紫薇终于赶到了长沙,长沙是一座古城,虽然不是很大,可也不小,比一般的城池却要热闹许多。我只知道桔子洲在长沙,可对它却没有一点概念,洲是个什么东西,我一直都很纳闷。长沙就在李世龙的眼皮底下,我和紫薇自然不敢大意,我易了容,她也改了装束。

    打听得知,桔子洲就在长沙城的西门外。出了西门,我却只见面前有一条大河,一问方知,这就是传说中的湘江。“桔子洲在哪儿?”我又问那老者,老者往对面一指,“那就是桔子洲。”

    我这才仔细观察“对岸”,原来那并不是岸,而是湘江中一个狭长的孤岛,因为有七八里长,所以看起来就象岸一样。虽然它有那么长,却只在洲南端有一片的房屋,其他地方光地溜溜一片,看起来桔子洲的力量并不象传说中的那么大。

    我指着那片房屋又问老者:“老人家,那就是橙剑门吗?”

    “不错,那就是李家的橙剑门。”老者答道。

    “好象住不了多少人啊。”

    “哦,只有李家的人才住在桔子洲头,其他人都住在对岸的荣湾镇。”老者往对面一指,我这才去注意远处大片的房舍,好大的一个镇子,住个几千人不成问题,看来那才是李家的实际力量。

    江上没有桥,只有片片小舟往来摆渡,我看着桔子洲头不禁心中犯难,我的轻功还达不到水上漂的境界,要上桔子洲必借小船摆渡,这样的话,我的来去必不能自如,一旦我在洲上被人识破,那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妈的,李氏把家安得真绝,存心为难老子,看来盗橙剑还真的不易!

    我看了紫薇一眼,她正兴致勃勃地望着对岸,“看什么呢?”我向她问道。

    她手指对面群山,兴奋道:“哥哥你看,多美啊!”

    我这才去注意对面远处的群山,只见峰峦叠障连绵不断,峻秀挺拔高大雄伟,漫山枫叶将群山尽染,万山红遍,如团团火焰,真是太美了!我也是头一次看到如此美景,看到如此多的枫叶。

    “那应该就是岳麓山了!”紫薇颇为陶醉地道。

    “岳麓山?没听说过,很有名吗?”

    “嗯,很有名的!四大书院之一的狱麓书院就在岳麓山脚下。”

    我一摇头,“我不喜欢读书,不要跟我提书院,一听到‘书’字就头疼。”

    “哼,读书少还有理啦!”紫薇嗔道,“那你喜欢什么?”

    我忽然一阵坏笑,贴在她耳边低声道:“泡妞!”

    她也嗤嗤地笑,“你以后再敢拈花惹草,小心清影姐姐收拾你!”她说完,收敛笑容又正经道:“四大名亭之中的爱晚亭也在这山中,哥哥,现在时候还早,我们去岳麓山吧。”

    紫薇的江湖阅历比我丰富得多,对世事的了解更是我所不能匹及的,难得她有如此兴致,我当然不会让她扫兴,况且要到岳麓山,必过桔子洲,我也正想去看看这桔子洲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等乘船到了桔子洲,我才明白为什么李家只住桔子洲头,原来这桔子洲只有洲头宽阔地广,其他地方都十分狭窄,宽的不过十丈,最窄的只有五丈不到。我向洲头遥望,远远地便看见有十几个庄丁守在道中,看来我要进李家,只能乔装混入了。

    我和紫薇只在洲上一走一过,便又乘船到了对岸的荣湾镇,这里果然是橙剑门的天下,街上往来尽是身着桔黄色衣装的橙剑门人。为了不引人注意,我和紫薇仍然是穿镇而过,打听好去往岳麓山的道路,便离开了荣弯镇。

    路程实在不是很远,顺着宽阔的山道走不多久,便远远地看见山脚下有一座宏伟的院堂,走到门前,紫薇兴奋道:“狱麓书院!”我也急忙抬头看去,只见门上有一块黑漆大匾,果然上书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狱麓书院。

    大门紧闭,里边传出阵阵读书声,我是最讨厌这种声音的,与紫薇稍做停留便拉着她顺山路继续前行。岳麓山并不险峻,大概它有名更多的是因为那狱麓书院,或是那爱晚亭。山路缓慢,行人不少,上上下下,大多是斯斯文文的文人墨客,本来装束十分普通的我和紫薇到这里竟然有些扎眼。

    “哥哥,爱晚亭!”紫薇忽然手往前一指,兴奋地道。

    我顺她手指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不远果然有一个小亭子,亭檐下有一块小漆牌,上刻“爱晚亭”三个小字。看罢我不禁大失所望,这亭子实在是太平常了,随便哪个大户人家的亭子都要比这个强上几倍,看着亭前那些卖弄文雅的儒士,我不禁心中暗笑,就这么一个破亭子,也值得他们跑这老远!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现在不也来了吗?若笑人先笑己吧!“哥哥,你知道这个亭子为什么叫爱晚亭吗?”紫薇放慢脚步,扭头向我问道。

    “想笑我无知是不?”我故做不满,然后才对她笑道:“你就说吧。”

    “这是因为唐代诗人杜牧在此留下的的一句诗:‘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所以这个亭子就叫爱晚亭了。”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在她耳边低声笑道:“那一定是处子了。”

    “嗯?”紫薇不解地问道:“什么意思?”

    我也不解地看着她,疑道:“不是你说的‘霜叶红于二月花’吗?若非处子落红,这树叶怎么会红于二月花呢?”</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