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十七章 可怜的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把林玉蓉放到床上,扯开被子给她盖上,温暖的被子将寒气封在她的体内,她缩在被子里哆嗦得更加厉害,两排玉牙更是亲密得哒哒作响,但她的眼睛却始终盯着我,只是她现在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

    看着她的落迫样,我心里又恨又怜,***,她转了一圈居然又回到了我的床上,不过此刻我对她已经燃不起一点性趣,想到李月曾拿她取欢,我更是有一丝肮脏感。她默默地看着我,我则漠漠地看着她,她剧烈地颤抖了片刻才将体内的寒气释放出来,两片朱唇也终于合拢到了一起,“把蜡点着好吗?我想看看你。”她的声音虽然还在打颤,但却是柔情万种,让人遐思。

    我点着了蜡烛,屋中昏黄一片,她脉脉地看着我,被泪水冲刷过的俊脸上露出一丝甜甜的微笑,这个女人天生会讨男人欢心,她以前在我面前就总是百般柔情,在床上更是风情万种,但她绝对不会让我把她和放荡联系在一起,因为她总能让我深深地感觉到,她是奉献自己的柔情和**来满足我的生理和心理上的所有需要,以此来博得我的欢心。

    她有美丽的容貌,柔弱的外形,足以令天下所有男人心动,她又总是把自己扮成最委屈的角色,所以就更加让人心生爱怜,现在,我就已经恨不起来她了。她强撑着坐起来,一边用双手揉着膝盖,一边含情地看着我,见我只是冷漠地看着她并不说话,她终于道:“谢谢你救了我。”

    我依然没有说话,她露出一丝讪笑,又问:“奴家该怎么称呼你?”

    “我叫小强。”我漠然道。

    “二爷已经把我给你了,我叫你相公可以吗?”她向我放出多情而期盼的目光。

    她又拐弯抹角地跟我要名份,还想给我做老婆,妈的,门都没有!就她,给紫薇洗脚都不配!我淡然地看着她,李月刚死,可她的脸上竟然找不到一丝悲伤,欢颜之外流露出来的也只是一丝忧愁,我知道她那是在为自己的命运担忧;她的脸色比半年前好了许多,粉白之中透着淡淡的红晕,她的身体也比那时丰满了一些,也更加有形,看来这半年她生活得很好,李月待她还算不错。

    “我还不知道你是谁呢!”我平淡地道。

    她这才收敛了笑容露出一脸的无奈和愁容,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奴家叫林玉蓉,本来是三公子房中的侍妾,可是他死了,我也就什么都不是了。”她又脉脉地看着我,道:“奴家现在已经是公子的人了,一切听从公子安排。”

    妈的,我还以为李月待她有多好呢,原来只是拿她当做玩物!侍妾,说白了就是家养的妓女,平时供主人玩乐,一旦失宠,不是被卖到妓院就是当做礼物送人。我看着她摇尾乞怜的可怜样真是又可气又可笑,她当初一门心思地要跟李月走,一定也没有想到是来做性奴隶。

    其实我早应该想到,李月只是一个淫贼,他怎么会对林玉蓉有真感情?当初他带林玉蓉走的时候,也只是把她当做一件东西向我索取,只可怜林玉蓉异想天开,以为自己傍上了武林世家的子弟,从此可以成为显赫家族中的一员。只可惜她到了桔子洲之后才看清自己,明白自己的卑微,但为时已晚,她的命运已经掌握在人家的手里了。从大户人家的少奶奶沦落到桔子洲的一个侍妓,命运跟她开了一个大玩笑,可是这又能怨谁呢?

    “你叫我什么都行,就是不要叫我相公!”我忍俊故做漠然地对她道。

    失望而沉重地点了一下头,低声道:“奴家知道了。”

    “夫人为什么要你跪在内宅的门前?”我问道,这才是我所关心的事情,我想知道这到底是不是李世龙给我设的圈套。

    她忽然神情黯淡,垂下眼神默默地摇摇头,叹口气伤感地道:“奴家身世坎坷,公子还是不要问了。”

    “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吗?”我冷声道。

    她扬起目光看了我一眼,才凄然回答:“二爷说三公子是死在奴家前夫翠烟门弟子张郎的手里,所以夫人便迁怒于我,这几天对我百般折磨,公子,你就收下我吧,别让我再回去了,我实在受不了了。”说着,她的眼里又涌出两颗大大的泪珠。

    原来是这样,看来大概真的不是李世龙有意而为,我的心不禁又稍稍放下。李世龙已经把她送给了我,我不能不收,而且我内心深处也真的不想再让她回去受罪。我瞟了她一眼,对她道:“你睡吧,我要出去巡夜了。”说完,我转身便走。

    “公子!”她急忙道。

    我回头看看她,她柔情地道:“我等你回来。”

    我没有理她,推门出来,毫无目的地在洲在溜着,远处出现一条细高的身影,原来那只老狐狸还没有回去,一看到他,我心里就打怵,这条老狐狸的确够高深,直到现在他对我的根底还是不闻不问,那样子就好象对我特了解一样。但我还不能回避他,我快步走到他面前深施一礼,毕恭毕敬道:“二爷,您还没有回去?”

    他没有回答我,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二爷,您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我,我怎么可以怠慢!”

    李世龙点点头,道:“你不必整夜在洲上巡视,一个时辰巡视一回就可以了,其余时间可以坐在房中喝喝茶,如果有事,护卫自然会报给你。”

    原来我还不用那么辛苦,我点点头。他又道:“既然你来了,那就陪我走一会儿吧。”说完,他顾自慢步起行,我只好跟在他的后边。

    李世龙东张西望地慢步前行,看似毫无目的,最后他来到了洲头的西岸边,他眺望着对岸忽然一阵长吁短叹,我不知何故,所以也没有搭言。良久,他回身对我道:“你去叫条小船来,我要过江去看看。”

    妈的,不知这只老狐狸又什么神经,竟然大半夜地要过江,这时候让我到哪儿去叫船?!不过这也难不倒我,我找到那四个流动的‘更夫’,对他们道:“二爷要过江,你们去找条船来。”

    “东岸还是西岸?”他们竟然问道。

    “西岸!”

    “我这就去叫!”一个小子说完便撒腿跑开了。

    原来洲头在两岸还各有一个‘皇家渡口’,我和李世龙赶到的时候,一个船夫已经撑着一条小船在此等候了。话不多说,直到西岸边,待我跟着李世龙弃舟上岸,才看清原来这里是一片坟地,李世龙带着我一直来到一座新坟前,我扫了一眼墓碑,原来这是李月那死鬼的。

    李世龙在坟前默立了许久,我本来不想多言,但忽然想装装样子,所以问道:“二爷,这里埋的是您什么人?”

    “是我的长子李月。”李世龙说完回头看了我一眼,只看得我心里毛,这老东西该不是把我骗到这儿来要给李月报仇吧!不过到了这儿我可没什么好怕的,以我现在的武功,他不见得比我强到哪儿去,再说了,以我的轻功,就算打不过他总还逃得走!他又道:“他是死在张郎的手里,只可怜我白人送黑人!”他又长叹一声。

    “张郎是谁?”我又装相道:“二爷,让我去把他做了!”

    李世龙摇摇头,怅然道:“怨怨相报何时了?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多为活着的人想一想吧,如果他能就此罢手,这个仇不报也罢。”

    妈的,这老狐狸什么时候又变得如此大度!我总觉得他话里有话,好象就是说给我听的!难道是我以前只了解到他邪恶的一面,就如笑天王,他也有其善良的一面?他又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收留你吗?”

    我被他的话吓了一跳,看来他要切入正题了!</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