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十九章 成亲(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她要听我的故事!我的故事可实在太多了,细说起来七天七夜也讲不完,可是现在我一点都不能告诉她,于是我也微微一笑,对她道:“我也没有走过江湖,也没什么可讲的。”

    “你也住在神剑山庄吗?”她问道。

    “五年前,我父母双亡,在那儿之后我就住在神剑山庄了。”

    的眼里忽然露出一丝关爱,“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不幸的身世。”

    “不,这是你应该知道的。”

    她点点头,又问:“那他们是怎么去世的?”

    如果我说我父母是被人害死的,她一定又要多问,言多必失,我还是尽快地结束这个话题为妙,于是对她道:“那年起了瘟疫,他们不幸都染上了。”

    默默地点点头,然后便又没话了。

    她今天特别柔,跟昨天完全判若两人,如果说昨天她还想抗争的话,那她今天就是举手投降了,也是,已经拜了堂,已经进了洞房,她还能再有什么想法呢!看着她的娇态,我不禁激情渐起,慢慢地向她靠近,她马上警觉地抬起头,我向她灿烂地一笑,请求道:“姐姐,我想亲你一下。”

    她的脸腾地又红了,使离她尺远的我竟然都能感觉得到她的热度,她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双手在我的手上回应了一下,羞道:“一会儿我就什么都给你了。”

    她的话更加刺激了我,算起来我正好有十天没有碰过女人了,体内早已蓄满了激情,她虽然不如紫薇和清影漂亮,但她是女人,而且她也有着独特的美,那是天然的纯朴的美,她看起来是那么真,说真的,我已经开始喜欢上她了,已经迫不急待地想占有她了。“姐姐,我们上床吧。”

    她的脸马上就紫了,急急地咽了一下口水道:“太早了,再等一会儿好吗?”她无措地四顾一番,最后又将目光落到我的脸上,喘了一口气,道:“你先亲一下吧。”

    虽然我想马上就抱她上床,但她现在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太使我留恋了,这是真正的少女!我笑着点点头,起身过去吻在她的双唇上,因为姿势实在不大舒服,所以只片刻我便放开了她。她羞涩地抿了抿嘴唇,忽然向我问道:“你有过女人吗?”

    坏了,刚才我有点得意忘形,吻得过于熟练了,使她开始怀疑我的‘处男’身份,看来一会儿到床上我还不能大意了。我急忙向她摇摇头,“没有,我还是个童男呢。”

    她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咬了咬嘴唇道:“回去你就纳个妾吧,别太委屈自己了。”

    听了她的话,我不禁汗颜,这姐姐真的很通情达理,很会为别人着想,我不由得对她又升起一分敬意。我将她的双手合拢,深情地对她道:“姐姐,我不会再娶的!”这句话我没有骗她,我真的不能再娶了,我的女人已经够多了,我暗自誓,她是最后一个!

    她的脸上果然露出甜甜的笑容,但还是道:“再娶一个吧,我不会计较的,也许这样我的心里还能好受一些。只要你以后对我好一点,如果我们赤霞山失势了,你不会撵我出门就行了。”

    她终于说出了心中的隐忧,我将她的手握得更紧,诚肯地对她道:“姐姐,你放心,我会爱你一辈子的,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嫌弃你的。”

    “有你这句话我就很满足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大你好几岁,长得又不漂亮,而且还是个残废,而你却如此英俊,你知道她们今天有多羡慕我?可她们越是羡慕我,我的心里就越是不安,我就怕你给我再一次的伤害,与其以后被你抛弃,还不如现在就不嫁!”

    “姐姐,你要我做怎样的保证,才能使你相信我?”

    她摇了摇头,“我不需要你做任何保证,时间会改变一个人,更会改变一切,我现在就是在跟自己搏命,我会尽力做好我应该做的一切,其他的我都无法左右。”

    我点了点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姐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姐姐,我们上床吧。”

    她马上又紧张起来,用力地推着我的手,求道:“再等一会儿好吗?”看见我向她摇头,她只好耸起肩,将头深深地低下了。我拿去她的凤冠,除去她的钗,将她刚刚盘起的一头秀放了下来,然后弯腰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放到床上。她紧紧地闭上眼睛,重重地呼吸着,胸部剧烈地一起一伏,我情不自禁地将双手按在她的胸上,她的上身不禁微微地颤抖了一下。

    我故做十分笨拙地解开她的衣服,好半天才将她脱得一丝不挂,她下肢本来就不能动,此刻更是全身都老老实实。她的身体要比她的脸白了许多,一对玉兔也白白胖胖,象两个点了红枣的大馒头放在她的胸上;由于她终日坐在轮车上,腰身得到锻炼,所以她的身材不是很好,腰有些粗,小腹上也有些赘肉,大腿果然很粗,白白胖胖的将她的神秘地带掩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那一块诱人的草坪。

    我现在见多识广,这副**已经不能再让我为之热血沸腾,但我现在必须要装回未经世事的毛头小子,所以我冲动地扑了过去,分开她的双腿,急切地探知她的秘密,待我满足了好奇,又匆匆忙忙地扑到她的身上,双手按住她的玉兔,大嘴在她脸上一阵胡亲乱啃,她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就象一块木头。

    待我把她的粉脸布满了口水,才急忙蹦到地上,以最快的度脱去所有衣物,然后又迫不急待地伏到她的身上,故意在她那里一阵胡冲乱顶,她忽然猛醒地睁开眼睛,急道:“等一会儿。”说完,从枕头下扯出一块雪白的方巾递给我,轻声道:“帮我把它垫在下边。”

    我故意费了好半天的功夫才找到她的入口,然后便拚命地挤进去,直把她痛得紧咬下唇,眼角里也渗出两滴大大的处女泪,但我没有停止,依旧强硬地向里深入,直到抵达终点才停下来爱惜地看着她,问道:“姐姐,痛吗?”

    她轻应一声微微地点了一下头,然后便不再反应。

    我想对她柔一点,甚至想让她泄身,看看能不能盗得她的赤剑,但最终我还是没敢暴露我的浪子本色,一旦被她觉我是床上的大行家,那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反正我已经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正想痛痛快快地泄一次,索性就放出我的原始本能,让她在初夜体会到一次痛苦应该并不是一件坏事,毕竟她一生之中只有这一次处女痛。</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