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章 难舍的柔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如果他们给你委屈,你就回来,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你永远都是这里的主人。”我依稀记得在她临走的时候,我是对她说过这句话,不过当时我只是说说而已,她倒当真了!她也不好好想一想,我是什么人啊?我的家是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的吗?!别人从我这儿捡走的破烂货我是绝对不会再把它捡回来的!

    不过现在为了大局,我必须得先安抚她,不能让她坏了我的好事。我弄着她的长向她点点头,道:“只要你想回去,我一定带你走。”

    “谢谢相公。”她笑着流下两滴泪,“奴家再不求什么名份,只求相公能将我收留,让奴家当牛做马来报答相公的恩德。”***,她嘴里说不求名份,却是一口一个相公,明摆着是把自己放在了妻妾的位置上。

    “相公,你真的好了吗?”她问着,将手又探到下边,摸到那还在兴奋的家伙后,不禁腼腆地一笑,柔柔地又爬到了我的身上。要论床上的柔情,她绝对可称天下第一,她是那么娇那么柔,又是那么让人怜,总是让我感受到她无私的奉献。那绝对是一种全身心的享受,什么叫蚀骨**,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她缓缓地动着,象水一样柔,她慢慢地抚摸着我的身体,轻轻地亲吻着我的脸颊,就在我如痴如醉的时候,她忽然问道:“相公,你什么时候带我走?”

    聪明的女人分两种,一种是狡猾型的,一种是精明型的。林玉蓉就是一个很清明的女人,她懂得在什么时候向我提出要求,以前如此,现在也是这样。我本来没打算带她走,可是现在真的有些舍不得丢弃她,这个女人,床上床下都让我**无穷。

    “等我办完事儿就带你走。”我也不知道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你是来偷橙剑的对吗?”她又问道。

    “你怎么知道?”她能知道这事儿并不很奇怪,但我还是例行公事地问了一句。

    她犹豫了一下才回答我:“他什么事都跟我说。”

    “他待你不错啊!”说这话的时候,我竟然有一点醋劲儿。

    “只是衣食无忧罢了,远不及相公待奴家好,若不是奴家当初一时糊涂做错了事,奴家是绝不会跟他走的。”她说完便将头埋在我的颌下,用心地动作起来,再一次给我**,只片刻,我便又随着她轻轻地哼叫起来。

    良久,她才抬起头,又道:“他们早就知道相公要来,也做好了准备,只是相公迟迟都没有来,后来听他说相公已经葬身大海,还让奴家好一阵难过呢。”她缓缓地动了两下后又道:“后来听说相公还好好的,奴家才转忧为喜,一直盼着相公前来好把奴家带走。”

    她的话也是真真假假,不过我现在没有闲心去细究,只关心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要说确认,那还是刚才,不过昨天晚间奴家就在怀疑了。”她说道,“虽然相公换了相貌,也改了口音,可是你的背影没有变,尤其是相公拿衣服给奴家御寒的时候,奴家突然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奴家也听说过易容术,所以那时奴家就已经开始怀疑了。”

    “当相公在奴家身上的时候,一切都让奴家感到是那么的熟悉,相公的气味,体重,姿势和施爱的方式,让奴家一下子就回到了从前,你对奴家的粗暴,更是让奴家感受到你的爱和恨。”

    “只是只凭感觉奴家还是不敢确认,于是就趁相公熟睡的时候偷偷地看了相公的身体,每一道伤疤每一颗痣记都让奴家感到是那么的熟悉和亲切,当看到相公那里的时候,奴家就敢断定是相公了。”说完,她又缓缓地动了两下,然后对它致以一阵热情的拥抱,险些让我阳关失守。“相公,喜欢吗?”她又轻声问道。

    华叔说过,私处是人的另外一张脸,尤其是男人的私处,见过它的女人绝对不会认错,而我直到现在才想起这句话。“喜欢!”我随口应着,然后又问:“他们都是怎么准备的?”

