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十九章 大意泄身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扭头看了看林玉蓉,她只是委屈地哭丧着脸并没有落泪。昏暗的光线透过粉红色的轻纱床帐射进床内,把她的脸映得娇艳艳的,她本来就长得国色天香,此刻就更加美丽动人,我情不自禁将手在她的大腿上轻轻地摩挲了两下,心中欲念顿起,淫淫地向她一笑。

    见我笑了,她也破泣为笑,羞羞地将头埋在我的肩上,柔柔地道:“公子。”

    我实在无法拒绝一个女人的盛情之邀,虽然她曾经带给我沉痛的伤害。我恨林玉蓉,但我现在需要女人,她就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漂亮的女人。我不禁又在心里暗笑,都已经到这步田地了,我还装什么蒜呢,以前我就曾拿她当过泄欲的工具,现在又为什么不能再用她来泄我的淫欲呢?!

    和一个熟悉的女人在一起总是缺少那么一点新鲜感,少了那么一分激情,所以虽然她很热情主动,但我却不急于一时,我忽然想调戏她一下,体验一下她的温柔,于是便对她道:“我还从来没有睡过女人呢。”

    她忍俊悄悄地将手探了下去,当触到下边那硬硬的东西后,她不禁笑得更加腼腆也更加灿烂,小手又慢慢地滑到我的胸前,摸索着解开我贴身的上衣,然后将衣襟分到两侧,露出我结实宽阔的胸膛。“公子,你好英俊,能侍候公子是奴婢的福分。”她一边轻抚着我的胸膛一边娇滴滴地说道。

    哼,一会儿就有你受的!我心中不禁暗笑。她又摸索着解开我的底裤,手脚并用帮我把它褪到脚下,然后轻轻地伏上来,将一头长垂到我的两耳边,两片朱唇慢慢地向我压过来,她一边吻着我,一边将双峰顶在我的胸上慢慢地揉动,我情不自禁地将她轻轻搂住,享受着她的温存。

    “公子,到奴家身上来。”她放开我的双唇,从我的身上翻下去,然后抓着我的手往她身上轻轻地拉扯,我则装做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十分笨拙地爬到她的身上,重重地将她压在身下。一只小手悄悄地探过来,引导着我进入她的体内,然后双手轻轻地搂着我的脖子,轻声道:“公子,你可以动了。”

    “怎么动?”我还是装做不懂。

    她羞羞地一笑,极低的声音道:“一进一出。”

    其实这种事情本就是无师自通的,那动作也是本能的反应,根本不需要人教,但我就是装做不知道,偏要让她一步一步地指导。我缓慢地在她身上动作,她则不停地变换姿势,慢慢地在下边蠕动,同时放出嘤嘤的轻叫,带给我最大的快感。

    很快我就再没有闲情与她调戏,猛然加快度,尽情地在她身上泄我的淫欲,她的歌声也马上由慢四转为快三,主动的蠕动也随即变成被迫的颠簸,在我的狂风暴雨下,她尤如一片落叶随风飘舞起来。

    我没有再给她一点爱怜,纵情地在她身上泄,甚至还夹杂着两分报复,有意地对她摧残和蹂躏,爱和恨交织在一起,我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那是怎样的心情。两刻钟的功夫她终于吃不消了,身子急促地抽搐了几下,突然出一身虚汗,使我感觉她就象刚从浴盆里爬出来的一样。

    她的脸也满是潮红,豆大的汗珠顺着她的两鬓滚滚地滑落,她的脸上已经看不出一丝表情,半睁的杏目放出迷离而呆滞的目光,她的眼睑很久都没有眨过一下,若不是她还在急促而粗重地呼吸,我真的会以为她已经死掉了。

    但她没有一点儿反应,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就那么默默地忍受着我的蹂躏,放纵着我的疯狂。我没有停下来,继续向她施虐,此刻在我眼里,她并不是一个人,只是一件供我泄的玩物而已,看见她已经不支,我忽然有了一种野性的满足。

    直到我将满腔激情泄在她的体内,才懒懒地放开她翻落到一边,然后满足地背过身严了严被子不再理她。她没有动,只呼呼地急喘,不知过了多久,就在我似睡非睡地时候,才听到她无力地出一声:“公子,喜欢吗?”

