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猎艳紫荆园 第五十二章 花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贺元风这句话说完,我彻底晕菜了!我直勾勾地看着他,他白我一眼问道:“你看我干什么?”

    我一声冷笑,道:“怪不得你们贺家在江湖上的名声不怎么样,原来你们就是这么办事儿的啊!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根本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连最起码的人情世故都不顾了!再怎么说,刘宏也是为你们贺家死的,人家不留下能把命扔在这儿吗?!现在刘宏尸骨未寒,刘家人今天才到赤霞山,人家还没走呢,你们就着急忙慌地要把婉蓉嫁出去!还什么今天晚上就洞房!你们都是怎么想的呢?就不怕传出去让人家笑话你们吗?你们不要脸,我还丢不起那人呢!”

    我说得一点都没客气,不过贺元风也没了脾气,因为我句句在理,这事儿就是他们贺家办得不对!贺元风缓下脸色皱了一下眉头,惭意道:“这个只是我的意思,和别人没关系,我就是看着你推三阻四的着急!”他又勾搭我一眼,“不管怎么样,你必须得收婉蓉,我在那边都已经打了保票了,你说怎么办吧!”

    看来贺家是铁了心要把贺婉蓉塞给我了,其实我也知道他们并非情愿,肯定是架不住贺婉蓉要死要活地闹腾,也是贺婉蓉出了这么件事儿,想再往外嫁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才顺着她的意强推给我。我心里暗忖,这件事儿就目前情况来看想推掉也不容易,不如先来个缓兵之计,于是我对贺元风道:“这样,让婉蓉守一年,毕竟刘宏是死在赤霞山上,这样也算对刘家有个交待,等到明年这时候,我再过来接她,就是不大办,咱也小办一次,你让她悄声无息地就进了我张家的门那算怎么回事儿啊!”

    贺元风瞅着我露出一丝嘲笑,“你想把这事儿拖黄了是不是?她要是能守一年,何必让我来找你!”

    我一笑,对他道:“你就那么想让她嫁给我?”

    贺元风眼珠转了一下,不禁微微一笑,点点头道:“好,我回去跟他们说,就按你的意思办。”

    其实除了贺婉蓉自己,没有人希望她嫁给我,能把这事儿拖黄也许是大家都希望看到的,所以贺元风走后,就再也没有人就这事儿来打扰我,就是贺婉贞回来,也没有再提此事。

    过了不久,柳青又送信过来,说杨柳镇殉难者的遗体已经到了胶州,明日她将亲自送到赤霞山。另外她安排贺子平,在赤霞山下的小镇里搭设两座灵堂,一座是贺家人的,一座是其他殉难者的,两座灵堂要隔道相对,中间高搭祭坛。

    贺子平都一一照办了,将小镇的北门封闭,堵门搭起一座高大的祭坛,将门口相对的两座大院腾空设为灵堂,贺家的灵堂当然是由贺家人自己来守灵跪谢宾朋,而另一座灵堂贺子平则交给了我去张罗,其实在这里也真的就属我的身份最合适了。

    贺子平与义父李云飞适时地联合表声明,将我的身份完全揭开,让大家都知道贺婉贞的丈夫其实就是我张郎,至于其中的秘密他们未说,李云飞也依然称我为他的外甥。众人虽然好奇,但也没有当面询问的,因为我与柳青的特殊关系,所以众人对我都极为热情,寒喧不尽,前来这边灵堂吊唁的也是络绎不绝,一点都不比对面少。

    不过我却没半分心情,因为这里供的主要是李天峰李世荣父子,杨松以及另外六位北方门派掌门的灵位,这些人不是与我不认识,就是与我有仇,让我给他们护灵,我这心里别扭!所以我一边假惺惺地在迎谢吊唁者,一边在心里大骂,直到掌灯时分,我才总算可以脱身。

    贺婉贞还在对面灵堂里护灵,我本想回到紫薇和清影居住的小院,但想了想还是收住了脚步,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我是贺婉贞的丈夫,这时候还是不要给贺家找难堪。我出了小镇直奔山门,忽感觉身后有人盯梢,我心中十分不快,怎么这时候了贺家对我还不放心?!

    我回头看了一眼,脑袋不觉一疼,因为跟在后边的不是别人,正是那花痴贺婉蓉,她也穿了一身孝服,显得比往日更加清秀,幽怨的眼神也更让人可怜。她与我保持着一定的矩离,我停下脚步她也跟着不走了,我有心回到小镇,但又怕她跟出其他麻烦,想了想还是继续往山上走去。

    果然,我刚进屋,贺婉蓉便跟了进来,我也没有理她,顾自喝着自己的水,她撅着嘴委委屈屈地走到我身边,开口便道:“姐夫,我想嫁给你。”

    她让我无奈至极,也越地觉得她可怜,无奈地看她一眼,对她道:“我不是说了吗,你先守一年,等明年这时候我再接你过门。”

    “你骗我的,你分明是不想要我,拖着我,我不想守,我想现在就嫁给你。”

    “刘宏还在山下的灵堂里放着呢,刘家人还在赤霞山上呢,你现在就要嫁给我合适吗?你让你爹怎么跟人家解释?怎么面对江湖众豪杰?听话,先守一年,明年我来接你。”

    “不嘛!”她哭叽叽地大声道:“我不管那些,我就要现在嫁给你!”

    “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儿呢?!你要再这样,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那我就死给你看!”她怨怨地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把剪子顶在自己的喉咙上。

    我瞟她一眼,这套路子对我不好使,我一笑,对她道:“放心吧,我一定把你和刘宏埋在一起。”

    她见我不吃这一套,气得顿足捶胸在屋里嚎啕大哭,那我没理她,只是听着心烦,转过身不去看她,她哭了几声见没有效果便突然停住,对我道:“你让我守也行,但你今天得睡我一次,被你睡了,我才会放心守。”

    “不行!睡了还叫守吗?”我回头看她一眼,却不禁吓了一跳,只见她已经脱了外衣,上身只剩下一件小肚兜,双手正扶腰间做解裤状。</p>

    </div>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