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十八章 矛盾的心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不知道李世龙又想耍什么花样,我暗暗地做好动手的准备,然后向他摇摇头。

    “你和犬子长得非常象,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会觉得他并没有离我远去。”

    妈的,这只老狐狸撒谎的水平一点儿都不比我差,说瞎话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如果我没见过李月,肯定会信以为真。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呢?我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换个人跟我说这种话,说不定我马上就能跪下给他磕个头,认他做干爹,给他一点精神上的安慰。

    因为他是李世龙,所以我没有搭言,只是默默地看着他。他瞟了我两眼之后又道:“既然你父母已经双亡,那我就收你做义子吧,你尽份孝心,我帮你在江湖中扬名立万。”说完他直直地看着我,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我说他怎么对我这么好,原来他想让我给他当儿子,管他叫爹,妈的,我还想让他管我叫爷爷呢!我看着他不禁心里犯难,不答应他肯定会有麻烦,答应他,那我不就是认贼做父了嘛!我没想到他居然给我出了这么一道难题。

    见我犹豫,他又追问了一句:“怎么,难道我不配做你义父吗?”

    此时此刻容不得我多想,为了橙剑,我现在也只能忍辱负重!于是我上前一步深施一礼,对他道:“二爷您误会了,我是怕我不成材,丢了您的脸,辱没了桔子洲的门面,既然您如此看得起小人,小的求之不得!”说完,我跪下身给他行三叩九拜大礼,“义父在上,受义子一拜!”

    李世龙将我拉起来,对我道:“义父还是远了些,以后你就叫我爹好了。”

    “是,爹!”我嘴上这么叫着,心里却骂道:“我是你爷爷!”

    李世龙心情颇好,回到桔子洲头便飘身跳进了内宅,而我的心情却极其糟糕,坐在内宅大门前的台阶上一个人生闷气,妈的,橙剑还没到手,倒先认个缺德爹,实在是***晦气!想到李虹冰,我的心情不禁又稍稍好转,管咋说,我现在已经是她的义兄,以后自然可以接触到她。

    想到这儿,我的心情不禁越来越好,既然要上人家的女儿,叫人家一声爹也是应该的。其实李世龙也算不上我的仇人,虽然他曾经为难过我,可毕竟没给我造成什么伤害,管他叫爹,至少从感情上讲还接受得了;倒是我杀了他儿子李月,我才是他的仇人,如果他真的不想找我报仇,我可以考虑对他和李虹冰都好一些。但是我杀的是他儿子啊,他真的不想找我报仇吗?!我不敢相信!

    心情好了,我的工作积极性也来了,可是围着洲头又巡视了一圈之后,我便望着浓浓的夜色不知所往,李世龙说我可以回房去喝茶,可林玉蓉还在我的床上,刚才看着她受难,我很可怜她;可现在她没事了,我又开始厌恶她,从感情上讲,我不想再看到她,更不想再碰她。

    可心情归心情,我总不能为了躲她就蹲在外边喝西北风,再说了,我躲得起她吗?那可是我的房间我的床,我不回去我去哪儿啊,要喝西北风也得让她喝!房间里的灯还亮着,这不禁使我想了在杨柳镇的日子,每当我夜出,她总是不顾自己的劳累和困倦,坚持秉灯等我,那是多么温馨的一段日子!

    我先扒着门缝往里看了一眼,她正呆坐床头以泪洗面,那可怜样会让所有男人为之心酸,我也是男人,所以我心里也很难受。我轻轻地推开门,吓了她一跳,她急忙挥手拭去泪水惊慌地站起身,强作欢颜道:“公子,你回来了。”

    我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顾自走到桌边坐下,她急忙过来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然后双手捧到我面前,柔柔地道:“公子,请用茶。”

    看着茶面腾起的热气,我知道这是她刚到隔壁的伙房去烧的,我无奈地看了看她,多他妈好的一个女人,可惜就是***走错了路!看不着她的时候,我心里总是恨恨的,可是一见了她的面,我又总是***心软!我伸手将茶杯接了过来。

