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四十八章 禁满之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因为贺婉贞要去陪贺婉蓉,所以待她出门,我也就回到了山下小镇清影和紫薇居住的小院,一眼看见义父李云飞给我留下的那几个人,现在我的身份也明了,也用不着他们为我打掩护了,于是我把他们叫过来,吩咐他们几句便打他们回神剑山庄了。

    他们走了,小院更清静了,只剩下我和紫薇清影三个人,做什么事儿也都更方便了。我进屋把贺婉贞跟我说的话又跟她们讲了一遍,她俩听后不禁都嗤嗤窃笑。人少了,屋多了,清影非要跟紫薇分开睡,说直了点儿就是她和我在床上办事儿的时候,不喜欢有别人在旁边,紫薇竟然也欣然同意,女人的想法都是一样的。

    第二天下午贺子平从就胶州赶回来了,回来的时候,老头竟一脸兴奋,贺子平在贺氏三兄弟中是最实在的一个人,一定是柳青给他灌了什么**汤,把他整晕了。果然,他一回来就又招集开会,不过这次只有男人,地点也是在偏堂,我照例列席参加。

    贺子平先公布了两个不幸的消息:第一个,浅草阁已经被冷天王灭门,杨力和李岩双双遇难;第二个,笑天王也攻占了洞庭湖,据说李世龙未等笑天王杀到桔子洲就不见了踪影,所以笑天王又兵不血刃占领了长沙。听罢这两个消息,我心中也说不清是喜是忧,反正那几个人都与我有仇!浅草阁和桔子洲都亡了,彩虹盟有点实力的也真的就剩下柳青的翠烟门和贺子平的赤剑门了。

    接下来老头才讲他的高兴事儿:柳青说了,等平定天下之后,她会重建彩虹七门,将江湖分为七块分由七门管辖,赤剑门所辖之地将比现在还要大得多得多。老头一高兴,号召贺家了弟一定要任劳任怨冲锋在前,贺元风听着听着不禁露出一丝嘲笑,我也想笑,只是不便。

    最后,贺子平道:“盟主已经决定,将于本月十六杨柳镇血难三七之日,在赤霞山祭奠亡灵,同时举行立盟大典,誓师大会。为了严防冷天王偷袭,现在我将调动人马前往胶州一线,与翠烟门五毒教共同守门胶东门户。”接下来,老头一个一个点派,好家伙,这一调就是七千人,看来柳青真的是要对赤剑门做一番大整编,要不她的心也真的放不下。

    今天才是二月初六,离大典还有十天,真是幸福,我可以在这儿过上很长一段安心日子,趁此机会,我也把六色剑都练习了一圈(我已经从贺婉贞那儿弄来了赤剑剑谱),只是遗嘱,与楚湘楠见面匆匆,竟然忘记了向她索要剑谱,现在她人在胶州,看来得跟柳青一起回来了。

    就这样,我白天陪贺婉贞,当她去陪贺婉蓉的时候,我就练会儿功,晚上我就到紫薇清影那里去睡,与她们风流快活。日子过得很快,眨眼的功夫便又是五天过去了,婉贞的禁欲期也终于熬到头了。

    她好象也在盼着这一天,临出门的时候告诉我一句:“晚饭我回来吃。”她这句话更是勾得我心痒,虽然我不缺女人,天天晚上有紫薇或清影相伴,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总是惦记着这姐姐,也许真的是那痴情丹的作用,那东西真的很灵,我会时常起李虹冰,但真的很少想念燕如飞。

    晚饭的时候她果然准时回来了,吃饭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多说,待星儿月儿将餐具都收拾走,她才道:“给我讲一下你的故事吧,别人讲的总是有很多杜撰,以前都把你说成个**,现在又都把你捧做花神,我想听听你自己讲的。”

    汉人总是追求公正,却是世间最不公正的,在说话之前,总是要先把屁股坐好,站好立场,然后再假惺惺地以上帝的视角去谈论是非,言毕还往往要加上一句:“我这是对事儿不对人。”其实***就是对人不对事儿!给自己人用的全是好字眼儿,为敌人则专门准备了一套用词。当然这里也包括我,比如我就叫李世龙为老狐狸,聪明就是聪明,干嘛非要说他狡猾呢?以前我是赤霞山的敌人,所以他们就把我说成**,现在我是他们的亲戚和恩人,所以我也就由‘魔’转为‘神’了。

    我当然是伪君子,所以还是都挑好的说,与李月交易害死兰天的事儿,我永远都不会跟别人提起,虽然我讲得很粗略,但我的故事实在太多,等讲完桔子洲的事儿之后都已经将近三更天了。她只默默地听,一句话也不说,脸上也非常平静,待我讲完,她也没有对我表任何评价,只是道:“时间不早了,上床睡吧。”

    我就等她这句话,待她说完,我便笑着将她一下横托起来,身子一转旋到床边,将她轻放床上,她习惯地放松身体,让我把她脱光,虽然她的脸比不上紫薇清影,身材更是远远不如,但我对她却情有独钟,看着她的玉体,不禁大手放在她的酥胸上一阵轻轻地蹂躏,她一丝淡笑,扯开被子盖在身上。

    她如往常一样顺从,如往常一样咿咿呀呀地哼叫,但她并没有往日那般激情,过了很久才暴,我没有刻意去守阳关,所以也没等到她第二次暴便喷射了。我照例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肌肤,片刻之后她才回应我,轻轻地抚着我的胸膛,忽然轻叹一声。

    “姐姐,怎么了?”我忙问。

    她又轻叹一声,道:“以前是我怕你嫌弃我,不带我走,而现在却又是我不跟你走。”

    “你会想我吗?”

    她点点头,“会的,因为你是我丈夫,你是我的唯一。”

    “那就跟我走吧,何必要自己折磨自己?”

    “可是我不是你的唯一。”

    我一笑,“人多不是很热闹?她们都很可爱的,你会喜欢她们的,对了,你还是她们的大姐呢!”

    她只是一笑,不置可否,忽然话一转道:“六大门派的子弟就要回来了。”

    “嗯?你怎么知道?”

    她一笑,“柳青跟我爹说,她会把六大门派的子弟都请回来,因为这关系到六个女孩儿的终身,所以我爹没有反对,所以我想他们过两天就都会回来了。”

    我当然明白那个‘请’字的含义,不禁陪她一笑,她的话忽然又一转,道:“只是婉蓉太可怜了。”</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