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八章 衣冠禽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看见李虹冰,我惊喜万分,如潮的思念瞬间暴出来,全然不顾阿缘和阿雪就在身边,我兴奋地扑到笼前伸出双臂向她狂呼。她也只在门口稍稍一驻,然后便也向我飞奔过来,满脸激情地扑到笼前投身到我的怀中,喃喃道:“我也爱你!”说完,她努力地踮起脚将小嘴向我递过来,我也想去吻她,却因为身高相差太多,有笼子相隔,我怎么也无法与她的双唇会合。

    此时的我已经来不及惊讶,根本没有心思去反应她的反常,为了与她相吻,我急忙跪下身,她由上自下抱住我的头,小嘴接在我的双唇上一阵狂吻。

    突然,她的身子一软,无力地滑坐下来,我这才看到李世龙满脸阴沉地站在她的身后,显然李虹冰是被他点了穴道。李虹冰坐在地上依然紧紧地向我依伏,李世龙伸手抓住李虹冰的后衣将她提起,李虹冰马上扭头向他怒目而视,竟然忿忿地一声:“畜生!”

    我的心此时才稍稍平静,愣愣地看着那对反目为仇的父女俩,回想刚才所生的一切,猜测他们之间到底生了怎样的变故,我万万没有想到,只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李虹冰对我的态度就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究竟是什么改变了她呢?呵呵,这小妹子居然骂她爹为畜生!

    一定是她表哥王志的死因,将她对我的仇恨转到了李世龙身上。其实这妹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她不喜欢王志,也没有和王志正式地拜过堂,但她却念念不忘自己是王志的妻子,努力地要为他尽到自己做妻子的责任。现在,杀夫的仇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我不知道她这一天里都做了怎样的思想斗争,但她现在突然对我用情,又使我有些费解。

    李世龙提着李虹冰犹豫了片刻,然后让侍女将旁边的笼门打开,他大手一推便将李虹冰送了进去,然后示意侍女关门上锁。我在旁边看得更是不解,这老狐狸到底要什么疯?竟然把自己的女儿也关了起来!

    李世龙又犹豫片刻,将所有钥匙和两柄短剑都要到了自己手中,然后对那两个侍女道:“从现在开始,你们俩个日夜在此看守,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离半步,马桶你们自行送到上面,我会派人清理,饭食我会亲自给你们送到。”

    李世龙吩咐完,这才冷眼看了看我,他脸色阴沉,显然他此刻的心情也非常不好,所以他也没有搭理我。他又低头看了看还未撤去的饭菜,回头向侍女示意给阿缘她们送过去。看着两个侍女将几案搬到阿缘和阿雪的笼子前,我的心不禁又舒畅许多——我可以挨饿,但我的心已经再也受不起折磨。

    李世龙没有多说,转身离开了。阿缘和阿雪默默地看着我,我看得出来,她们也不好意思先吃,我向她们甜甜地一笑,道:“你们快吃吧,我没心思吃东西。”但她俩还是犹犹豫豫的,为了让她俩安心,我将目光向李虹冰投了过去。

    她的笼子离我的不远,只有一尺多的矩离,她正手扒铁栏用着一种非常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她的表情也是那么复杂,但有一种东西是我能够解读的,那就是爱。我们相对片刻,她忽然向我伸出双手,我急忙奔过去,与她相牵,她的小脸马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柔柔地道:“郎,我爱你。”

    “我也爱你,这一天你都把我想死了。”我回完又试探地问:“他怎么把你也关进来了?”

