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二十九章 诡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了她。

    不管我是否真的爱她,我都得这么说,因为现在不是我跟她玩真诚的时候。我现在对爱有些困惑,好象突然之间不知道什么叫爱了,回想自己的过去,曾经和易怜凤那样的淫妇几度**,讨厌她也只是因为她象块粘糕一样总缠着我,没完没了地要和我做,弄得我总是筋疲力尽,当清影要杀她的时候,我竟也想出手相救;林玉蓉,一个曾经背叛过我的女人,而我现在居然又要将她收留!女人,有我不爱的吗?好象没有。

    我现在就是在博爱,女人,只要她长得漂亮,我就想爱,不管她怎样伤害过我,我都会原谅她。在博爱之中,只有两个女人最让我牵挂,一个是6雨,那是因为我曾经带给她极大的伤害,兰天的死是我永远也抹不去的阴影;另一个就是紫薇,因为她把一切都献给了我,我不知该如何回报她;而我的其他女人,就只能让我偶尔地将她们想起,我的爱好象已经麻木了,已经没有多少含金量了。我知道这是因为我有太多的女人,不能给予她们每个人足够的爱。

    现在,我的这种心态又延续到了李虹冰身上,虽然我现在非常需要她,但我好象只需要她的身体来满足我的**,再理智一点地说,我还需要她的橙剑,所以我才对她小心翼翼,百般苛护,我现在和她做的时候,总想在她身上淋漓尽致地泄一通,但为了讨好她,给她快乐,我忍了。我心里清楚,一旦我得到了她的检剑,她就会跟我的其他女人一样,沦为‘平庸’,只有责任支撑着我对她的爱。

    “可我没感觉到!”她淡淡地道,“我已经给你做了二十五天的妻子,确切地说,我是在床上给你做了二十五天的女人,在床下,我感受不到丝毫的爱,而在床上,那种快乐已经不再令我神往,是的,你很会做,我很快乐,可是好东西吃多了就不感觉它是美味了,以至我现在有时候竟很怀念从前那种痛苦的感觉。”她一声轻笑,“如果只是在床上跟你做一辈子夫妻,我觉得没意思,我已经开始厌倦这种生活了,直白的说,我没有爱上你。”

    两个人的世界是温馨的,但也是平淡的,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到彩虹,在这种风平浪静的日子里,我无法做出任何壮举,所以也就不能带给她心灵的震撼,也就无法引她的激情。“我爱你!”我努力地做出一副诚肯的样子。

    “好吧,那你证明给我看。”她仍是平淡地道。

    “怎么证明?”我捧起她的脸,不解地问道。

    “去把和你同来的那姑娘杀了,以后只做我李虹冰一个人的丈夫。”她露出一丝诡笑,道:“只有这样,我才能相信你是爱我的,然后我给你解药,给你做一辈子妻子,给你无限长的时间让你取我的剑。”

    “不可能!”她的话我根本就不做考虑。

    “那就不要说你爱我!”她忿忿地一声。

    妈的,这妹子看上去柔柔的,谁知她的心竟然也如此狠毒。我紧紧地搂着她,抚摸着她光滑的肌肤,“虹冰,我不会去杀她,永远都不会,就象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一样,虽然我不能只爱你一个人,但我保证会给你更多的爱,相信我。”

    她忽然甜甜地笑了,“我是考验你的,你通过了。如果你今天能去杀她,那明天你就会来杀我。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我相信你永远不会伤害我。”

    她让我虚惊一场,解脱的我情不自禁地去亲吻她,她只让我吻了一下便将我轻轻推开了,道:“可是我现在真的感觉不到爱你,你让我找不出什么理由爱你,想到那天的情景,我就害怕,想到你不属于我一个人,我就不快,想到你杀了我哥哥还有他,我就有恨,你说,你让我怎么爱你?”

    “我们太平淡了,因为没有风雨的考验,所以你没有感受到我对你的爱。”

    “也许吧。”她道,“这两天我也一直在想这问题,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从早到晚就你和我大眼瞪小眼的,除了吃饭上床也真的没什么可做,而我们又没有感情基础,所以可能就体验不到爱。还有三天就到你毒的日子了,我想在这三天里离开你,体验一下没有你的日子,如果我思念你,随时都会回来;如果我不想你,六天以后我派人来给你收尸。”

    她要干什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她想开溜了,她怕我在毒时拉她陪葬,所以想提前离开我。我默默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又诡异地一笑,道:“如果你想拉我一起赴黄泉,那我们现在就起程好了,不用等那三天,我可以告诉你,解药我没有带在身上,就算你逼迫我,我也不会拿给你的,因为我的心早已死了。”

    被她道破心思,我不禁觉得尴尬,忙道:“你放心好了,我张郎向来一言九鼎(不要脸!),既然跟你打赌,我就绝不会破坏约定的。”

    “那你是同意让我离开了?”她问道。

    我向她点点头,我不能不答应她,这是我最后的机会,她和我在一起二十五天都没有爱上我,再多三天也不会有用,倒不如彼此分开去体验那一分思念,俗话说‘小别胜新婚’,也许在没有我的日子里,她才会体验到我的重要。所以这个赌我赌也得赌,不赌也得赌。

    “临走前,我们再做一次吧。”她轻轻地拉着我的胳膊。

    当我进入她以后,她又道:“我知道男人都喜欢泄野性的,你已经压抑很久了,今天就痛痛快快地放纵一次吧,我也想**一下那种痛苦的感觉,如果我不回来,你也不会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妈的,她想得还挺周到。不过话说回来,我真的已经压抑很久了,跟她在一起的这二十五天里,我就感觉自己象在做鸭,全为她服务了,现在既然她让我放纵,那就好好泄一下,万一她不再回来呢!

    我猛烈地向她冲顶,度也越来越快,她马上就出了痛苦的吟叫,开始还本能地向我推拒,但不久就彻底被我征服,失去了所有抵抗。但她只是狂叫,并没有向我哀求,所以我也没有丝毫放松,我摇旗她呐喊,干得热火朝天。

    没想到她经过二十五天的实战,抗蹂躏能力居然暴长,把我累得满头大汗,她居然还没有垮掉,而且吟叫声也渐渐变得欢愉,肢体也渐渐有了活力,竟然放荡地将双腿勾在我的腰上迎合我。又过了许久,她突然山洪暴,因为我没有守阳关,竟然一下子被她带到了沟里,着实吓了我一大跳。

    我喘匀了气才对她道:“你怎么好象变了一个人?”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投身到我怀里颇为撒娇地道:“可能是以前做得少吧,我跟他总共只做过五次,而跟你五十次都不止了,我现在也很适应你的尺寸了,你进去的时候,已经没有从前的那种胀痛感了。”

    是的,她已经从少妇的初级阶段进化到了成熟阶段,我也感觉到她不再象以前那么紧,而且也能让我全军覆没了,她已经彻底地告诉了少女时代。

    我一直将她送到山前,看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的心又空空的,二十五天她都没有爱上我,这短短的三天就能让她转变吗?我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待她不见了身影,我急忙进到村中,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紫薇,那妹子主意多,还是让她给我想个办法吧。

    可是紫薇却不在,房东告诉我,她说有急事要办,要过几天才能回来,我实在想不透,她会有什么急事呢?</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