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九章 在水一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瘫伏在我的胸上,将小脸埋在我的耳边,身子微微地缓慢地动着,虽然很认真,但却非常机械,没有一点风情,完全是把它当做一项工作来完成,使我感觉不到什么乐趣。我轻轻地搂着她,开始的时候,双手还慢慢地轻抚她的玉体,到后来竟也懒得再动,松松地放到她的后腰上,麻木地享受着她的爱,不知不觉间思绪竟也飘到了远方。

    “还要吗。”她抬起头轻轻地问了一声。

    我这才觉她早已不动了,我的宝贝也已经打了退堂鼓,这是我第一次以这种方式败下阵来。因为饭前我已经和李虹冰做过一次,所以此刻并没有多少激情,现在和她做完全是一种形式,严格地说就是我对她的受降仪式,她正式成为我妻子的一个象征。“如果你不想要就不要了。”我对她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她忽然小脸一苦,委屈地道:“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是你啊!”

    原来她还在想着那件事儿,做了亏心事就怕鬼叫门,她也知道当时她对我太狠毒了,所以现在她害怕了,我对她的冷热时刻牵动着她那根敏感的神经。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最初对她的粗暴不也正是因为她那次狠毒地对我?,所以我在盗了她的蓝剑以后,还要在她的心上撒下一把盐。但现在我已经不再记恨她了,我拍了拍她的后背,善笑道:“我都说了,我已经不怪你了。”

    “那你?”她没有说下去,而是将身体轻轻地动了一下,示意我知道我对她的冷淡。

    我坏笑着抚着她的后背,滑过柔臀落到她的双腿上,对她道:“叫我一声‘老公’,说‘我爱你’,然后再亲亲我,就好了。”

    她凝着眉看了我片刻,道:“我亲你,但不说行吗?”

    “随你。”我淡然道。

    她又苦着脸犹豫片刻,嘴唇动了几下,终于道:“老,老公,我爱你。”然后低下头将小嘴压在我的双唇上,我用力一吸,她很配合地将香舌送入我的口中。虽然我知道她说得很违心,吻得也有些勉强,但我的情致还是被她撩拨起来,我在她里边胀了一下,示意她我已经重燃激情了。她一边吻着我,一边又慢慢地动了起来,不过还是十分机械,我故技重施,双手在她肋上一搔,她的身体马上扭动起来,也被迫出‘呵呵’的笑声,虽然弄得我伤口隐痛,但感觉却十分良好。

    我捧着她脸,深情地对她道:“如飞,我爱你,我会好好待你,给你幸福给你快乐。”

    听了我的话,她的目光忽然也变得深情起来,轻轻地点了一下头,我又抓住她的双肋,她急忙道:“不要了。”说完,便很知趣地挤出一丝甜甜的笑容,她轻轻地抱住我,仍然将头埋在我的肩上,又规规矩矩地动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我明显地感觉到她已经融入了感情。

    过了很久,她终于把我弄泄了,在那一瞬间,我突然现她是那么可爱,是的,这么美丽的一个女孩儿,在变得既可怜又温柔之后,再也不会让人把她和刁蛮与毒辣联系在一起了。我一时激动,不顾伤痛,抱着她猛然一翻,将她送到下面,狠狠地冲顶她几下,将库存一股脑地全部送给了她。

    虽然她又一次领教了我的粗暴,但是她笑了,笑得甜甜的,待我从她身上一下来,她便一头扎进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生怕我跑了似的。我白天已经睡足,此刻毫无困意,而燕如飞白天却在店外转幽了一天,此刻早已又困又乏,不大一会儿,她便呼呼地熟睡过去。

    这妹子我是彻底地摆平了,我不禁又惦记起李虹冰,她一定在等着我过去呢。看着燕如飞已经睡熟,我慢慢地扳开她的手,费了好半天的劲我才摆脱她,不想我刚要下床,一只小手又将我拉住,我回过头,燕如飞果然又是一脸的苦相。这时候我也只好对她实话实说:“我不是想离开你,只是我和李虹冰都中了淫毒,她现在正等我过去呢。”