    “这个奴家就不清楚了。”她稍微加快了一点节奏动作了一会儿,然后停下又道:“奴家只知道他们招来了李虹冰的表哥王志,让他们秘密成亲了。后来这件事惊动了太夫人,太夫人又将李虹冰带到了岳麓山,前两天听人说你把王志给杀了。”她亲了一下我的双唇,“相公,你在这个时候上洲真是太危险了,还是快些离开吧。”

    我知道是她想早点离开这儿,橙剑没到手,我是不会走的。不过现在身处险地,我对任何人都不能掉以轻心,于是对她道:“他们不会我杀的,我既没有杀李月也没有杀王志,甚至我连他们是怎么死的都还不知道。”

    轻轻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埋下头哼叫着动起来。

    刚刚起床出门,肖进便手捧一叠衣服满脸堆笑地跑了过来,原来我的职位又升高了两级,他是特地来给我换衣服的,我猜这大概是因为李世龙收我为义子的缘故,现在我和李忠平级,也是‘一品大员’了。

    不过现在我还不能在李忠面前逞强,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敌人’多堵墙,这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所以吃过晚饭,我依然准备提前去接岗,我还没有出门,一个小丫鬟愣头愣脑地闯了进来,没有理我,径直走到林玉蓉面前,道:“玉蓉姐,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林玉蓉有些紧张,我也有些不安,但夫人让她去她却不能不去,所以她只好跟着那丫鬟走了。林玉蓉前脚出门,我后脚便急忙去找李忠,李忠二话没说便把令牌交给了我,我将令牌挂在腰上便在内宅旁边开始巡视,心里总是有些忐忑不安。

    时间不是很长,大概也就两刻钟的功夫,林玉蓉便捧着一个包裹从大门里出来,放过她,我又监视了一阵,见内宅没有什么异常,我这才转身回房。大概是因为我心情比较紧张,所以我总觉得她也很紧张,她没有等我问她便先答道:“夫人又斥责了我一顿,不过并没有为难我,只说让我赶紧收拾东西离开,以后不想再见到我。”

    其实我也知道我多余紧张,因为我现在还安然无恙,李世龙并没有对我下手,所以她也肯定没有出卖我。已经临近戌时,正是护卫换岗的时候,所以我简单地安慰了她两句便出门去巡察了。

    亥时回来,她的神色已经好多了,柔柔地依偎在我的怀里与我说笑。待我子时巡察回来,她已经脱了衣服在床上等我,她只温柔的两句话,就撩得我欲火突起。我急忙脱去衣服上床,她又爬到我的身上准备再次让我品味她的风情,我却用力一翻将她送到下边,因为我要让她享受享受我的柔情。

    一是因为在这种特殊的时候我需要讨好她,让她体会到我对她的爱怜,使她死心塌地地跟我一条心,绝对不会出卖我;另一个也是我想用她来复习一下我的盗剑功夫,为盗李虹冰的橙剑做好充足的准备,我在和紫薇做的时候并不敢会力施为,因为我怕弄不好会取了她那赖以防身的微薄功力,所以每次都是在她泄掉一回之后便向她放纵地泄。而现在,我正好可以用林玉蓉来做练习,真是一举两得。

    我和她配合得可谓天衣无缝,只片刻的功夫我们便双双陶醉,她是一个多梦的女人,多梦的女人更容易进入忘我的境地,在我全力施为下,她泄得一塌糊涂,忘情的吟叫,忘情的扭动,如山洪暴,若不是我刻意守住阳关,说不定就会瘫倒在她热烈的拥抱之中。

    她的眼里又流出两滴泪珠,“相公,你以前从来没有待奴家这么好过。”

    “以后我都会好好待你的。”我答道。

    “相公,快些带奴家走吧。”她柔柔地搂着我的脖子,“李虹冰已经不是处子了,你从她身上已经得不到橙剑了。”</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