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一章 骗取盗功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个女人总是把最重要的事儿放在最‘要紧’的时候来说,我只是向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她,继续向她柔柔地施着爱。“相公,是不是她不是处子,你也可以从她身上取得橙剑?”这女人从来都不傻,她能问出这句话并不奇怪。

    我仍然没有说话,只向她笑着点点头。

    “相公,奴家平日里没事儿也练了一点心法,虽然只有一点点功力,但奴家愿意送给相公。”说完,她羞笑着将身体放得极其松软,摆出一副放任我的姿势。

    真是太好了,她那点功力我倒没看上眼,只是能进行一下实战演习,这机会实在难得!两天来,我第一次主动地亲了她,然后便抱起她让她转过身去,采用虎步的姿势,这样就不会带给她一点负担,动作虽然不是很柔,却只会带给她快乐,绝不会有一丝痛苦,所以她完全招架得住。但不是每个女人在两次**后都会射精,甚至有些女人一辈子都不会,易怜凤跟我做的时候,每回都会泄身六七次,但她就从来没有射过。还好,林玉蓉不是易怜凤那样的女人,当她第三次泄身的时候终于射了。

    大概她也是第一次,所以她很惊讶,埋着头看了一会儿才不解地问道:“相公,你给我施了什么魔法?我怎么会这样?这些东西真的是我的吗?是从哪里出来的?”

    而我此时却没有她那么好的心情,因为我除了感觉到她的身体收缩得非常强烈之外,就再没有感觉到其他东西,一句话,她的功力并没有释放出来。她射了,而我没有得到她的功力,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现在并不是很爱我,她现在所表现出来的热情都是为了求生存。

    虽然我没有得到她的功力,但我还是把我的东西送给了她,然后放开她懒懒地往床上一倒,她也就势身子往下一伏,软软地趴在我的身边,侧过头依然问道:“相公,你到底给奴家施了什么魔法,奴家觉得好羞哦。”

    “用不着施什么魔法,女人兴奋到极限都会这样的,只是一般的女人连泄身的机会都很少,就更别提象这样欲仙欲死了,因为想达到这种境界,一次不泄上个两三回是办不到的。”我向她解释道。

    “奴家好幸福。”她柔柔地爬到我的肩上无力地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做相公的女人真好!”她轻揉着我的胸膛,忽然又问:“相公,你得到奴家的功力没有?”

    “没有。”我实话实说。

    “那相公怎么停下了?是奴家做得不够好吗?”

    我扭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道:“只有在你非常爱我的情况下,我才能够把你的功力吸到我身上,否则便不能。”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敲打敲打她,想让我做她一生的依靠,不对我用真情怎么可以?!

    这女人反应很快,马上就哭着脸急道:“相公,奴家对天誓,奴家是真心爱你的,我们再来一次吧。”

    我故做冷淡地拨开她的手,道:“这事儿是急不得的,所谓功到自然成,当你愿意为我付出一切的时候,我们再做不迟,而且我现在也该出去巡视了。”说完,我便要下床去穿衣服,她起身扑到我怀里,“相公,给奴家一天时间好吗?明天奴家一定会让相公得到奴家的功力。”

    我心里不禁暗笑,想不到这盗功术竟然还可以当**的试金石,女人爱不爱我,一盗便知!不过我的那些老婆都是经过考验的,已经不必再试了。折腾了半个多时辰,比她强健的女人都吃不消,更何况是她,待我巡视回来,她已经困得东倒西歪,但她仍然要坚持陪我到天亮,我实在不忍,便点了她的睡穴让她睡去了。

    直到早晨下了岗回来,我才将她弄醒,因为我需要她。这女人真是天生的尤物,每次看到她我都忍不住要与她亲热一番,这次我没有对她施为,而是就着她的身体状况,小小地泄了一下,待她面露痛苦之色的时候,便交货收工了,然后倒头去睡。

    因为她已经睡了多半宿,所以她没有陪我,朦朦胧胧之间,我听到她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穿衣服,我没有理她,顾自去睡我的。我醒来的时候,又是未时六刻,掀开轻纱床帐,见她正坐在桌边呆呆地出神。我轻咳一声,将她的目光吸引过来,然后淫笑着向她招招手。

    她知道我要做什么,羞羞地挤出一丝笑容,然后站起身走过来,小心翼翼地脱去衣服,上床投在我怀里,低声道:“相公,你再试一次吧,这次一定会成功的。”

    不错,这次我成功了,虽然她那点功力只有柔柔的一丝,与我的功力比起来简直就是沧海一粟,但我还是将它收了。我看着疲倦而陶醉的她,心中不禁又是一阵苦涩,只半天的时间她就做到了付出真情,而我却还没有拿定主意怎么对她,我本不想重新接受她,可现在却又十分不忍。

    “相公,我爱你!”她没有抬头,痴痴地说了一句。

    “玉蓉,我也爱你。”管他真的假的,我现在必须得这么说,“你放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再抛弃你,我一定要带你回杨柳镇,回到从前的日子里。”

    “谢谢相公。”她沉沉地道,我低头寻到她的脸,她的眼里又涌出两滴泪珠。

    我们下床穿好衣服,我刚坐到桌边,她便又毕恭毕敬地倒了一杯茶捧到我面前,她的手忽然抖了起来,我不禁看了她一眼,“相公,请喝茶。”她的声音也有些颤抖,我没有太在意,刚才我们做了半个时辰,也许是她太过劳累了。

    我接过茶杯正要送到嘴边,她忽然急道:“相公!”

    我又看了她一眼,突然现她神色不对,心知其中必有蹊跷,我不禁又瞟了一眼茶杯,大概问题就出在这上。但我没动声色,只笑着问道:“有事吗?”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默默地摇了摇头,仍旧目不转精地看着我端着茶杯的手。她虽然很聪明,但她毕竟不是久经沙场的江湖人,做不到气定神闲,处乱不惊,她的一举一动已经把她出卖无遗。我知道她现在很爱我,所以我情不自禁地又给了她一次机会,依旧将茶杯慢慢地送到嘴边,她果真越来越紧张。

    “相公,不要喝!”她忽然上手来夺。

    我让她把茶杯夺去了,她一甩手,将一杯水泼到地上。然后便噗通一声跪在我面前,哭泣道:“相公,奴家对不起你。”

    我的心猛然一紧,因为我已经预感到事情不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相公,其实李世龙早就怀疑是你了,他昨天把奴家叫去就是向奴家求证你的真实身份,奴家禁不住他的威逼,就告诉了他。”

    我的头马上一大,这才开始后悔,我不应该低估那老狐狸,我既然知道他老奸巨滑,怎么还在他面前耍大刀呢?但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林玉蓉又道:“不过我也告诉了他,李月和王志不是你杀的。”

    我不禁又稍稍一喜,这一手我还真的留对了,就算那老狐狸不信,也会降低他两分恨意,九死之中我还能赚得一生。只是我不大明白,不禁问道:“他既然知道是我,那他为什么不对我下手?”

    林玉蓉道:“他昨天对奴家说,因为他现在还不想得罪柳青,所以他现在并不想为难你,他说只要奴家把盗功方法骗来告诉他,他就放我们离开桔子洲。”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你不是要把功力给我,而且想骗盗功的方法!”

    她凄然地点点头,又道:“可是奴家今天把方法告诉他以后,他又给了奴家一包药,让奴家下到茶中给你喝,奴家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知道一定是他想害相公。”她跪爬半步,伏到我的膝上,道:“奴家是绝对不会害相公的,奴家之所以把这个过程做完,只是想让相公明白奴家的心意。”</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