    她忽然双目落泪,咬了咬下唇,忿然道:“他给我吃了迷情丹”她说完又涩涩地补充了一句:“就是昨天我给你吃的那个,吃下迷情丹以后,情关就开了。”

    “他给你吃那个做什么?”我不解地问道。

    “他是个畜生!”李虹冰又忿然一声。

    听着那两个字,看着她的表情,回想着刚才的一切,我忽然间有点明白,但却又有许多不解之迷,所以我还是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

    李虹冰咬着嘴唇泪如断珠,泣道:“他想把你的武功弄到他自己身上,于是就丧心病狂地骗我吃下了迷情丹,然后就要对我做禽兽不如的事情,我誓死不从,大叫你的名字,他这才知道,我的情关是对你开的。”她说着,脸上又露出一丝甜笑。

    李世龙真***是一个畜生!原来他竟然想从自己女儿身上得到那些剑!我说他为什么整得如此神秘,原来他是怕走露风声,坏了他那张狗脸。“衣冠禽兽!”我不禁也忿忿地一句。

    不过我看着李虹冰就想笑,我辛辛苦苦一个月也没能使她爱上我,却不想李世龙只在片刻就帮我完成了,现在剑还在李虹冰身上,她的情关也已经对我开放,只要我能和她在一起,我就可以把剑取回来了,想到这儿,我不禁感觉前途又是一片光明,手上也不自觉地加上力,恨不得把铁栏扭断与她相聚。

    “我要把剑还给你,给你做一辈子妻子,你要我吗?”她深情地问道。

    “要!”我重重地向她点了一下头,“虹冰,我爱你!”

    “我信!”她笑着点点头,又道:“你知道我今天去哪里了吗?”

    虽然我猜她极可能是回了红叶居,但还是极为配合地摇了摇头。她笑道:“我回红叶居了,我看到好多我的名字,每个名字的前后都有‘我爱你’三个字,好感动。”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说什么好,我努力了一个月,却不如一颗小小的药丸。

    她大概看出了我的心思,深情地望了我一会儿,才柔声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做了一个月的夫妻,其实我早已不知不觉地爱上你了,只是有另一种情绪在做祟,才没有觉罢了。昨天晚上从这儿回去以后,我偷偷地哭了很长时间,我觉得非常对不起你。”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深情道:“郎,我爱你,真的,要不我的情关也不会对你开,这次是你救了我。”

    “我信!”我也深情地向她点了一下头。是的,如果她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她的情关是绝对不会对我开的。我看着隔开我们的两道铁栏不禁烦上心头,只靠蛮力,我是绝计冲不破这个牢笼的,不能与李虹冰相聚,我的心总是慌慌的感觉——李世龙能把李虹冰关到这里,显然他还没有死心。

    “他现在想要做什么?”我忧虑地问道。

    李虹冰也紧张地摇摇头,道:“其实他早就在打你的主意了,所以才安排林玉蓉接近你。”

    听了她的话,我不禁又大吃一惊,急问:“你是说,林玉蓉是他派来的奸细?”

    “不!”李虹冰摇摇头,“其实林玉蓉并不知情,他安排林玉蓉接近你,只是想试探你对林玉蓉的感情和林玉蓉对你的态度,如果林玉蓉为了自己肯出卖你,那他就会让林玉蓉来盗你的剑,只是林玉蓉并没有那么做,为了保全你,她不惜牺牲自己,所以他才逼着我来盗你的剑。”

    待李虹冰讲完,我不禁又恍然大悟,李世龙为了我可算绞尽脑汁,左一个圈套右一个陷阱,我无时无刻地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我还在自做聪明。说起林玉蓉,我不禁又有点关心那个女人,问道:“那林玉蓉现在怎么样了?”

    李虹冰摇摇头,“这几天我也没有打听她,也没有人与我说起她,反正我是没有看到她。”

    我默默地点点头,李虹冰忽然窃笑,悄悄地指了指我下边的那帐蓬。被她一勾,我本已稍退的淫念马上又抬起头,帐蓬又支起了一些,我迷笑着对她道:“虹冰,我好想要你。”

    “我也好想。”她低声说完,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羞涩地瞟了那两个侍女一眼,只稍稍犹豫,便拉着我的手放到她的胸上,然后将两只小手向我的下边伸了过来。</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