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浪子之龙戏九凤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章 自身难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贺婉贞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贺婉蓉,还是紧皱眉头,也难怪,这事儿根本就不是小姨子能对姐夫说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对贺婉蓉道:“婉蓉,你就跟他说吧。”

    “二姐!”贺婉蓉看了看贺婉贞又看了看我,也犹豫了一下,然后猛地转过身,背对着我道:“昨天晚上他回来的时候心情不大好,闷闷不乐地也不大说话,晚饭的时候他喝了许多酒,后来才跟我说他把命都留下来了,可我爹还是不大信任他,重要的事情也不让他做。我以为他是因为这事儿不开心就安慰了他几句,后来他喝醉了,倒在床上就睡,我让他脱衣服他没脱,我要帮他脱他也没让。”

    贺婉蓉犹豫了一下才又接道:“后来我也熄灯上床睡了,过了大约两刻钟吧,他忽然爬起来脱了衣服,然后就要跟我做那事儿。因为我娘昨天特意吩咐要禁欲的,所以我没有答应他,没想到他竟然强来,我看他心情不好,后来就顺了他,然后就感觉他怪怪的,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能再说详细点儿吗?”我问道。

    贺婉蓉扭头看了一眼贺婉贞,然后才又道:“反正就是跟以前不一样,以前他很爱惜我的,没多长时间就完事儿了,可昨天他对我特别粗暴,时间也特别长,我简直都受不了了。刚做完没多大功夫,他又想要,我说什么都不同意,他就把我点了穴,然后就强行又来了,昨天晚上他一共做了五次,直到五更天才睡。”

    其实我想问贺婉蓉的是刘宏昨晚的**姿势和技巧,以及他身体上有哪些异常,进入她身体里的东西她总应该能感觉出来不一样,但这话我真的不好直问,她也真不便直说。就凭她现在这些话我还是不敢断定这个刘宏就是6炎假扮的。在我认为,人都是道貌岸然的,骨子里都有某种邪恶的东西,只是有的人装得深有的人装得浅而已。酒是可以乱性的,那东西喝多了会使人露出本性,我自己就有所体验,天晓得刘宏不是在醉酒的情况下泄兽欲,一个人被压抑太久是会暴的。

    刘宏还在偏堂里陪着贺家人喝酒,我真怕6炎趁此机会对贺家人下手,但我现在必须要把这事儿整准了,因为这涉及到自我暴露的问题,如果这个刘宏真是6炎假扮的,我怎么都好说,毕竟我救了贺家叔侄一命,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而我一旦整砸了,这后果可就不好说了。如果现在能证实这个刘宏不是6炎扮的,我怎么都能把贺婉贞和贺婉蓉哄骗过去,我相信这事儿她们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说。

    “还能再详细点儿吗?”我对着贺婉蓉的背影道。

    “还怎么说啊!”贺婉蓉终于激了。

    贺婉贞对我道:“郎,你一定知道什么事儿,快说啊!”

    我正为难,贺婉霞推门进来,“贞姐,我来了。”

    我瞟了一眼贺婉霞,对贺婉贞道:“我出去,你们三个总不会再有禁忌吧。”说完,我便拉门出来。我估计贺婉贞能够明白我找贺婉霞来此的目的,所以她也没有拉我回去,稍过片刻,三个女人一起冲了出来,贺婉贞向我急问:“他在哪儿?”

    一看她们三个的表情,我就知道不幸被我言中了,我急道:“在东偏堂!”

    贺婉贞没有功力,又刚刚能重新走路,所以她走得不快,贺婉蓉和贺婉霞只好一边一个扯着她快步前行,我没有上前帮忙,只是在后边跟着,因为我现在又有了新的烦心事儿。刚才我是一冲动,不想让贺家再遭不幸才将假刘宏点破,但那是6炎易容的,6炎是谁?6雨6雪的大哥啊!现在贺家叔侄不用死了,但6炎还活得了吗?

    杀了刘宏,又骗奸了贺婉蓉,不管他是杨毅还是6炎,贺家人都不会放过他!他也是死在我手里,这让我以后怎么跟6家姐妹交待啊?我不禁又在心里暗骂这个王八蛋,你***扮谁不好,非得扮刘宏?!那你扮就扮吧,你骗奸贺婉蓉干嘛?!这小子太不是东西!竟***比我还缺德!

    那我现在怎么办?到了大堂里我怎么说?如果6炎还没来得及下手还好说,如果他已经给贺家众人下药了,那我不里外都不是人了?贺家人没救了,把6炎又扔里了,那我不是太失败了!还没等我想好对策,我们已经到了偏堂门前。没用通禀,一个女人直接而入,我也只好跟了进去。

    “杨毅!”贺婉蓉一进到里边就先高喊了一声,她们还不知道那个杨毅其实也是假的。

    所有人都为之一惊,急忙将目光向我们投了过来,贺婉贞急忙上前一步大声道:“刘宏!”众人更迷糊了,一个叫杨毅,一个喊刘宏,要家都知道杨毅不在这儿,便纷纷目光寻找刘宏,我们四个人也跟着众人一起找,但把所有脸都看遍了也没现刘宏!

    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6炎已经跑了!

    6炎不会知道自己身份败露的事儿,因为我们那边的事儿他不清楚,那他走人就只有一个原因——他的任务完成了,贺家叔侄已经中了‘一滴水’的毒,所以他提前开溜了。我急忙转身问守在门口的庄丁:“看到刘宏没有?”

    那庄丁马上回道:“刘公子刚才出去了。”

    我的脑袋不禁嗡地一下,没救了贺家人,反而把我自己扔进来了,这帮小子如果知道了自己只剩下不到三个时辰的阳寿,还能放过我吗?我现在倒是不用替6炎担心了,但我得想法自救了。我不禁又陷入了两难境地,我现在要不要讲明他们已经中了毒,不讲的话,我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倒下去,讲的话,如果他们没有破解之法,我肯定要做陪葬!

    贺婉贞忽然对我喝道:“张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她这一问,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我,贺婉蓉和贺婉霞更是急退两步站到我的身后侧,与贺婉贞一起对我形成合围之势,众人见她们三个如此,马上也疾过来,将我团团围住。

    “婉贞,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贺子平终于话了,贺婉贞看了看众人,转身走到贺子平面前与他一阵耳语。“把他给我拿下!”待贺子平了解完经过后,猛然一声断喝。把我拿下?那可不行,我到什么时候都不能任人宰割,还没等众人上来,我急忙一转身,以最快的度将贺婉蓉一下搂在胸前,右手往她喉咙上一锁,大喝一声:“别动!”</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