    她很听话地放开了我,然后道:“那你让紫薇过来陪我好吗?”我向她点点头。

    来到外边,我故意轻咳一声,隔壁的房门马上拉开了一条缝,紫薇的笑脸露了出来。李虹冰也没睡,正坐在桌边等着我,她的脸色很正常,看来还没到毒时刻。我刚刚与李虹冰嬉笑了几句,紫薇便又推门回来了,还没等我问她,她先道:“虹冰已经把你们中毒的事儿告诉我了。”

    茫然地应了一声。

    紫薇又道:“这种毒有一个人肯定能解。”

    “谁?”我急忙问道。

    “九天玄天!”

    我刚刚升起的心一下子又落了回去。是的,都是媚行的高手,九天玄女应该能解了这种毒,“可是她已经带着妙玉沉香回岭南了,千里迢迢的,我哪有时间再折回去找她?”我为难地道。

    听了我的话,紫薇也为难了,她轻叹一声,道:“我过去陪燕如飞了。”说完,她便开门出去了。

    我们在这个小店里一连住了三天,虽然我的内伤还没有好,仍然不敢运功,但外伤在紫薇的灵丹妙药下,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行动已然能够自如。这三天里,最忙的就要数紫薇了,她天天早出晚归,为我和李虹冰寻医求药,在她的努力下,也终于有了一些眉目。紫薇告诉我,在洞庭湖上有一艘名为‘在水一方’的画舫,船上住着一位‘碧波仙子’,每月的初一十五便会在洞庭湖入口的鹿角靠岸补给,顺便为岸上的百姓治病行医,据说这位碧波仙子医术高,尤其擅治花柳,方圆百里无人不晓。

    擅治花柳未必解得了我和李虹冰身上的淫毒,但我们还是决定到鹿角去试一试,离腊月十五还有三天的时间,完全来得及,所以第四天我们便离开这个小村庄赶往鹿角去见那碧波仙子。鹿角并不远,没用上两天我们就赶到了,我们休息了一天,腊月十五的一早,我们便赶到码头,只见码头上人头攒动,一打听才知道,原来都是找碧波仙子求医的。

    刚到晨时三刻,人群忽然暴出一阵震耳的欢呼,我们四人急忙向湖上张望,果见远处行来一艘画舫,朱檐碧绦格外醒目,画舫渐渐行近,我也看清了船上的人儿,只见四个彩衣少女肃立船头,每个人手中一柄长剑,看样子那碧波仙子也一定是个习武之人。

    画舫终于靠岸了,人群马上涌到近前,但却很有秩序,非常自觉地留出一条丈宽的通道,我正纳闷,只听车轮声响,闪目过去,只见几条壮汉推着四辆木轮车从人群后边闯了进来,看来人家是要先进行补给,大家默默地等着,眼巴巴看着四个彩衣少女和那些汉子进行交易。半柱香的功夫,交易终于结束了,待四辆木轮车一退,人群马上将道路封死,有人高喊:“小仙女,快些牌吧!”

    不料一少女持剑抱拳道:“请诸位见谅,我家仙子近日身体不适,所以今日不能行医,特差我在此跟大家说声报歉,下月初一一定多留时刻。”少女说罢,画舫便缓缓起动,人群不禁出一阵叹息之声,看着画舫渐渐远离,人们也各自散去。

    没想到我们竟然赶得这么巧,头一次来求就赶上碧波仙子生病不能行医,我看了看李虹冰,又看了看紫薇,征求她们的意见。紫薇凝神想了片刻,道:“我们追上去!”有她一句话,我们三人都点了点头。

    码头上正停着几条大船,我们急忙登上一艘,我一指前边的‘在水一方’,对船家道:“追上去!”</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