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三十九章 异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贺婉贞能走路的消息传的那叫快,还没等吃早饭,全庄上下就都知道了,这全是那两个小丫鬟月儿和星儿的功劳,贺婉贞能行走对她们来说可是天大的福音,因为她们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所以把她们兴奋得见谁跟谁说,庄子其实并不大,所以只一会儿的功夫就传开了。

    全庄的男女老少都前来看望贺婉贞,走了一拨又来一拨,所有人都要问问贺婉贞到底是怎么好的,贺婉贞当然不能把房事说出去,一个是那事儿本来就不是言传的东西,另一个现在也是禁欲期,她隐瞒还来不及呢,我相信她连她亲娘都不会告诉实情的。既然贺家叔侄不知道我已经盗了贺婉贞的剑,他们也就不会知道我就是张郎,看来我这个张强还可以继续扮演下去。

    直到中午,我们的房里才总算清静下来,虽然大家都为贺婉贞感到高兴,但现在正处于紧张的备战时期,已经得到探报,冷天王正率人向山东杀过来,紧张恐惧烦燥也把这种喜悦冲得平淡了许多,更主要的是,午饭的时间到了,他们也都该回去吃饭了。只有贺婉蓉不肯离去,非要留下来陪我们一起吃午饭,这丫头脸儿大开朗,有什么说什么,不过倒是没什么鬼心眼子,我在心里送她一个别称——傻大姐。

    因为贺婉蓉和贺婉贞是亲姐妹,所以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一层,两个人以前就总在一起,虽然都成了亲,但还是经常往来。贺婉蓉跟谁都是自来熟,刚见面就象认识多少年似的,所以深了浅了的我也从来不与她计较,她对我也是相当热情,总是姐夫长姐夫短的问候着。

    不过今天我有点烦她,因为我心里有事儿,昨天晚上光顾着高兴了,竟然忘记了向贺婉贞学习赤剑的使法,现在我徒有剑气,却不知道从哪条路把它放出来。一上午来访者不断,我一直都没有机会,现在可算都回去了,却只有贺婉蓉一个人粘着不走,你说我能不来气?

    我想让她离开,她却直言要把我撵走,我知道她又要与贺婉贞聊闺房秘语。我这儿正心里生闷气,贺婉贞却对我道:“夫君,我的腿现在好了,也不用你照顾我了,你去帮我爹忙一忙吧,赤霞山现在人手少,既然你留下了,就多出点儿力吧。”

    姐妹俩都撵我走,我当然不能再赖在房中,只好强作笑脸无奈地走出房门。其实也不是我不想帮贺子平,只是我不是那块料,耍个小聪明什么的我在行,但让我象刘宏那样出个正经的谋略就会被人笑话了,况且这两天贺家子弟也从各地纷纷归聚,人家现在人手也够了,再加上有刘宏忙前忙后的,我再伸手就显得多余了。

    不过我还是应该表示一下我的热情,离开房间我便赶到偏堂,守门的进去通禀一声之后便非常客气地请我进去。因为驻守各分舵的贺家子弟已经回来了很多,所以现在堂中又聚了二十来人,不过所有人的脸上都露着淡淡的喜悦,这让我有些迷惑不解。

    我与贺子平见过礼,贺元风马上过来告知我一个喜讯:冷天王的先头部队在临淅遇到了伏击,一千二百多人全军覆没,冷天王的大队人马已经不敢再往前行了。我听罢不禁也大吃一惊,因为我知道赤霞山的人已经全部退守,这场仗肯定不是赤霞山的人打的,所以忙问:“何人所为?”

    “柳青。”

    我点点头,是的,有这个能力的人不多,而有这个胆量的恐怕也就只有柳青了。她的行动还真快,计划也可谓周密,这边让6炎做掉贺子平贺元风两个当家人,那边伏击冷天王以解赤霞山之危,这样一来,贺家人必然对她感激涕零,在群龙无的情况必会投到她的麾下,借她之力为家人报仇。我抬头看了看坐在前面的贺子平,但见他的脸上闪着一丝忧虑,显然他很清楚柳青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了他的赤霞山。

    郁闷了好几天,总算有点儿能让人高兴的事儿,燃眉之急暂解,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还都没有吃午饭,所以贺子平就在偏堂设席,虽然不能畅饮,但可小酌几杯。因为这里只有刘宏跟我比较熟悉,关系也近一些,所以我特地坐到他身边,没想到这势利的家伙竟然甩开我跑到贺元风的桌上又说又笑去了。被他闪了一下,我心中不禁恼火,本来还挺欣赏他的,现在却是越看越烦。

    我心里有事儿,剑谱不到手,我的心总是不能踏实,另外看着刘宏也来气,所以我小饮两杯之后便退席离开,大家都知道我现在是模范丈夫,所以也没有强留我。我回到房中,贺婉蓉居然还在,本来她就让我心烦,再想起刘宏刚才对我的冷漠,我不禁邪火顿起,正想作,却见她面挂泪痕,不禁又好奇起来。

    她这次很知趣,见我回来便起身告辞了,待她出门,我忙问贺婉贞:“她怎么哭了?”

    贺婉贞轻叹一声,道:“你说刘宏也真怪,前天晚上我娘没跟我们说禁欲的时候,他主动跟婉蓉说禁欲,而昨天我娘特意吩咐我们禁欲之后,他又强迫婉蓉和他做,而且还粗暴地折腾了她一夜,婉蓉说他就象变了一个人似的。”

    我心中猛地一惊,急忙拉门出来,见贺婉蓉还没有走远,便急道:“婉蓉,回来!”

    贺婉蓉回过头愣愣地看着我,我向她一招手,“婉蓉,我有事要问你。”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回来了。月儿刚好从隔壁的房间里出来,我心中一动又忙对月儿道:“月儿,你去把贺婉霞叫过来,就说小姐有事找她。”月儿听罢急忙去了。

    待贺婉蓉回到屋中,我急忙把门带上,转身对她道:“婉蓉,把昨天晚上的事跟我讲一遍。”

    “啊?”她立即惊叫一声,转身怨怒地向贺婉贞道:“二姐,你怎么可以跟他说呢?”

    贺婉贞也没料到我竟会让贺婉蓉讲昨夜的情事,不禁也怨怨地瞪着我。现在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一步冲到贺婉蓉面前,大声道:“快点儿说吧,这关系到你爹的安危,因为那个人可能真的不是刘宏!”

    “啊?”贺婉蓉又惊叫一声,这次她惊呆了,大张着嘴巴半天没有合上,愣愣地看着我。

    贺婉贞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急忙走过来,一手拉着婉蓉一手拉着我,向我急问:“郎,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快说。”

    我无奈地道:“那个人有可能真的不是刘宏,不过得等婉蓉把详情都告诉我之后,我才可以断定。”</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