    待我将茶杯放下,她又将一条热腾腾的毛巾递了过来,“公子,擦把脸吧。”

    她自己也擦了一下脸,然后便毕恭毕敬地站在我身边侍候我用茶,看来这半年她已经被培训出来了,我看了她一眼,对她道:“你也坐吧。”

    “谢公子。”她说完才将一半屁股轻轻地落在我旁边的墩子上。

    “你怎么还没睡?”我随口问道。

    “奴婢是来侍候公子的,公子在外巡夜,奴婢怎么可以一个人偷睡?”

    我真想狠狠地扇她一个耳光!恨她当初为什么要失节!她现在表现得如此柔情不是要让老子为难吗!现在是让我恨她呢还是让我可怜她呢?!我心里实在矛盾!说心里话,我不想原谅她,可是我又很贪恋她的柔情。

    我没有再和她说话,我一杯接一杯地喝,她一杯接一杯地给我倒,直到把我灌个水饱,我才终于忍不住,对她道:“你去睡吧,今夜我不会再回来了。”

    “外边天冷风大,公子巡完夜还是回来吧,要吃要喝,奴婢侍候公子,奴婢不困,奴婢要等到天亮侍候公子一起睡。”

    她实在让我受不了,爱咋咋地吧!我没有回复她,站起身走出房门。外边是天寒风大,可是对我没有一点影响,我没有再回到房中,却偷偷地回去看了几次,她果然没有睡,强打精神坐在床头,依旧在偷偷地落泪,我猜大概那是因为我的冷漠让她感到了不安。‘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这句话用在她身上再贴切不过。

    晨时三刻,我才将令牌交还李忠,他简单地询问了我几句之后便让我回去休息。我回到房中,林玉蓉已经将早餐备好,她依然站在旁边侍候我用餐,待我吃到一半的时候才让她坐下和我一起用。饭后,她麻利地将餐具收拾干净,然后将房门插好,柔声对我道:“公子,奴婢侍候您就寝吧。”

    夜里在外巡逻的时候,我已经设计好如何拒绝她上我的床和我一起睡,可是现在竟然说不出口,因为**突然和我的感情激烈地战斗起来,我突然很想**她曾经的柔情。我没有说话,她翩翩地走到我面前,解开我的腰带开始为我宽衣。

    我想将她推开,可两只手竟然不听使唤,只好看着她将我的衣服一件件脱去,当只剩下内衣的时候,她抿着双唇看了我一眼,我这才将她轻轻推开,转身上床抖开被子盖在身上,然后情不自禁地扭头看着她。

    她慢慢地拿去头上的饰物,将一头秀飘酒下来,然后坐在床边脱去鞋子,慢慢地拆解两条长长的裹脚布。她慢慢地脱着身上的衣服,象从前一样,将它们一件件地折好放在旁边的墩子上,她的度真够慢,快半柱香的功夫,才脱到只剩下肚兜和底裤。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背转身慢慢地解去这两样东西,将一个白白胖胖的美臀呈现在的我眼前。妈的,想当初我第一次要上她的时候,她要死要活地拿了条白绫来威胁我,后来还是我给了她一个名份,她才装做还不是很情愿地脱光衣服上了床。可现在,我冷冷淡淡地对她,她竟然主动宽衣解带,脱得一丝不挂够着够着地要上我的床!

    她打了一个冷颤,然后迅地掀开盖子钻了进来,轻轻地往我身上挤了挤,紧紧地依偎在我的身边,轻轻地道:“公子,奴婢来了。”

    而此刻,**和感情还在我心里激烈地斗争着,见我半天没有反应,她轻轻地拉着我的手放到她光滑的大腿上,柔声问道:“公子,你不想要奴婢吗?”

    我依然没有做声,她轻抚着我的手臂,忽然哽咽道:“公子,求求你就要了奴婢吧,虽然奴婢是残花败柳,可是奴婢会好好侍候公子的。”</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