    “喜欢你的身体!”我漠然无情地回了她一句,因为我现在想伤害她。她果然没有再说下去,我背对着她,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我可以想象得到她的心在流泪。“看把你累的,好好休息一下吧!”我体贴地说了一句,然后稍稍一顿,话锋一转:“睡醒了我们再来,下次你不要这么没用!”

    一夜未眠,又刚刚做了一项强体力运动,我实在挺不住了,很快地就在沉默中睡去,醒来的时候天还大亮,我稍稍地放下心,看来我还没有睡过头。我转过身看看林玉蓉,她正泪眼汪汪,呆呆地望着床棚,看见我醒来,她居然没有擦去泪水。

    “什么时候了?”我先问道。

    她这才看看我,答道:“刚过未时六刻。”

    离我接岗还有两个多时辰,时间太充裕了!我放纵地在她身上揉捏了一阵,然后便挺枪上马,继续向她施虐,她一动不动,泪水滚滚而下,依然放着死灰一般的眼神,但只片刻她便招架不住了,向我求道:“相公,轻点儿好吗?奴家吃不消了。”

    我本来想更加粗野地向她施虐,但看到她满是泪水的俏脸,我还是心软了,她毕竟是一个人啊!沦落到今天这地步,她的心已经满是伤痕,虽然她现在不是面对死神,但她已经是在求生存。我恶做地又使劲向她冲顶了两下,然后便翻身下来了。

    她却抓住我的手,想把我拉回她的身上,“来吧,相公,只是不要那么粗暴。”

    我甩开她的手,漠然地说了一句:“算了,不要了。记住,不要叫我相公!”

    “对不起,奴家没用。”她说着,起身伏到我的身上,抓起那硬硬的东西放到她的里边,然后趴在我身上一边慢慢地蠕动着,一边亲吻着我的脸颊。“相公,奴家知错了,你原谅奴家好吗?奴家一定好好侍候相公,做牛做马报达相公的恩德。”

    她的话让我有些心惊,我急忙试探道:“跟你说了,不要叫我相公!”

    “不,你是奴家的相公。”她哽咽道:“虽然你的脸变了,可是奴家认识你的身体,你身上每一条伤疤,每一颗痣记,奴家都是那么的熟悉。相公,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背叛你了。”说完,她快地动作起来。

    我心里顿时一紧,不禁在腿上使劲儿地掐了一把,暗叫自己失策!这个女人和我在床上的时间太多,我身上的一草一木她都十分清楚,虽然我易了容,可是她认识我的身体,我到底还是栽到了女人的手里。想到我正身处险地,不禁心中一虚,阳关失守,一股热流猛喷到她的深处。

    “相公,还要吗?”她抬起头柔柔地问道,然后低下头轻轻地吻着我。

    虽然我现在已经没有那心思了,可是心虚又使我不肯就这样放弃,于是抱着她的腰用力一翻将她送到下面,支起双肘不带她一点儿重量,然后慢慢地向她运动。

    这个女人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现在我面前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杀人灭口,但我并不想那么做,因为我无法对一个女人下手,尤其是象她这样命运坎坷的女人,而且这也会引起李世龙的怀疑;那另一条路就是安抚她,使她倒向我这边,而不会去向李世龙告密,从她目前的态度来看,这条路完全可行。

    我温柔地向她施爱,刺激着她的敏感部位,待她泄身便从她身上翻下来。“相公,你还没有好呢。”她轻轻地抓着我的手。我将她搂到怀里,“已经好了。”

    “相公,带奴家离开这里吧,奴家誓,一辈子给你当牛做马。”她又往我怀里拱了拱,见我只笑不说话,又道:“你说过的,如果他们给我委屈,就让我回去,杨柳镇永远都是我的家,我永远都是那里的女主人。”</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